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民進黨黨員繳納黨費意願劇降的訊息

◎ 李丁園

民主進步黨今年黨員黨費的繳納在一月底截止,黨員繳黨費意願空前低落﹐可用台北市黨部主委莊瑞雄所說的「很慘」形容。民進黨員每年黨費為新台幣300元,阿扁當黨主席時民進黨黨員人數 54萬人,蔡英文接黨主席後於2009年有458,551黨員。為解決人頭黨員問題﹐2010年起禁止代繳黨費,有繳黨費人數約16萬人。 (註一)

今年民進黨黨員繳黨費人數: 台北市黨部,截至1月底,今年只有5000多人,去年約2萬至3萬人。新北市黨部執行長塗榮立指出,新北市有效黨員為5萬2000多人,去年繳交黨費具有投票權的黨員有2萬9000餘人;今年截至28日為止,繳黨費的黨員為7000人。 高雄市繳費黨員從去年的3萬1千多人遽降到剩不到2千人,台南市黨部主委蔡旺詮表示,台南縣市去年合計近2萬名有投票權的黨員,縣市合併後今年僅3800多人繳費,約占全市黨員數的2成。台中市黨部主委曾朝榮說,今年只有二千八百人繳黨費,人數銳減七成五。桃園縣黨部也預估今年黨員繳費率僅二成。

綜合起來﹐民進黨繳納黨費的黨員人數僅及去年的二成左右﹐也就是說﹐2011年民進黨黨員人數約為3萬人。這種黨員繳納黨費意願劇降的現象不是平常﹐而是顯示一些訊息。茲討論如下﹕

1﹑黨員對蔡英文﹑黨中央﹑中執委﹑中常委及黨臨全代會的不滿

今年一月,民進黨臨全會敲定”全民調“提名規則,即「總統」與區域立委提名採全民調、不分區立委提名由主席提名社會賢達組成提名委員會,經中執會2/3同意通過生效。這種提名規則除了不分區立委提名規則是與蔡英文及黨中央沒直接關係外﹐其他項目皆是蔡英文及黨中央直接運作的。黨員可能不會介意低層黨代表的選舉權﹐但對黨主席及中央級的選舉就有高度的興趣和參與感。民進黨的提名規則不但違反民主潮流﹐而且也本末分不清﹐以為有選黨代表(及黨主席) 黨職人員的權利就夠。這次超低比例的黨員交黨費﹐正是表示對蔡英文﹑黨中央﹑中執委﹑中常委及黨臨全代會的不滿與抗議。顯示臨全會”全民調“決議,無法貼近黨意﹑甚至本土性民意。

2﹑人頭黨員金主徹退

雖然民進黨在去年2010年起禁止代繳黨費以杜絕人頭黨員(註二) ,但是蔡英文﹑黨中央﹑中執委﹑中常委必然心知肚明﹐人頭黨員仍然存在且嚴重。除非﹐蔡英文﹑黨中央要享受獨裁的滋味﹗要不然﹐他們幹嘛要廢除黨員投票﹐幹嘛一再強調怕中國黨司法店屆時介入調查﹗如果人頭黨員仍然存在﹐這次不交黨費的黨員中也有部份是人頭黨員金主徹退﹐因為黨員不能直接選他們(金主) 所指定的政治代理人(立委等) 。就此人頭黨員金主徹退而言﹐對民進黨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3﹑撕破中執委﹑中常委及黨臨全代會的派系妥協決議

民進黨臨全會通過的”全民調“提名規則也可說是蔡英文黨中央操盤下各排系在會議上的妥協結果。現在黨員以拒絕交黨費來抵制﹐也隱含著各派系的核心人物透過相關的基層黨員來撕破原先的妥協決議。原先表面上給外界一個“團結” 及蔡英文黨中央有面子﹐又使呂秀蓮及蔡同榮臉上無光。現在一筆勾銷﹐呂秀蓮稍為補回面子﹐而蔡英文﹑黨中央則開始頭痛。蔡英文的支持者的慶幸也許過早﹗

4﹑不繳黨費也是一種退黨表態,70 -80%黨員不繳黨費也是退黨潮

民進黨發言人蔡其昌指出,依照以往的慣例,沒有黨職選舉的那一年,繳費人數都會偏少,相信明年就會恢復;蔡其昌的發言自是自我解釋的標準答案。由於”全民調“提名規則排除黨員投票,民進黨地方黨部早已有不少人擔心會有退黨潮而提出警告。現在交費的結果正是黨員一種退黨的表態,70 -80%黨員不繳黨費不是一個小數字﹐不是退黨潮﹐那要等到公開退黨證﹑撕黨證時才算嗎﹖

蔡其昌又說﹐黨員人數要看明年的繳費情形,比較準確。也許真的獨立黨員去了﹐屆時回一些的是人頭黨員來選黨代表﹐則民進黨還能被人有所期望嗎﹖

5﹑地方黨部經營已經面臨困難,不利未來輔選工作

黨員不能投票、幹嘛繳黨費?黨費有9成是供地方黨部運作之用。今年黨員失血約十二萬人﹐即黨費至少損失三千六百萬。顯然,地方黨部運作必然產生很大的問題。不說平常基層事務“玩”不下去﹐以後輔選工作也大大不利了。

6﹑埋下立委及“總統” 大選的隱憂﹐更是本土的隱憂

雖然支持(投票) 民進黨的本土民眾人數遠超過民進黨的黨員數﹐但是民進黨已是一個本土的象徵﹑招牌(註三)﹐ 本土民眾要大規模的對馬桶中國黨發動示威時﹐透過民進黨各地方黨部號召是較有效的。同樣的﹐在大型的“立委” 及“總統” 選舉動員活動也得以民進黨各地方黨部號召輔選工作來得響亮。所以﹐大批黨員的流失等於地方基層輔選工作的流失。我們認為這是常嚴重的事﹐已埋下民進黨的立委及“總統” 大選的隱憂﹐更是本土的隱憂。

 

(註一) 禁止代繳黨費時﹐黨員到便利商店交納黨費人數不到十萬人﹐後來黨中央同意可代交黨費﹐才使黨員增加到十六萬左右人數。

(註二) 禁止代繳黨費政策未能貫徹﹐故人頭黨員仍然存在。

(註三) 如同“阿扁” 兩字或“陳水扁” 三字﹐不僅僅是表示阿扁本人﹐而且已變成台灣人打倒及取代中國人在台灣統治政權的招牌。所以﹐范蘭欽中國赤藍人認為是奇恥辱﹐而在馬桶黨取到政權後﹐迫不及待的以政治迫害凌辱阿扁﹐將阿扁打入黑牢。

2011-02-06

李丁園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