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從葛特曼指柯市長Liar重溫我的專欄文章「謊言與造假症」

長庚高雄醫院名譽副院長 陳順勝 教授醫師

長庚高雄醫院名譽副院長 陳順勝 教授醫師

2010年到2011年兩年期間,我受邀在中央通訊社全球中央雜誌寫專欄文章,這專欄叫做「醫者台灣情」,是月刊我一共寫了24篇專欄文章。但是不幸在最後第二篇寫了這篇「謊言與造假症」後第二個月我的專欄就被通知「改版」停止了。

這文章發表于中央通訊社全球中央雜誌36 期(2011/11/1),理由是有鑑於從中央領航人員到政治人物說話反反覆覆,覺得不是人格有問題就是有病,可能因瞞騙導致國家與人民于危險,特寫這文章讓國人瞭解。

想不到2016年政黨輪替後,這種情況沒有改善,除了中央,連台北市長都被國際人權專家指稱Liar說謊者。接著全國上下,一直在討論「說謊」與「造假症」讓我覺得有必要再把這文章重新再登一次,不管「習慣性說謊」或「造假症」腦部都有病變。

原文:「謊言與造假症 」: https://blog.xuite.net/yahoo_32454/twblog/132639012

最近媒體競選活動報導頻繁,看到政治人物的言行常常反反覆覆,自相矛盾,看在神經科或精神科醫師的眼裡,知道他們不是說謊,就是患造假症或相關的疾病。說謊是自己心裡明白還硬坳,屬於人格的問題;若是屬於造假症或相關的疾病,從政則可能因為瞞騙導致國家與人民於危險。

說謊是事先未透露其目的,並且對方也沒有明確要求被誤導,而存心誤導別人的有意行為,它包括兩種主要形式:捏造,把假的信息當成真的說出來;以及隱瞞或省略真實的信息。

然在科學上,已發現習慣性說謊和欺騙的人可能有異常的大腦。從2005年起,神經科學家們發現,並在英國精神醫學雜誌報導;病態說謊者他們的大腦前額葉皮層神經細胞構成的灰質較少,並且有較多的神經纖維構成的白質。因此,病態的騙子他們幾乎有一種天然的優勢,即在前額皮層有更多的網絡。進一步研究,可能會找出更有效的方式,預知怎樣的人是在說謊。在還沒有進一步確論之前,一般人仍相信習慣性說謊還是人格問題。

至於肯定屬於病態的造假症(Confabulation)或俗稱虛構的記憶,是一個複雜的虛假記憶過程造成的說謊,在自傳撰寫或政治人物的發言中最常發生。分兩種不同的類型;自發的或稱原發的,似乎是自願的,不是對某一提示的反應。另一種是被誘發的,或稱次發的,發生在回應外來問題時。造假症可以僅限於言語,或有行為之表現,一般前者較常見,而行為則是對虛假記憶的個人行為反應。造假症最主要的特徵是真正相信他們的虛假事實,儘管與真實的證據自相矛盾。

造假症和強迫或習慣性說謊的共同點很多,造假症通常經由猜測或想像的事件,然後回填假設它真的發生了偽造的內容。強迫性說謊,都知道他們說或做出的事情,並強制謊言,這是一個複雜的認知過程。造假症似乎會先有個強迫性發言,並建構支持這個假設的敘述 ,創造一個虛構的,因而他說話越來越明確的強制性相信。

造假症在19世紀末第一次由柯薩可夫(Korsakoff)描述,目前已經了解這記憶功能神經心理障礙是由腦部病變所致。最常見於慢性酒精性腦症的病人,由於視丘乳突神經徑路(thalamo-mammillary tract)退化所致,也可能在腦中風、腦血管硬化、缺氧、早期失智病人或其他不明原因發生。這些病人表現出的記憶障礙,表示病人無法選擇認知過程,形成強迫性口頭虛構回應,並逐漸加上相匹配的多種虛構行為表現。

最近有些政論媒體討論政治人物的言行,反反覆覆,而提及習慣性說謊與病態性說謊,因而為本文作學理上的說明,以讓國人對兩者有進一步的了解。

台灣守護聯盟 2018-10-12

守護周刊 第352期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