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談近年來美中"不當"的政商關係

劉國鈞

談近年來美中"不當"的政商關係 (1)

美國前總統杜魯門(HARRY TRUMAN) 曾說過 “公職是一種 privilege, 而非 right. 人們擁有政府公職者的行為,必須接受所服務人民的檢驗”.

現任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他是億萬富翁,在國內外至少有三億美元的資產,但他有七次申請破產的記錄,因此信用不佳,其中有近一億的貸款,是透過美國投資銀行Goldman Sacks 向中國國營的BANK OF CHINA 借的. 因此將來是否某種程度受制於中國,是有待觀察的.,中國女商人又是趙小蘭的妹妹Angela Chao,用一千六百萬美元買了川普的一個penthouse.,川普女婿 Kushner家人在上海招商,宣稱能以五十萬美元投資其在他New Jersey 的公寓,可獲移民簽証.,還有當川普和他的女兒Ivanka 與”習特勒”見面的同時,中國批准了Ivanka 三個商標(handbags,jewelry,spa services in CHINA).,透過投資關係可望獲得總統的影響力是顯而易見的. 川普當選後十天,中國國營的BANK OF CHINA(中國銀行)立即任命美國參議院多數黨(共和黨)領袖Mitch McConnell的sister-in-law Angel Chao 為懂事. 幾週後,川普為拉攏McConnell選他的妻子Elaine Chao(趙小蘭) 為美國交通部長,.冰山一角,中國之想討好美國以及其間的關係,令人費思?!.

美國投資銀行J.P.MORGAN 在中國為了推展業務,開始實施雇用”紅官二代”的政策時(連勝文在香港一度受雇於J.P.MORGAN 即為明顯的一例),消息被披露後,美國聯邦政府以違反”The FOREIGN CORRUPT PRACTICE ACT” (FCPA) 控告它, 最後 J. P. MORGAN 以二佰六十四佰萬美元和解了事. 台灣政府能以此事為鑑否?!..

美國前總統 Bill Clinton 卸任後,以一介平民和他的妻子 Hillary Clinton, 當美國參議員和國務卿期間,他們的基金會(Clinton Foundation), 累積了两億美元的財富,這在美國政治史上可謂空前. 大都是利用其名位,在世界各地招受捐款和交換商業利益以及演講費.譬如在 Hillary當國務卿前, Bill 兩次在中國演講共收到四十五萬美元,但當了國務卿後,在上海的”HUATAO CEO FORUM” 一次就收了五十五萬美元. 還有 Clinton Foundation以贈送名譽ADVISOR愌取捐款,以便利捐款人的 RESUME,作為商業或移民上的甪途等等.

 

談近年來美中"不當"的政商關係 (2)

美國參議院多數黨(共和黨)領䄂 Mitch McConnell 和他的妻子,交通部長 Elaine Chao, 在 公元2004 年時,其淨值是三百多百萬美元, 十年後,已經超過十幾倍以上, 主要是靠和中國友關係成長的. 趙小蘭的父親 James Chao 在美國成立的公司 FOREMOST GROUP 透過 James 與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 從前交通大學同學的關係, 和中國國營的 CHINA STATE SHIPBUILDING CO.(CSSC) 建立大量的金錢商業往來. FOREMOST GROUP 的十條船是在中國 CSSC 製造的,船員也都是中國人. CSSC 是中國國營的 military-industrial complex, 是以製造戰艦和潛水艇為主. 美國參議員的舅父 JAMES 和小姨子 ANGELA 都是中國國防公司 CSSC 的董事, 這在美國政治史上是從未有過.

McConnell 和 Chao 兩夫妻,雖未擁有 “FOREMOST” 的股份, 但在2008 年卻收到了三千萬美元的”GIFT”. 十幾年來, 趙小蘭在中國演講, 每次收取至少五萬美元以上的演講費, 促使他們在美國政壇上, 成為有名的 ”擁中沠”. 當公元1997 年香港回歸時, McConnell 曾說過, 中國會像香港一樣更自由. 他還在 MSNBC 電視上說,假如中國攻打臺灣的話, 美國應該棌取 ‘模糊’“AMBIGUOUS” 立場. 公元1999年, 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 JESSE HELMES 介紹 “TAIWAN SECURITY ENHANCEMENT ACT” (台灣安全加強法案), 當時有二十一位連薯,大多數的共和黨議員贊成,但 McConnell 並不在其中. 在 2000 年,他推薦 S.2277 的案, 要㾱止美國對中國經天安門事變後, 視人權攺善情況而做每年貿易政策核定的法案. 公元2011年, 他還強烈反對而未成的”CURRENCY EXCHANGE RATE REFORM ACT” (S.1619),它用以處罰人為調控外滙來阻止進口. 特別是針對中國的貨幣貶值, 使得美國貨在中國更貴.

公元2007年7月, Elaine用趙小蘭的中文名字給中文的星島日報訪問,關於當時的’COX REPORT’,事關中國的間䜓和一些不正當的官員收買的國會報告,深不以為然. 建議中國應以一套方法去打贏公共關係宣傳戰. 公元2008年北京世運時, 她身為美國世運代表團成員,不但不為當時八個美國人,因抗議中國違反西藏人權被捕而辯護,反而公開說,世運是給中國人民跟世界接軌的良機. 她身為 GEORGE W. BUSH 總統時代的勞工部長, 反對 “SECTION 301 of U. S. TRADE ACT OF 1974”, 事關保障中國工人權利,而使該修正案未通過. 她在北京大學演講時稱 ‘American in spirit, Chinese at heart’, 對人權與言論自由則隻字不提. 他們從來都不認為中國會對美國造成威脅.

 

談近年來美中"不當"的政商關係 (3)

美國前副總統 Joe Biden 和前國務卿 John Kerry, 在華府政壇上是三十多年的密友. Joe 的兒子 Hunter Biden 和 John 的 stepson Chris Heinz 是耶魯大學時代的室友. 在雙方家庭資助下, Hunter 和 Chris 成立了 Rosemont Seneca Capital. 在中國所謂’關係超越一切’. 公元2013 年12月, 正值中國對東海島嶼之領土擴張與鄰近國家南韓日本關係緊張時, Hunter 跟隨他父親副總統 Biden 到中國正式官方訪問後十天, ROSEMONT SENNCA 即和國營的中國銀行 (BANK OF CHINA) 共同合作(JOINT VENTURE),成立了投資基金 BOHAI HARVEST RST(BHR). 這是空前未有,第一次西方的公司,能在上海自由貿易區(Shanhai Free-Trade Zone) 設立據點. 其好處在於,可用中國政府的資金,投資在上海貿易自由區或者美國和海外運作. 従來沒有人在中國有穫得如此的安排. 這和習特勒會談有關.當時中國片面對其有爭議的島嶼如釣魚台主權主張,要求國際航缐越過時,須向中國軍方提供資訊.最後美國允許其要求所付的讓步代價.

公元 2014年7月, 美國國務卿 John Kerry 到北京和習特勒會談後, BLOOMBURG NEWS 的標題是 “KERRY’S SOFT WORDS BLUNT U. S. HARD POWER IN THE SOUTH CHINA SEA”. Kerry 公開說他不認為有需要 ‘contain’ 中國. 隨即中國軍方密切關系的中國公司 GEMINI INVESTMENTS 和 ROSEMONT SENECA 合作,在 NEW MEXICO ARIZONA TEXAS 等州各地購買 $1.5 billion 的房地產. 公元2015年 8月, 兩公司合併爲 GEMINI ROSEMONT 後,得到了中國 $3 billion 的承諾,投資美國房地產.

在2015年, BHR 就和國營的中國航空工業公司 AVIATION INDUSTRY CORPORATION OF CHINA (AVIC) 合作. 根據WALL STREET JOURNAL報導, AVIC 曾從美國隱形戰機 F-35 的機密技術偷取後,應用到中國隐形戰機 J-31. 在公元2015年9月, AVIC 買了 51%的美國精密科技製造公司 HENNIGES股份, 其餘49%柀BHC收買. 這種精密科技的移轉買賣,是需要美國政府的 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 (CFIUS) 批准. 由於有 John Kerry’s 國務院的影響,最後還是批准了。今年五月,美國參眾兩院的銀行金融兩委員會,通過擴大CFIUS職權,將賦予更大權力,審查可能对美國帶來的,以外資對美收購案,包括緊縮中资收購美國敏感技術的國安審查,加強出口管制.亡羊補牢,猶未晚也.

2018-06-02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