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非我族類當道﹐永遠不能還原二二八歷史及真相

◎ 李丁園

很久沒聽無聞的中國黨前軍頭郝柏村要不是最近發聲﹐我們以為他已追隨其主子蔣家父子作古﹐在地下閻王殿中相聚了。原來﹐馬桶連任了﹐郝柏村大力「發鏢」了﹐指向台灣中學史地教科書﹐以書中的二二八歷史及有關台灣稱呼等為鏢的。

郝柏村(2月21日) 於《聯合報》公開撰文﹐指責中學教科書偷渡“一邊一國” 觀念﹐並表示二二八「當時非正常死亡及失蹤人數,為五百餘人」,「從寬認定,仍為一千人左右」﹐據以質疑教科書死亡逾萬之說。

對此﹐本土派立即加以討伐抨擊﹐指郝柏村罔顧事實,遠離真相。

但﹐郝柏村的兒子台北市長郝龍斌立即表示他同意他父親的說法。另外﹐赤藍的郁慕明、王曉波等人接著於2月25日在新同盟會舉辦的馬桶「第二任期的希望」座談會中,聲援郝柏村。 郁慕明說,郝柏村的文章哪裡不對?王曉波呼應附合郝柏村﹐籲快速改正中學的史地課本。王曉波在馬桶執政近四年內擔任教育部中學課程修改委員會成員﹐一直強力督促修改阿扁政府修訂的教科書。

在一九九一年﹐郝擔任行政院長時成立「行政院研究二二八事件小組」,由賴澤涵等歷史學者進行調查;一九九四年出版「二二八事件研究報告」一書,推估二二八受難者死亡約在一萬八千人至二萬八千人之間。

每年二月是中國黨最心驚膽跳的月份﹐尤其像郝柏村這一類可能當年涉及二二八屠殺台灣人的軍頭﹐深怕逾萬的二二八冤魂出來點名討債。他會是被二二八冤魂點到名﹐所以急於出來辯解﹖當然不是。他現在的說法是意圖抹滅歷史,扭曲史實。他的說法只是在說明當年成立「行政院研究二二八事件小組」是一場騙局﹐在敷衍緩和當時風起雲湧的反對運動。他不相信「二二八事件研究報告」一書內容﹐因此一再出來否認。有人說﹐這是他大中國心態作祟﹐不負責任的說詞。沒錯﹐但﹐更重要的是他要掩沒中國黨集團慘忍殺台灣人的事實﹐他是中國黨集團的共犯。共產中國崛起後﹐他更往中國跑﹐國共兩邊通吃。

王曉波早在七十年代就與陳鼓應一起投靠共產中國了。郁慕明創立新黨﹐也早就是共產中國同路人,所以郁慕明、王曉波等人與郝柏村同樣是赤藍的大中國主義者。相同心態﹐他們力挺郝柏村﹐自是必然。

馬桶2月24日出席「公與義的堅持-二二八事件司法人員受難者紀念特展」開幕時,避重就輕地說﹐焦點應該擺在歷史的事實,如何撫平傷痛,以及預防類似事件的重演。馬桶並再三強調焦點不應該放在「受難人數」上﹐話雖較郝柏村等人高明﹐但企圖為郝柏村解圍之意明顯。

其實﹐馬桶已說過類似的話無數次了﹐也演唱哭調一而再﹑再而三。有三好﹐只是沒有演上吊“死好” 。儘管沒“死好”﹐ 不少台灣人﹐尤其每批次的首投族﹐還有愛看馬腿的女娃們都被感動的要命﹐從台北市長到這次的大選﹐選票直往他蓋。

每年到了二二八﹐”歷史的事實及撫平傷痛“總會被一提再提。在阿扁八年執政時﹐好不容易有助於還原歷史的部分事實﹐加速撫平受害者家屬等民眾的傷痛﹐以及重建台灣人整體的心靈。可是﹐中國黨長期的毀滅証據及全力橫阻下,這個工作可說功敗垂成。

郝柏村說﹐「確查當時非正常死亡及失蹤人數為五百餘人」的是吳伯雄。吳伯雄的伯父吳鴻麒是二二八事件的受害者之一(註一)﹐親人受害如此,吳伯雄為了個人利益﹐還說得出「五百餘人」﹐為屠殺親人的外來政權背書效勞。

馬桶﹑郝柏村﹑郁慕明、王曉波皆是非我族類﹐馬桶是非我族類的代表。有了大批”吳伯雄“奴才﹐他們怎能會放下權力與利益﹖﹗

馬桶的再度連任﹐更是使非我族類的「在台高級中國人」尾巴翹得更高。他們總是以輕慢的態度來面對二二八﹐總說出嚴重偏頗、背離史實論調。但﹐他們的心中沒有”甘犯忌諱“的詞語﹐他們一直認為他們理直正確。

台灣教授協會在二月二十五日舉辦「二二八65週年紀念座談會」,與談者台灣派歷史學者﹑台北教育大學教授李筱峰說,探索二二八真相,不是要挑撥族群,而是找出原因;要走出悲情,邁向未來。

然而﹐「非我族類」的馬桶中國黨集團﹐是永遠不會“去概括承受當年二二八所患的不公不義的惡行﹐他們在台赤藍“高級中國人”總是用” 不要挑撥族群“來挑撥族群﹐壯大他們的族群﹐來阻止台灣人找出二二八真相。

他們是永遠不會”還原二二八歷史、記取教訓、撫平傷痛、避免重演“。他們已看清台灣人的悲情及忍耐﹐他們更不希望台灣人有未來。

「非我族類」的馬桶中國黨集團在台灣當道﹐永遠沒有二二八革命的歷史真相﹗﹗

 

(註一)據吳伯雄的伯母口述,吳鴻麒的屍體「頭部左額有槍傷,皮破出血,臍下部及兩足骨皆被打傷,睪丸破裂,全身血跡,似用繩索綑綁無法動彈後才槍殺,身上玉珮、鞋子、懷錶均不翼而飛,…屍體經一番洗滌後,鮮血從被槍擊的腹部再度流出,令我悲慟不已!」

2012-02-26

李丁園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