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一位作母親的選擇

Helen Lee 李雪玟教授

我生有一男一女,兒子世揚三歲時,進入在我所教的大學附設的育幼班.當時他有一位研究生的老師發覺他天資不凡,給他作了口頭式的智商測驗後,分數超高,乃建議我們以後在他入小學時讓他跳級。在上小學時,他有一位導師特別教他下西洋棋,他屢次打敗學校的老師們,因此我就帶世揚加入市裡的 Chess Club, 裡面所有的成員都是年歲比他大好幾倍的成人,只有他是一個小孩子。下棋能訓練沈著和冷靜深思的能力,有時為了下一步棋,就得等到好長一段時間. 看到坐在我兒子對面的大人拚命騷弄頭髮,咬指甲,倒是小兒子坐著動都不動,一付軽鬆自在的樣子,我也就很耐心的等,不要給他們壓力,有時一等就是兩三個小時。他曾在十一歲時參加 Chess Tournaments 下棋比賽, 得到少年組冠軍。當時他也正將從小學畢業. 他的 Gifted Students Program 的老師和一位教育局的負責人,有天一起來到我們家來,建議我們讓世揚跳過中學教育,直接上大學。聽到這,我的直覺是學術和智力的超凡不能代表一切,他身理上到底還是個孩子,在幼小年紀就上大學,每天要和一些成人應對,不但身心會造成不平衡,更重要的是,他會錯過了少年成長時應有的經歷過程和樂趣,因此我就不考慮他們的建議了, 但同時我也問了兒子對這件事的看法。他說他很喜歡和他同年紀的同學,希望和他們再一起上中學。因此那倆位教育人士的建議,就被我和先生及兒子婉轉的謝絕了。

世掦在上中學時,他的同學給他取了個綽號叫 brain(頭腦)。 兒子個性溫和安靜. 每次在課堂上,如果老師問了很困難的問題,而一向都很主動喜歡自高奮勇回答的白人學生們都答不出來時,大家這時就會同時轉頭看著安靜坐在後面的世揚,等著他能回答!

有次世揚要到德州去拜訪他的幾位表哥,他們都是運動健將. 他的表哥們有點擔心要如何和他們這位 nerd 書呆子式的表弟談些什麼?結果他們發覺世揚不但可暢談體育運動,也是個Dallas Cowboy 隊的球迷,並且他幾乎什麼項目都可以談,各方面的知識驚人,他們說他像個百科全書(而那剛好是他從小就最喜歡看的書,大人談話,他則坐在地氈上翻那厚厚的書可以看好久)。世揚在高中時是校刊的主編,他的言論曾獲得全美Press Women新聞組織的頒獎。十七歲時以獎學金進入史坦福大學,雙主修經濟和政治學,求學時期還擔任 tutor 其他同學的工作來賺外快。我曾問我兒子,為什麼有人能上史坦福,卻還需要你替他們補習?兒子説也有不少學生進入後因競爭性很大,會念得很辛苦跟不上,就得需要他們這些 tutors 的在旁幫忙。

世揚在大三時,史坦福給他獎學金赴英國牛津大學研讀,當時黛安娜公主還特地到牛津校舍,探訪這幾位美國長春藤大學㨂選出來到英國念書的學生們。 世掦在二十一歲進入哈佛大學法學院攻讀法學博士,第二年同時他也通過了可以在哈佛教授經濟學的資格,連續兩年他得到了哈佛學生們揀選出來的「傑出教學獎」!

不少課堂𥚃的學生都比老師世揚年紀還大。

我女兒世芳小她哥哥四歲,從小因哥哥的傑出,經常被稱呼為是 Felix (世揚)的 sister, 雖然兄妹倆人相處很好,哥哥也很疼妹妹,而世芳的聰明也不亞於世揚。世揚在念小學時的數學程度的超高紀錄後來被一個人打破 – 那就是他自己的妹妹世芳!在三歲時我就開始教她唱歌,每次我練唱一些法文義大利文的歌劇選曲時,她在旁邊也跟著一直大聲開心的唱,她高音唱起來很輕鬆又乾淨,整天都唱個不停!

可是由於大家以及她對自己的期望,無形中她給自己的壓力就相當大,因此她就很容易緊張. 有次在 Talents show, 大家拚命要她表演歌唱,那時她才八歲。我也鼓勵她要分享她的美麗歌聲,但她一直拒絕上台,我想需要幫助她克服卻場的挑戰,就告訴她我可以陪著她上台,我唱一段,然後譲她唱美好高音的部分. 那首史特勞斯的德文歌劇選曲,她唱起來駕輕就熟,美的不得了。可是臨時在上場前,她在後台緊張的一直哭說不願上台,讓我感覺到我像是位狠心的媽媽. 但我知道她很有能力會表演的非常好,只要能幫她經歷那令人害怕的首次上台的經驗。於是我告訴她緊緊拉著我的手,如果她唱不出來,我就陪她一起唱,媽媽會一直在她身邊。結果她天使般的歌聲一唱出來,台下全體聽眾大聲叫好拚命鼓掌歡呼,唱完後他們一直喊安可要再多聽。演唱結束後世芳露出滿足的笑容,而我的右手背却感到有點痛,一看是我女兒的指甲印深深的呈現在我的手背上,因為在表演時她小手握著我的手太過緊了,結果她的小指甲無意中就刻進了我的手背留下了印子,但也因此拿走了不少她的畏場的恐懼。從此不管是世芳參加任何比賽或重要考試,我一定都在她身旁替她壯膽和作她最忠誠的啦啦隊!

在世芳要參加 SAT 的考試時,那年正好考埸是輪到在一個要開車一個小時距離的 Lake Tahoe 城市舉行,因此我乃事先就計劃好,要在前一天晚上住宿當地旅館,讓她可以好好休息,隔天就不需要一早趕著在山路上奔馳,如此她就不會那麼緊張了。就在這計劃後的有一天,我任教的音樂系通知我,說那最有名演「十誡」的巨星却爾赫斯頓,將會被邀請來 Reno 參加全國性的一場大聚會作主講者,而主辦單位希望我在開幕式時唱美國國歌。聽到這消息,我真不敢相信,我將會和這位名聞世界,演十誡摩西的巨星坐在同一台上,而也由我在幾千各地遠來的貴賓們前面,獻唱那極具挑戰性的美國國歌,那是多大的榮幸和千載難逢的機會。聽到這特別的邀請,我興奮的大叫起來。我就問那是在那一天,我好開始要凖備。當他們告訴我那天的曰期時,我突然覺得那曰期好熟喔,似乎有件重要的事要作。啊!那可不是我要開車帶女兒出城去參加她 SAT 考試的日子嗎?在瞬間我的臉沈了下來,我輕聲的說 “I can not do it!”, 他們很驚訝的問為什麼我要放棄這麼難得的機會. 難道有其他比這還重要的事嗎? 我說「有,我的女兒!」, 我乃告訴他們我巳答應那天要陪女兒去考試的這件事。他們於是很著急的七嘴八舌的建議說,讓我先生載她去啊,或搭同學的便車(世芳入學較早,比其他同學年紀輕)。 我則肯定的回答說 “A promise is a promise !”

是的,我對孩子的守信用,及孩子們在我心中的價值是超過任何一位世界名人的重量的。而譲他們知道這點,乃是奠定孩子們的自信和安全感的基石!

因此我就放棄了那和巨星却爾赫斯頓同台的機會,牆上也沒能掛上和這世界名人的合照,而取而代之的是後來我們倆個孩子從長春藤名校的畢業照,及世芳代表內華達州到紐約卡內基音樂廳演唱的相片。如今女兒是夕谷一家世界最有名的高科技公司的一個部門的主管。上個月到灣區去看她們時,她四歲的兒子,要帶我上樓去看他的新玩具. 我告訴這小孫子說,我爬樓梯要很小心慢慢來才可以,因爲我膝蓋痛. 他馬上過來用他的小手緊緊牽著我的手,很認真的説 “Ama, hold on to me, I’ll help you !” 。就像多年前我緊牽著女兒的小手上台一樣 ……

我想如今却爾赫斯頓在天上,可能可以了解我當時為什麼,把我對女兒的應許,擺在能和他同台的優先,那是當時我這位當母親的所作的選擇!

2018-07-05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