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評陳芳明與成大台文系部份教師聯合發表的聲明

◎ 李丁園

成功大學台文系副教授蔣為文數天前與作家黃春明的爭執(以下稱524台文事件)﹐經中國黨媒體及中國黨的操作﹐大大的轉移了焦點。他們不但訪問報導近年來已變質的前本土歷史學者陳芳明﹐片面醜化臭罵蔣為文﹐而且也間接逼使成大台文系部份教師聯合發表的聲明(以下稱成大台文系聲明)﹐指稱不認同蔣為文的作法。黃春明與陳芳明顛三倒四的作為﹐惹惱了本土主要社團﹐發表聲明要與此二人辯論。

我們完全同意本土主要社團對蔣為文教授的支持﹐在此也進一步對陳芳明與成大台文系部份教師聯合發表的聲明作以下數點的評論。

第一﹑524台文事件基本上是政治問題(台灣意識 VS 中國意識) ﹐而不是如陳芳明與成大台文系聲明中所說﹑單純的台語文問題。

第二﹑黃春明從開始就預設立場﹐自稱中國人不說﹐竟然指罵與其演講無關的一邊一國政治問題。蔣副教授以沉默和平的方式進行他(及代表在場以及無數不在場台灣人)的抗議。然而﹐黃春明卻大聲飆出中國北京化著名的“五字經” 來(註一)﹐滋生衝突。陳芳明與成大台文系聲明切割此重要過程及其重要意義附和中國黨媒體及併吞派學者的叫囂﹐有失立場。

第三﹑成大台文系聲明中說﹕“成大台文系或許可能被誤解是本土運動興起下政治正確的產物” 。這說法可奇怪了,被誤解什麼﹖不只是成大台文系現今台灣的各大學及學術研究機關中﹐所有台文系所及冠上“台灣” 兩字的系所均是本土運動興起下政治正確的產物﹐沒有本土運動就沒有這些單位的存在。這些成大台文系及陳芳明可是“吃果仔﹐沒拜樹頭” ﹐得了教職名望還賣乖,這種打壓自己"小牌"教授向中國黨集團賣乖的做法可真是混蛋之至。

第四﹑陳芳明指出,戒嚴時期早年,部分人士確實曾以殖民政府來指稱一九四九年來台的國民黨政府,但那時政治氣氛、社會環境和現在迥異。「如今台灣早已是民主開放社會,人們可自由選擇所追求的價值」。以此﹐陳芳明指蔣為文教授“時空倒置” 。

台灣現在果真是“人們可自由選擇所追求的價值” ﹖在中小學校﹐學生是用甚麼語言教學﹖考試升學的內容又是甚麼﹖陳芳明難道不知道台灣現在仍然是中國文化霸凌台灣文化的社會﹖這怎麼會是一個開放社會﹖升學主義消失了嗎﹖以前只補習初高中﹐現在連考研究所碩士及博士班也有補習班呢﹗

第五﹑成大台文系聲明中也說﹕我們批判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國民黨所進行的「再中國化」之種種文化政策。戰後中國黨蔣家政權在台灣實施戒嚴﹐除極少數勇敢的台獨先輩志士外﹐誰敢批判蔣家政權在台灣進行的中國化政策﹖成大台文系未免太無恥的臉上貼金﹗成大台文系甚麼時候成立﹖他們的所謂批判只不過是申請及領研究費之類“放馬後炮” 罷了。

第六﹑陳芳明也表示,黃春明的文學成就、對台語的努力等貢獻﹐文學界少有人能及。這樣一位巨人,卻在台灣文學館遭人惡劣對待,是極大諷刺與遺憾,何況蔣為文所做根本不及黃春明百分之一。

陳芳明可真是掉在名利的誘惑陷阱下﹐不能翻身。一個即使很有成就貢獻的人﹐也總是有缺點。小缺點我們可以一笑了之﹐然而黃春明這次的表現可不是雞毛蒜皮的小事。他在公開場合﹐以中國人立場指責“一邊一國”不應該﹐輕視台語文漢羅書寫教育方式﹐附合馬桶中國黨。不但蔣副教授要批判﹐任何本土台派人士均要起來批判。蔣為文副教授所做是一百分﹐黃春明是負分。陳芳明可以休了﹗﹗

總之﹐524台文事件是一個政治事件。我們不容中國黨集團媒體顛倒是非﹑轉移焦點。我們更要譴責為中國黨集團包裝說話的陳芳明及成大台文系。我們全力支持蔣為文副教授。

2011-05-28

(註一) 去年五都選舉﹐名嘴鄭弘儀在台中為農民請命﹐罵了句三字經引起中國黨輿論與所謂作家學者一陣撻伐,鄭趕緊出面道歉。現正致力兒童文學的黃春明口出五字經﹐黃春明侮辱了女性不說,還教歹囝仔大細。中國黨輿論與所謂作家學者不但裝聾作啞﹐不加以譴責﹑還轉移焦點﹐反過來譴責被罵的蔣為文副教授。民進黨在那裡?

李丁園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