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奇思異想

◎ 林良彬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奇思異想集17]

 

異類的尋寶者-

印度羅睺羅比丘-Rahula Samkrtyayana 的功勞

 

世界上有這麼一種尋道者,他一生不畏千辛萬苦四處地「精神尋寶」-尋找一個迄今已經很少人能懂的古代貝葉(葉面光潔,古代印度人書寫的工具)梵文佛經-它們在印度由於濕熱氣候貝葉難以長期保存。或許西藏氣候乾燥,二千年來的古代佛經論仍隱沒寺廟深處的藏經閣中。羅睺羅比丘於民國年間1929-1938四次入藏,用二台照相機拍攝及親手抄寫 藏在各地寺廟中至少千年(西藏在九世紀大量引入印度佛書)以上的大量貝葉梵本,成為堪稱有始以來一個個人(an individual)成就最高的「spiritual 尋寶者」,殊值得後人記載、留念。

羅睺羅比丘所發現的梵本已被列出一份很長的清單,很多是首次重現於世,已在學術刊物上公開發表,並陸續出版這些梵文書籍。我近日硏讀「菩薩地真實義品」(即玄奘譯百卷瑜伽師地論的第36卷),並參考了近年來出版的英譯(個人梵文程度欠佳),才真正理解這近八千字艱澀的佛論,玄奘中譯係文言文,且充斥佛家名相,若沒有註疏實不易理解,但是現在我們有了英漢可對照,也可更容易地理解玄奘的中譯文,當然若能直接閱讀梵文就更好了!

我正是在讀這些文獻時,才知悉這個世界上惟一完整的「真實義品」梵本,恰是羅睺羅比丘的重大發現之一,1966印度教授N.Dutt出版現代梵本「菩薩地完本」(英譯本包括龐大的譯者注釋,全書700頁之鉅,而「真實義品」僅佔43頁,譯者Artemus B. Engle, Snow Lion 出版社,2016),並註明係採用羅睺羅比丘所拍攝的共約266頁貝葉,只缺(漏拍?)一頁就是完本。梵文「真實義品」大約佔不到30頁貝葉。

按,玄奘、義淨等留印大師 係他們自己從印度帶回許多梵本佛書,而這些貝葉書或後人手抄本,可能仍埋沒在中國某處寺廟的地底下,羅睺羅比丘畢生所做的就是要讓這些封塵的古書重見天日!

當讀到他在西藏某處寺廟中「挖掘」到很重要的梵文哲學佛書時內心的欣喜若狂(” my joy knew no bounds” ),我完全可以感同身受地體會他的心情。(照片是羅睺羅比丘,另二頁羅睺羅原作被某同名的人士譯為中文,刊於張曼濤主編現代佛教學術叢刊第77冊。)

 

 

[奇思異想集18]

一個善良的無神論者如是說

我也希望宇宙有一個永恒的淨善、全能全知的神或佛,它掌理一切,當然也掌理人間的是非善惡行為,以及公正的獎賞和懲罰,而信仰者把自己的一切歸依祂,從此心安理得或安身立命的過完一生,死後則得永生,或得到不再輪迴生死的常樂我淨大湼槃。我想這應該是當今世界中最簡單也最普遍的流行信仰。

但是我也看到諸如希腊神話中的神祉们也有七情六慾情結,這现代人都已知道祂们其實人依自己的形象而虚構岀來的,但是當時的最有智慧的哲人如蘇格拉底丶柏拉圖等竟從不懷疑其神祗们的真實性,或許是因為在當時,懷疑就是䙝瀆,也是致命的,可以被判死刑的。

我身處現代深受科學和理性指導的環境下,也從内心深處质疑:也許上述最簡單普遍的宗教信仰,根本就是古代人類中的先知或最聰明者,把人本身的喜怒好惡情緒及真善美價值判斷「投射」到諸神祗、一神,甚大自然(大宇宙)中而形塑出來的。我常想像:自然或宇宙這麼浩大,憑什麽 神祗或宇宙大能就應該以愛心或悲心,大大關心起這個微不足道的地球上所有眾生呢? 也許任何事都有可能發生的,比如,一個大行星在未來撞上了地球,整個球體都碎了,一切有情眾生剎那間灰飛煙滅,囘到宇宙洪荒。什麽已存、現存、未來的道德、宗教上慰藉,竟都淪為欺誑,淪为虚空中的空白!

宇宙中存在萬物,人類應該算不上什麼。但是形上學家或宗教智者依然堅信人是所有創造物或缘起物中最特殊的、擁有神秘聨繫萬能者的能力。古印度奥義書哲學、佛教真心論者也企图証明每個人本质上也是永恆大能,只要修身養性,你就是大能或神或佛了。但看來恐怕也是一個美麗的謊言!

想了這些,我又回到現實人間來,肚子在咕咕叫,該吃飯了。我想:人活著就好好工作和生存吧,行有餘力,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淨化內心及外在環境,讓世界恢復為原本的一體性。要活著好好的。面對死亡,知其必將來臨而無懼。這就夠了!(倘若未來真的有死後、及大能的賞善罰惡等等,你其實也不必擔心了。)

 

 

 

[奇思異想集19]

科學家應有的責任

全球封鎖網路最嚴厲、不讓人民有知的權利、且凡違者要受罰 、社會信用扣分 的國家,應 非 中(共)國 莫屬,而且他們還向全世界推銷這個邪惡的封鎖科技及背後的極權價值觀!

但是此中很少被提及的卻是成千上萬「助紂為虐」的中共國科學家們(據信存在幾十萬或百萬高科技人才),自奉秉著虔誠的愛黨愛國的情操(當然是被長期洗腦長大的),畢其一生奉獻於網路及各軍事相關部門品的硏究者,他們其實應該是最被咀咒的一群,因為正是靠着他們,中共國才能根本地成功推動龐大的鎖國愚民政策;也正因為他們在國外學習偷竊高科技,才壯大了當今世界中最危險的強權!

我呼籲美國及西方政府對來自於中國的「愛共」科學家名單(楊振寧應列入名單第一人)及調查應該儘快進行,且應儘快發展出突破中共國防火長城的最新科技。

攻破且消滅中共的不二法門就要從突破各種言論封鎖開始!

按,佛法教示的第一戒行:諸惡莫作,如果你知道有暴虐政權正殺害、迫害人民(如禁止言論丶宗教自由)而不出來譴責它,反而默認、縱容它的持續惡行,則你幾乎是違反「諸惡莫作」的准則了!更不要提更高階的 眾善奉行丶自淨(空)其意了。

 


[奇思異想集20]

再見賭場!

最近碰到賭友們常被問到:桑亞,聽說你戒賭了,不再去印第安賭場了?告訴我們,你是怎麽做到的?我的回答是:頭腦想通了!一旦知見、觀念想通了,賭場對我的誘惑就不再了!就這麼簡單!我確確知道我再也不會去賭場了!「再見,賭場!」這是真解脫啊! 

以下簡述我的賭博經驗和總結。 

我是最普通的一種賭徒,也可說是最笨的一種,不會去硏究,也不懂算機率,純只想去賭。我最長的一個記錄是,一個月去了廿次,等於毎週去五次,週休二日在家陪老婆,每當她去上班,也就是我去搭賭場巴士的時候。 

首先聲明,我對賭和賭徒只限於自己狹隘的定義:即常去賭塲賭幾個小時的人(按,搭賭巴來回,平均每天可賭上三到四小時),而且賭得已近乎「不能自拔」,一有空就想往賭場跑,甚至自己開車也想去,就像吸毒成癮的人一樣。因為我的所得有限,輸了也只能有限,但我的賭興卻會讓我輕易越界,常見的是我得向朋友們借錢(還得怕老婆知道!),否則不能再去賭了!幸好我還有點理性,知道借到什麼程度必須停止,所以還只算個小賭徒;照我個人的定義,大賭徒早已遠遠地越界,沉淪於賭埸,偷騙搶都幹,到最後不是輸到傾家蕩產而流浪街頭,就是送進監獄了!這種人是很可憐的! 

賭場的玩法有很多種,我只選牌桌,吃角子老虎機很少玩,因嫌太簡單,不夠刺激。玩牌桌一開始只會玩21㸃,後覺得找個像玩麻將能自己拿牌,最重要還可自摸的。經過一陣子的探索,我就發現玩三張牌(three cards poker)、四張牌、七張牌、或Let it ride等等最適合,且它們賠率高、更具刺激性。總之,這些牌桌我認為較有賭勁,也明知每次輸的機率非常高,贏率大概都要靠賭運大發。但我這個笨賭徒仍樂此不疲,每天至少帶足五百美元或更多的現金上路,返家大都只剩幾塊錢,近一、二年來一直徘徊在這些賭桌上,不能自拔。甚至有一次碰到一個好心的女發牌員(莊家)暗示我回家吧!還有,每次搭巴士回航,導遊等不到我,就跑到牌桌上找我,怒斥道:桑亞,大伙等你上車啦!……現在回想起來,還真羞愧不已! 

為什麼人們會去賭博?又幾乎知道去賭場十之八九會輸!如何解釋這種好賭的現象?我認為,賭徒們都想尋求刺激和冒險的遊戲,更企圖玩以小博大(小錢贏大錢)的博奕,只賭那一、二成赢的機率!君不見,玩大樂透中獎機率非常低,玩的人還不是那麼多?因為它可以小博大,滿足人的貪婪想像,誠如電視上的樂透廣告:花一塊錢買個(中百萬、千萬)美夢吧!

我膽敢說:這個世界上只有賭場才是最刺激的地方,且不說賭場內五色五音令人痴狂,還有更刺激的賭博呢!擧例來說,在玩三張牌的牌桌上,每次下30元,期待自摸出三條來,莊家得賠30倍,同花順賠40倍,光這些想像就夠刺激了,何況自己慢慢睇著牌。這30美元只需三分鐘就決定輸贏,一小時約來回廿次,次次期盼自摸好牌,這多麼刺激啊!但事實是:在這廿次中,我大概要輸上十五次,因為手上的三張中至少要拿pair(如3一對)、同花或順子等等才算贏,機率不大,但我這個儍子就寧願在一次次看牌中等待三條或同花順之降臨!就這様,我在南加州各賭場繳了幾根柱子! 

雖然,我也有幾次大贏,那時簡直是樂透了! 

有一天,我就像贏了小樂透,一小時才玩不到就拿到:三條8、三條A,一同花順紅磚(diamond)567,一下贏了五千元左右,這筆錢大概玩了十來天,最終又全還给賭場了!(我認為,在賭場會贏的人只玩一、二手,贏了就不再玩,這種人只當遊戲在玩,不是我所謂的「賭徒」。我希望去賭場的人都是這麼理性的人!)還有一次在Pala玩四張牌,幸運地拿到四條A,猶記得,牌桌上坐满六賭客,觀賭的人在外圍成一圈,莊家自己和每人各發五張牌,只比四張牌大小,我睇到前三張牌竟是三條A,心頭大喜,已可穩贏幾百元了,乃決定不再看剩下的二張,讓莊家來當眾翻牌。只見莊家小心翼翼地翻出第一張,紅桃8,再翻第二張,竟是黑桃A,這時桌面上呈現了四條A,大滿貫!所有人不由得驚叫,轟動了賭場!我也不必再描述我的反應了,總之在幾分鐘內我大贏了三千多元!後來這種難得大勝的光景,在我的腦海中浮現了不知多少次! 

經歴了這些,我為什麼還可以戒賭成功?並不是我已輸成了窮光蛋,我説關鍵在於我的頭腦想通了,怎麼想通呢? 

首先,我深刻地認為識到:賭場輸錢是正常的,反之,在賭場贏錢實不簡單,如果大贏更不簡單。(這時你要下定決心:不能再玩下去,才能守住。)但如前述,人們去賭場的目的是找刺激,玩玩以小博大的金錢逰戲,一般是不會立刻剎住;多數人輸了,仍不死心地再賭,想把輸的贏回來,結果輸得更多!而贏了的人則因身仍在賭場,非常容易再被誘回賭桌上;即使今天大贏回家,可明後天又被驅使再上賭塲。於是我终於明白:作為賭徒是不可能在賭場贏錢!因為你是賭徒的這一事實,使錢註定流回賭場。我再次強調:一個賭徒是不可能贏錢的,換言之,去賭是必輸的!深刻地體認到這點,我還去賭場就是個大儍瓜!既已覺悟到前非,以前一直拗執要去賭場的動力就沒有了,雖然還一直想念那刺激快感,但想到必輸的道理,我斷然地戒賭了!  

第二,賭場內看盡眾生的貪婪愚癡相。有些人一看賭本不多,玩得很謹慎,全玩最小的賭注,五元、十元對他們已算大額的,看他們玩得緊張兮兮,蠻累的!這些人我建議根本不要去賭場。其次是我這種賭資中上的人,每次下30、50美元,也算是不小的了,每三分鐘就決一次輸贏,一個小時下來,來回的賭額就近千元了,幸好中間有輸有贏,我才可賭上三、四個小時,雖然過程非常刺激,但事後也蠻累的!我最討厭的是,看到那些炫富的人,只見他一下手就注個六百美元,三分鐘不到就被吃掉了。我常懷疑他們的錢是如何赚來的!販賣軍火毒品?常見數千元一刻鐘就輸光了,對平凡的我而言,這簡直「不可理喻」至極!真的人比人氣死人!看到這賭本上的階级之分,我常常覺得這一切顯得虚幻不實!賭場奢華如浮雲,大輸大贏如夢幻,真是莫名其妙!我多次地自省:我倒底在這裡幹什麼?(what I am doing here anyway?)於是就常大駡自己:幹麼要來賭場輸錢,失意受罪呢?我認為這是我後來戒賭成功的要素之一。 

第三,賭徒必須學習其他的排遣,比如看報、讀書或打衞生麻將,或唱歌、跳舞、運動等等,碰到賭欲又萌發了,可用上述的替代品去打消那強烈的欲望。再加上面提的覺悟和體認,賭徒必可逐漸地打敗賭欲!我自己就是一個証明! 

最後,容我再做一聯想:戒賭、戒煙、戒酒、戒色、戒毒和戒貪恚癡(佛法的三毒)等等,其實本質有些一樣,即:你的知見、觀念想通了沒?如果明知它不好還硬好之,這豈不是應了佛法說的「顛倒執着」!儍瓜才把惡(無益)的當成善(有益),把必輸當成可贏,把苦的當成樂的,你難道要一直當儍瓜,一直無明下去!所以人要能真誠的反省,利用正確的知見和觀念,洗滌你心靈的汚染,直到面對真實!(作者旅居洛杉磯)

 


[奇思異想集21]

把抽象當作具體的謬誤

20世紀大哲學家 Whitehead 在他的著作「科學與現代世界」(1925)中提到17世紀近代科學的天才們諸如伽利丶笛卡爾、牛頓等發現的宇宙概念,把事物的性質區分為的初性(primary 或essential quality)和次性(secondary quality) 兩種性質。前者包括:廣延、形狀、大小丶運動和静止等物体世界的性質。後者包括颜色丶聲音丶嗅丶味丶熱等主观感知的感觉,自然本身並不具有這些次性。反之,初性是事物本具的性质,而且它們是可以數學處理的,伽利略就說:「宇宙大自然這本書是用數學語言寫成的,字母是三角形、圓形以及其他幾何圖形,沒有這些,人類將一個字也讀不懂。」須知,伽利略在寫這些話的時候,他實際並未忽略:這個對運動丶距離和時間進行上述的數學分析及推演外,還必須配合硏究者們精細的實驗觀察。因此,唯有可以數學和實驗是科學上可認知的。

洛克(Locke) 及笛卡爾丶牛頓等跟著接受這個物理宇宙的圖像,於是成為十七世纪迄今的科學正統理論。初性是物質實体的基本屬性,這些實体的時空関係组成了自然宇宙,而這些關係的秩序就组成了自然物質宇宙的秩序。另一方面,事物的次性則只和人類的生理心理結構相關聯,甚至只是心靈本身的產物,不如初性是事物本身具有的性質。Whitehead 發覺17世纪的新科學背后㚒帶來這樣一種非常流行的形而上學的(自然)心物二元、(人)心身二元的世界觀,他在書中批評道:「自然乃成为枯燥無味的,既沒有聲音,也沒有香氣,只有物質在毫無意義的永恆的相互撞擊。」(p.54), 詩人們都把事情看錯了,諸如玟瑰花的香氣,夜鶯的歌声、太陽的光芒等等抒情詩不是對自然的描寫,只是対著心靈主觀投射的描繪。

本身是著名的數學家也是科學家的whitehead當然首先也承認,17世紀科學天才所建立的科學方法及概念系統所起的驚人成果,而且迄今仍占統治地位,當今世上每一個大學都是根據它組織起來的。但是他批評說:「這種科學心宇宙概念肯定是通過高度抽象的概念構成的,只有當我们把自己的抽象概念認為是具体實在才會會生這種弔譎局面。」(we have mistaken our abstraction for concrete realities. P.55) Whitehead 只是針對當時哲學家対近代科學的一種流行的詮釋,他本人主張自然是一体,人也是一体的,不能切割出心和物丶心和身二种对立的東西。最主要的,人類知识根本基礎的是吾人同有的感官知覚,自然宇宙也是由此「知覚的事件流」為基礎而構成,正如英哲Berkeley所指出的:離開吾人所親切認識到的事物的色聲香味觸等次性,也就根本沒有事物的初性可言,換言之,科學家硏究的事物的初性,只是吾人思想的抽象,一種高明的thought construction , 具有強有力的分析假設而已(按:後來科學發展把同样的分析方法逐渐应用到色声香味觸等性质的物理、化学及生理學的硏究了。),但十七八世紀的流行看法卻將它視為更基本且具體的實在。

西元二世紀中期的印度佛教哲人龍樹在其巨著「中論」所普遍駁斥的自性見顛倒戲論,也即類似Whitehead對若干科學理論概念的批評,但是卻更根本地廣泛應用,即:把任何名言、概念當作具體的真實,其實它們只是吾人思想建構出的方便實用的施設(假名)而已,但人們很容易受語言的誤導去求其対應的真實。我們的語言中的一一個名字都是獨立的,如紅黃白黒,各別指向其對應的獨立的紅黃白黑等色,自成其意義,一切萬物如各個桌椅人山河大地星辰們也一樣各如其名所指,皆係為個個別別的獨立存在(自性)。龍樹依佛陀的正見,指出人們這種「依名求實」的傾向是看錯了事實,事實是萬物萬象都是無限多因緣條件下的產物,不是個別獨立自存如封閉原子般的存在。我們之所以錯看、顛倒看,就是把一切看似抽象孤立的方便假名施設當作具體且孤立自存的實體,簡言之,即犯了Whitehead所說的「把抽象當作具體」的謬誤。

 

〔 延伸閱讀〕

奇思異想 第8-16集- ◎林良彬 - 台灣e新聞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