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蘇貞昌應抱持“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心境 全力營救阿扁

◎ 李丁園

回憶蔣家父子在六十年代開始﹐眼看台灣反對勢力逐漸興起﹐在1960年9月以迅雷的手腕﹐快速的將雷震抓起來﹐關掉其” 自由中國“半月刊。這個殺雞驚猴的舉動﹐有政治資本的胡適(國際知名度)及高玉樹(時剛卸下台北市長) 等 反對蔣家中國黨獨裁的人物未能全力支援﹐使台灣的反對運動的腳步慢了十餘年。

然而﹐蔣經國在一九七九年的美麗島事件中及其後一連串的逮捕﹑殺人的手段﹐即使仍以一手遮天的媒體欺騙﹐卻也不能再有殺雞驚猴的效果。台灣的反對勢力風起雲湧﹐美麗島受難者的家屬及律師們奮勇站出﹐勇敢挑戰蔣經國中國黨。結果﹐人民由擁蔣(受騙及白色恐怖)而反蔣﹐不但保護黨外反對運動的火焰﹐而且逼得蔣經國首先說其蔣家第三代不再踏入政治﹐繼而表態說他也是台灣人(雖是假仙﹐但也是不得不耳) ﹐最後宣佈解嚴。

比起蔣家父子時代﹑馬桶及其中國黨集團以更奸巧和更細膩的手段﹐在台灣人總統阿扁卸任後﹐立即以抓人取偽供﹑以“貪污”罪名假司法對阿扁進行政治迫害。並同樣以其中國黨媒體﹐一手遮天﹑欺騙人民。同時﹐也將民進黨打成“貪腐”的黨。馬桶中國黨集團從此得以民主外表﹑進行其幾乎無縫的獨裁體制。

諷刺的是﹐當時的民進黨上下在阿扁被進行政治迫害時﹐不但不全力保護阿扁﹐相反的﹐竟然帶頭相信馬桶及其中國黨﹐與阿扁切割。加深一般民眾的被騙﹐也使民進黨被民眾認為是貪腐的黨﹐中國黨搖身一變為清廉的黨。使民進黨幾乎半死。這段民進黨醜陋的事跡﹐將永留在台灣歷史。

阿扁已被馬桶中國黨關在黑牢﹐超過四年。不但被關﹐而且被凌遲﹑幾乎被謀殺。要不是一群死忠的台派包括” 一邊一國連線“民眾﹑公投聯盟﹑救扁義勇軍及台美人救扁組織等一直關心﹑尤其醫界人士一直注意阿扁身體的變化﹐阿扁可能已死在馬桶黑牢。

天公疼台灣﹐天公疼阿扁。阿扁們(註一)的不悔﹑無懼﹑不懈﹑不斜的努力終於見到曙光。馬桶中國黨在北監黑牢中﹑無人道的虐扁謀殺阿扁的事終於包不住﹐不但引起台灣內部民眾對馬桶政權的指責﹐而且也引起國際人權及美國國會議員的注意﹐紛紛到台灣實地了解﹐支援阿扁。

中國黨的地方官員如郝龍斌為了政治打算也不得不呼籲讓阿扁保外就醫﹐連中國黨黨媒體也以社論響應。

現在﹐是蘇貞昌及民進黨臨門一腳救扁的大好時機﹐也是民進黨洗刷“醜陋” 黨史的黃金時刻。蘇貞昌及民進黨不能只像郝龍斌及媒體一般只是“呼籲” 。獨裁者永遠沒有慈悲﹐也不會自動放下武器讓步。蘇貞昌及民進黨必須放下中國黨及其媒體定義下所謂的”溫和理性“﹐拋棄嘉華年會幫馬桶洩洪﹐要以悍然有理有力的動員方式﹐領導本土派民眾﹐向馬桶進逼。

只要放下不正確的“選舉” 考量﹐蘇貞昌及民進黨有政治實力從地方及中央攤瘓馬桶中國黨。在中央﹐民進黨立委在立院更有強大的火力﹐一方面立即炮轟法務部那位昨天還說沒人性的話的曾勇夫﹐要他下台。阿扁已被他所轄的北監殘害得身心都是病﹐他不久前說阿扁裝病﹑命令灌水﹐幾乎讓阿扁膀胱爆破。昨天﹐他還輕鬆的說﹕阿扁“與平常人一樣”。另一方面﹐要向剛上任的“行政院長”江宜樺大力施壓。在地方﹐要向呂秀蓮學習﹐她從台北南下﹐沿途到達屏東﹐發起「一人一信讓阿扁總統回家」﹐進行“不放阿扁﹐進行罷免馬桶” 運動。呂秀蓮一人能﹐蘇貞昌民進黨更是能。我們拭目以待。

我們特別提醒蘇貞昌一件自己所說的往事。蘇貞昌由屏東到台北﹐當選立委後雖有志於選縣長﹐但自知當時在地的盧修一是唯一人選。所以淡定處之﹐也準備全力為盧修一助選。結果﹐盧修一得知癌病身不保﹐在1996年 十月公開宣布放棄參選台北縣縣長﹐並推薦蘇貞昌。1997年 十一月廿八日,即選前一日﹐不顧癌病痛苦,親自到板橋的選前最後一次造勢會場,為蘇貞昌站台,向群下跪拜票,感動無數民眾,使蘇貞昌在原先的「得之我幸,不得我命」的心境下﹐獲得勝選。

現在﹐蘇貞昌及民進黨唯有抱著以前選台北縣長「得之我幸,不得我命」的經驗﹐放下選舉考量﹐放下終日” 執政“算計﹐ 才能發揮民進黨的實力。不但能救出阿扁﹐為阿扁討回公道﹐而且能以此挽回民進黨的清廉﹑團結本土陣營﹐擴大基本盤。

馬桶中國黨獨裁集團不會自動放下權力及權利。我們期待蘇貞昌民進黨能迫使馬桶中國黨退讓﹐衷心等待看到阿扁早日回家。

如此﹐蘇貞昌及民進黨才有二O一六「夢想」可以實現的希望。當然﹐台灣的民主自由才不會喚不回﹐台灣國的建立才不會遙遠無期。

2013-02-26

(註一) 李丁園「挺扁」 與「倒馬」運動
http://www.taiwanenews.com/doc/LDY20120503.php

李丁園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