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蔡英文的選舉語言

(評蔡英文“和而不同、和而求同” 的兩岸論)

◎ 李丁園

蔡英文去年說要訂出民進黨的“十年政綱”﹐但迄今一直無法完成﹐被中國黨媒體及政論家譏為“只聞樓梯響”。最近﹐民進黨中有志於參選“總統”提名的謝長挺﹑呂秀蓮及蘇貞昌相繼發表“共識”論說﹐以別於馬桶中國黨捏造的“九二共識”。做為目前最熱的﹑黨的“當然”提名人﹐無論如何也得跟進。也許是這些因素的刺激﹐她顧不得“十年政綱”的未擬好﹐就利用其智庫的成立﹐在今天發表其“和而不同、和而求同”的兩岸政策。

在說明其“和而不同、和而求同”的政策中﹐她說﹐民進黨主張台灣發展和中國關係,應該從台灣認同出發,以台灣的價值為核心,兩岸必須維持「和而不同」、「和而求同」的關係。她進一步表示﹐中國黨走的是「和而要統、和而必統」的路線;因為馬政權執政3年,不論在經濟、政治、外交,都是以中國認同、中國價值為核心。

蔡英文既然很清楚的點出民進黨與馬桶中國黨的不同處﹐為甚麼她不說出簡單明瞭的「和而不統」四字﹐即使“一邊一國” 不敢說出口﹐來清清楚楚的對應於馬桶中國黨﹖是要讓中國黨媒體高興說”蔡英文不否定統一?“ (2011.02.24聯合晚報﹐冷眼集) ﹖或是為爭取所謂的”中間選民“﹖

有人說”和而不同 和而求同“ 聽起來就是像一般人熟知的”異中求同﹐同中求異“。馬桶的陸委會也說﹐蔡英文的兩岸「和而不同」就是馬桶的“大陸”政策。也有人說﹐“君子和而不同。但不管怎樣說﹐只有蔡英文本人再度解說才能說明她的真意。蔡英文學問高深﹐這個看來似乎無甚高論的調子,連呂秀蓮就說”和而不同 和而求同“的論述「學問很深,還沒完全意會」。

說到蔡英文學問高深﹐以及她在致詞時所說” 從台灣認同出發“﹐我們聯想到1月30日”蔡英文 謝長廷 和八年級生,一起看台灣“節目中﹐她所說的一小段話﹐音譯如下﹕

”對於國家認同的問題,蔡英文認為在政治上是妥協和包容的問題,而不是單純的選擇的問題-。但從國家利益上來講,卻要做一個選擇-,也需要人民來做為認同的開始。﹑﹑﹑,『我們要用台灣的土地和人民來吸納中華民國的觀念,而不是用中華民國的觀念來吸納現在台灣-的土地人民。如果可以用台灣來包容中華民國,這是一個可以去思考的方向,這可能是選擇-問題,但也是妥協和包容』﹑﹑﹑“(註一)

這短短的一段話中﹐辭藻華美,字字句句充滿理論﹐尤其,『我們要用台灣的土地和人民來吸納中華民國的觀念,而不是用中華民國的觀念來吸納現在台灣-的土地人民。如果可以用台灣來包容中華民國,﹑﹑』行裡字句中更是充滿奧深的論述﹐相信沒多少個人能了解。怎麼用台灣的土地和人民來吸納流亡的中華民國﹖又如何用台灣來包容中華民國﹖

真是奧深的論述﹐奧深的論述﹗若要加以詮釋﹐恐怕得應用NOBEL獎得主﹑物理學家黑森伯格(Werner Heisenberg)的“測不準原理”了(註二)。

同樣的﹐她這次所說的““和而不同、和而求同”的兩岸政策﹐馬桶人馬也臭罵(註三)﹐中國那邊則認為無新意。綜合她的“國家認同” 的談話﹐本土派民眾認為她逐漸將民進黨中國黨化﹐當然不爽。各方解讀完全不同﹐實在是“測不準原理” 的另一應用。

不管選民了解或不了解﹐這就是蔡英文的選舉語言。問題是﹐讓選民不了解的選舉語言能拉到票嗎﹖問題是﹐說出民進黨中國黨化的選舉語言能拉到所謂“中間選民及淺藍” 的選票嗎﹖能鞏固本土基本盤嗎﹖

 

(註一) 蔡英文談國家認同的問題 http://www.youtube.com/watch?v=FVrzVpHi2B8

(註二) Werner Heisenberg (1901-1976)﹐1932 Nobel物理獎得主. 1926-27年提出“測不準原理”( uncertainty principle) 。他說﹐對於俱有微粒子及波動雙重性的微小粒子如電子的運動行為﹐我們不能同時準確的測定其位置與速度;如果位置測定很準確﹐速度的測定就會很不準確。此理論打破古典的牛頓力學定律。

(註三) 馬桶中國黨罵蔡英文硬扣國民黨「和而要統」、「和而必統」的帽子。他們說馬桶是“不統﹑不獨” 。本土派民眾及馬桶們已習慣聽到”傾中賣台“四字﹐蔡英文現在另創八字論﹐高妙﹖﹖

李丁園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