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蔡英文政治能力無法團結本土群眾 造成綠營的裂解

Maize Tan

袂生牽拖厝邊!民進黨1124的敗選責任,推給政經、喜樂島是最不負責的說法。可笑的是其實選前有一堆人在嘲笑獨派只是一小撮人、太偏激、沒有市場、收視率低、自嗨、沒影響力。到了敗選後卻又變成政經和喜樂島害的,這不是很矛盾嗎?既無影響力、也沒人想看,又怎能害到民進黨丟幾百萬票,看到鬼!

敗選最直接的理由自然還是中央執政的因素,尤其具備國會過半、完全執政的歷史絕佳條件,更是責無旁貸。當然執政因素似不宜過度簡化成「做好」與「做不好」之二分,有時的確是宣傳不力、溝通不良、操作不當所導致的惡果。但說穿了,這還是政治能力的不足,尤其是領導人欠缺領導能力。不過現在英派顯學,是把責任全推給賴清德,反正千錯萬錯,蔡英文一定不會錯,這批粉真的太純!

其實敗選責任獨派扛,是2008年之後民進黨的常見老梗,獨派中人應早司空見慣。2012年敗選後,姚人多那些人的敗選檢討還是先拿台獨開刀,深信民進黨之所以選不贏國民黨,是輸在兩岸論述。而兩岸論述得不到人民的信任,是民進黨的台獨傳統會讓中間選民「誤解」。獨派對他們來說非但不是正面力量,還是急欲擺脫以後快的負面資產。那些人的心態一直是這個樣子,迄今猶然。

有人將蔡英文比喻成苦命媳婦,做到流汗,卻被嫌到流瀾,而獨派自然就被比喻成毫無貢獻、坐享其成、無故欺人的惡公公、惡婆婆角色。但實情真的是如此嗎?我只能說這只是「嬰派」視角的巨嬰觀點。獨派向來都是出錢最慷慨、出力最熱心的群體,而且這麼做往往得不到回報,還經常受到政治代表的背叛,卻仍無怨無悔、經年累月的付出。求的是什麼呢?我說獨派簡直是世界上最抖M的群眾。當2016年民進黨風光重返中央,行政權立法權一把抓,完全執政,請問68席立委中,有哪一席是獨派代表?蔡英文提名的不分區立委,名單盡善盡美,回應社會,各大社運進步議題皆有代表,那請問這裡面有沒有獨派代表?完全執政,卻違反西方民主政治的政黨政治原則,大力重用藍營菁英群,組織變相的聯合政府,請問獨派的位置又在哪?好事民進黨,壞事獨派扛!在野募資找獨派,執政資源沒你事。每逢選舉,還要被當成肉票綁架、恐嚇,這才是台島最真實的政治寫照。

蔡英文是史上最爛的民進黨領袖,比施明德還糟糕,因為後者影響力沒有那麼大。她確實有意在打壓本土、抑制獨派,這是我覺得最扯的、最無法接受的事。以前聽人這樣說蔡英文的時候,我總是半信半疑,有時覺得過分還會幫打圓場,然而從今年起,我也開始有了這般強烈感受。看她怎麼操弄性別議題,利用中華民國社會對本土的本質偏見,拉華國進步圈打擊獨派,這些行徑令人極度反感。這般的鬥爭姿態嚴重踩到我的底線,她可以就事論事,而不是去操作社會的仇獨情結,去利用社會對本土的性別主義偏見,以鞏固他們的政治權力。

有人說蔡英文主張維持現狀,那賴清德也主張台灣已經獨立,其實「一樣爛」。但是我並不是這麼看事情。民進黨有機會選總統的人,在目前的社會主流氛圍下,沒辦法走激進路線,其實本土派多半都會予以體諒。然而一個優秀的本土派政治領袖,其實應該做的是跟獨派分工。有人扮白臉當慈眉菩薩,也要有人扮黑臉當怒目金剛。有人在體制內從事保境安民的實務工作,也要有人在體制外進行意識型態的啟迪工程。這樣在表面上互相衝突,而實質上互相掩護,才是良好的互動與分工關係。而不是有意去壓制和弱化獨派的影響力,當這樣的事實已經發生的時候,我們便要產生懷疑,這是否還是自己人,是否還有本土價值了!

這也是陳水扁和蔡英文的根本差異。陳水扁即使在任內和獨派也鬧過許多衝突與不快,但終究還是一家人幹一家事,你可以理解到他們就是信念相同的一群人,不會影響到基本團結,也不會有分裂問題。而蔡英文完全是另一種狀況,她和獨派不在一個頻道上,將獨派視為政治麻煩,當成外賊在審慎提防,打從心底看不起本土派的支持群眾和政治傳統,這給人的感受確實極糟。賴清德和獨派的關係,會比較像陳水扁還是蔡英文呢?由於表面上公開的主權政治宣認,就要評判兩人的獨性一樣爛嗎?不盡然。要是你感受不到這些,目前我也只能請你盡力去感受而已,別無他法。有時候信任的瓦解,一個人主觀上政治信仰的完整面貌,亦不是靠單一的事件或言行就足以判斷。而是經常要靠長期觀察累積,互相佐證,像堆積木一樣,一塊一塊堆出來、拼湊出來。退一萬步言,無法團結本土群眾是蔡英文政治能力的重大缺陷,沒有溝通和對話的能力,造成綠營的裂解,這依然是領導能力的嚴重不足。

獨派和本土運動群眾,對陳水扁和賴清德來說是核心團體,根本效忠的國族群眾,是民進黨的內在靈魂。而對蔡英文來說,那只是一支可以拉攏的政治支持力量,非所從出,沒有任何感情。有人認為蔡英文和獨派的疏離感,來自於她非台語族出身的族群背景,因為獨派在傳統上相當是以台語文化為主流的社群。其實客家人、四九人在那時代不乏親近獨派、民主運動者,文化多少會造成一些隔閡或融入困難,基本上無錯,但那不會是造成遠離獨派、毫不關切的正當理由。彭文正也是客家人,不諳台語,但他在年輕時代就深受本土思潮影響,表現出來的內在信仰,和蔡英文的就是有差距。蔡英文的問題還是在她本人居多,年逾半百,才加入民進黨,匆匆補課,人生前半葉是黨國栽培技術官僚,頂多算是一個開明派。她年輕的時候,理應最富理想性的年紀,在風起雲湧的政治運動年代裡,對本土與民主運動不感興趣,說明了很多事。常聽到人說蔡英文沒有民主基因或獨派基因,我想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2019-05-11

Maize Tan / Facebook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