回首頁
回首頁
 

再度回應廖清山先生, 關於韓石泉‏

◎ 莊兆枋

首先向 Taiwanenews.com 的負責人們說一聲對不起. 因為我不知道你們的存在. 我一直在注意廖清山先生在 "民報" 來回應我. 直到三天前, 友人告知廖君改在貴網站回應. (第六感告訴我, 不單純, 個中必有蹊䟳). 原本的戰場就是在 "民報".

我是個退休的工程師, 文筆不暢. 文章只求一點一點照邏輯講清楚. (提醒讀者諸君, 請時時回頭讀廖文, 然後再讀這篇回應).

1) 關於黃東昇, (因為廖文以黃東昇之事為開場, 來罵我). 故事如下: 2012年10月上旬, 加州灣區台灣人組團, 到南部猶他州一連串的國家公園旅遊. 黃東昇夫婦也參加. 第一天要坐整天的巴士從灣區到賭城過夜. 東昇夫婦不想坐巴士, 他夫婦當天上午坐飛機來賭城. 他事先跟我聯絡. 過午我到機場接他夫婦. 我 "照起工" 稱呼他們 "東昇兄, 東昇嫂". 帶他們來寒舍小座, 參觀我退休老人村的環境及設備. 然後我帶他們玩胡佛水壩及新建的拱橋, 再到紅石峽谷國家景點. 晚上請他們吃日式包肥. (東昇是個客氣人, 他竟然吃到一半, 趁著添菜離桌時, 偷偷跑去刷卡付錢. 目蝨吃客, 實在歹勢). 飯後我送他們到賭場旅館與坐巴士的隊友會合. 幾天後旅遊結束又回到賭城. 我也就回請他們一餐. 我會這麼做, 因為我認為"罪不及後代". 事情發生變化, 開始於, 他不知道我非常痛恨他們的先人. 他時而送出一些吹捧歌頌韓氏的文章給我. 我有一天終於決定不再吞忍下去, 所以我email 判決書給他看. 我沒有要求他下跪認錯, 也沒要求他休妻, 也沒要求他去査証, (查証是他自己說的, 他説他不知道有這件事), 我也説要不要讓夫人知道, 你自行決定. 我對東昇所下最重的話, 就是告訴他, 大家都七, 八十歲. 既成的信仰, 應該是不可能改變, 你繼續相信你所要相信的, 我也繼續相信我所相信的. 但請別再送來任何光榮化他丈人的文章來給我. 以上所寫的, 廖君可去求証東昇兄. 篤信基督的東昇夫婦, 你們就照實回答, 但心中必須牢記 "The Almighty is up there watching". 奇怪, 捅人一刀去密告導致坐牢呌和諧, 我接待韓氏後代的方式呌"抄家滅族, 趕盡殺絕". 這是那門子的邏輯. 清山兄啊, 有年歲了, 別那麼激動, 思路會迷失方向.

2) 莊兆枋是真名真姓. 廖清山是假名假姓. 但我也查出了他的真姓名. 我們有一些共同的在世或過世的友人. 特別是住過密西根及其他中西部州的人. 甚至還有廖君(真姓非廖)的同輩親戚. 我莊e做人如何他應該不難打聽得到. 是否廖君老大當慣了, 只因為對韓氏的看法不同. 他就如此歇斯底理, 為何我説他失去理性. 請看下點分解.

3) 讀者諸君, 讀了上兩次的拙文後, a) 你們有看到我説 (跪下來認錯), (休掉妻子), (一丘之貉), (消失. 趕快, 統統.)嗎? b) 我説家父告別式, 韓氏也來了, 單獨坐在最後頭. 廖君就發明了下一句, (難道還躭心韓石泉準備發動第三次攻擊), 我只能借用酷酷嫂的名言(奇怪吔). c) 我只説廖君張P兩人都想舖陳莊韓兩人的和諧氣氛, 但廖君急著撇清他們不相識. 這個重要嗎? 何況我根本沒説他們相識. d) 再來這一句發明, 也算絶句, (以後所有廖清山的論點, 恐怕會變成非常不認同), 他自己的想像, 變成我可能會做的事. e) 連"紥刀探病牛" 他都有意見. 他認為"紥"字不適, 應該用"夯", "拿", "提" 較好. 但我還是覺得 "紥"比較台灣味, 無論發音及含義. 他建議的三個字, 前兩字都沒台語味道. 第三字, 發音勉強, 但意義上有點明拿, 而不是暗藏. 可笑的是, 他忘了主題是韓石泉之歷史定位, 而不是討論台灣語文. 讀者是裁判, 那個字化較傳神. f) 韓氏第一次密報未達目的後, 又來探病. 主角莊孟侯都認為是不懷好意, 但想像力豐富的廖君(其實是扭曲專家, Spin Doctor), 不知有何根據, 說是(善意的探病). g) 廖君又提到四點共識, 他説 (坐下來一起共事, 這是好的). 我不知道他們兩人, 有沒有坐下來共事, 廖君說得好像是他當時也在場樣子. f) 又是老調, 家父公開引述韓氏的四原則, (可見他的氣度), 沒錯, 可証明家父的氣度. 但邏輯上不能証明韓氏的氣度. g) 另外, 有一段說韓氏對理念很堅持, 但對家父不斷釋出善意. 廖君認為去密告是釋出善意? h) 更絶的是 (我也看到莊孟侯的感受). 廖君有超越時空的眼睛, 還有通靈者能耐, 看到也知到莊孟侯內心. 真是活寶一個. i) 再者, 關於莊韓的衝突, 他説我採用吳新榮的説法, 而不採用廖清山的説法. 讀者們, 光看廖君的兩篇文章, 你要採用誰的説法? j) 還有(人家愈汚辱, 我愈看到韓石泉的高度, 頂天立地, 氣概豪邁). 這種語氣, 似曾相識. 哦, 原來是反共抗俄時代的作文, 把蔣介石改成韓石泉而已. k) 還有他説了兩次的(石泉先生是何等崇高的人, 我有什麼能耐或資格替他説話?). 語氣像奴才對主子, 信仰像紅衛兵對老毛. 沒能耐或資格, 那為什麼不閉嘴. l) 廖君又說, (微微感覺莊孟侯和韓石泉好像難兄難弟, 相克相成, 幾十年都過了, 故事沒有完結, 有人不讓他們安息). 廖君把歷史看成淘空案, 追訴期一過, 既使有新事証出土, 也不應該重啓調查. 難兄難弟, 相克相成, 廖君都是從微微感覺得來的. 整篇文章到處都是漏洞. 我實在沒辦法再繼續舉例下去了, 有耐心的讀者, 再讀廖文, 對照我的原文, 請幫我再寫下去.

4) 來談談張幸真博士(張P). 她的文章刊於 "想想論壇"(論壇). 其實我也送了一篇回應文. 過三天, 沒登載就算是被拒絕了. 那時我還以為該論壇已被韓家收編了. 後來人家告訴我, 該論壇是屬小英系統的, 我才稍微釋懷. 但我仍要建議論壇, 好歹也該給個原因. 比如, 文字數超過, 或文筆太差, 或大頭照太醜.., 以便下次投稿改進. 我上次回應廖君, 我用簡短的一段回應張P, 因為我躭心寫太長 "民報" 會說張文不是民報刊登的, 我不應跑到民報來回應. 基本上, 我抓了幾點, 都加以反駁了(放在括弧內). 我不是如廖君所說的, 我只丟了一句 "嘴巴是她的, 隨她講" 來回應. 而且後面有句更重要的, 就是我要求讀者做裁判, 我的回應有沒有道理. 廖君説張P(費心所寫出來的研究心得, 下場竟是, "嘴巴是她的, 隨她講"). 不要用研究心得來唬人. K黨學人研究心得滿山滿谷. 張P費心, 史明更費N倍的心. 廖君可以挑戰史明, 似乎不準我挑戰張P.

廖文歸納起來有兩部份. 一部份針對我, 另一部份針對史明及四佰年史. 史明的部分我無法替他辯解. 但令人感到悶納的是, 史明人在台灣, 要挑戰應該到台灣去投稿才對, 上次都知道去投稿"民報", 怎麼這次投稿LA的"台灣e新聞". 我懷疑史明根本不知道, 太平洋彼岸有個, 抜山蓋世, 正氣凜然的清山好漢挑戰他,要他"認錯並修改四百年史".
否則司法訴訟招待. 怎麼會墮落到要去學馬金. 因為史明支持蔡英文, 廖君為了打擊史明, 還引用傅雲欽(抱歉, 原先我不知這人是誰)的説法, 以蔡英文的台獨立場, 按照車獨(Chechen)的標準, 應賞以炸彈. 曾經身為台獨盟員的廖君, 與史明一樣, 都沒有去執行炸彈. 那麼廖君此詆毀史明, 正當性全失.

走筆至此, 我要向廖君投降認輸. 因為死纏爛打的打法, 非我所長. 其中包括: a) 又臭又長的文章, b) 論斷歷史用他自己的感覺, c) 無中生有之事塞進對方的嘴巴, d) 上次我呼喚"同理心", 這次他真的用了他的同理心, 他會"抄家滅族, 趕盡殺絕", 所以我莊兆枋也會這麼做.

我也寫得太長了, 該停筆了. 如果再沒完沒了纒鬪下去. 讀者會失去耐性, 認為是歹戲拖棚, 雙方都是輸家.

感謝廖清山先生提供我機會及舞臺, 幫我抄熱我的話題, "你們所不知道的韓石泉". 承他暗助, 現在應該有更多人知道 "小心, 兩面人在身邊".

多謝, 再見.

PS: Make sure讓史明知道, 有個 "清山好漢" 在太平洋對岸呌陣. 把你的文章 "誣衊韓石泉, 史明應該認錯並修改四百年史" 也投稿民報.

2016-07-02

 

[延伸閱讀]

誣衊韓石泉,史明應該認錯並修改四百年史——兼回應莊兆枋先生 - ◎廖清山 - 台灣e新聞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