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蔡守訓的選擇

 

文/蔡丁貴教授(公投護台灣聯盟總召集人)

我初中畢業的時候,嚮往空中翱翔的快感,想要報名投考在屏東東港的空軍幼校,爸爸知道後表示反對,告訴我這是危險的行業,而且台灣人在中國黨的軍隊中要出人頭地,並不容易,只能作罷。高中要選讀自然組還是社會組,我的第一選項是法律系屬於社會組,爸爸知道之後又表示反對,他說:「在中國國民黨的司法體系裡面,如果你不收錢,你會餓死;如果你要收錢,你會恨死。除非你選擇不要做人」。爸爸當年還沒有聽說過「人權律師」這種名詞。

我爸爸過世已經二十幾年,看到蔡守訓在審理陳水扁總統的案子,讓我想起來爸爸當年不贊成我選讀法律的理由。我不知道蔡守訓從基層的家庭苦學出身,當上了法官,表面上榮耀了蔡家的門楣,但是內心到底作了什麼選擇,能夠在社會上笑罵由人,一副上帝代理人的模樣,坐在審判庭上一副心有成見存心嘲弄陳水扁總統的語言與動作,我猛然想起爸爸當年反對我選讀法律的理由。我的爸爸真是有遠見,我真的無法了解他對中國國民黨的司法認知在20幾年前就這麼精準,而且在21世紀的今天,還在台灣繼續的上演。還好我不是另一個苦讀法律的蔡守訓!

我後來的學習發展就像一般台灣人家庭的選擇一樣,在醫科與理工科的選擇中進入水利工程的領域。今年60歲的我,年輕時經過中華民國流亡政府軍事戒嚴與白色恐怖的統治,因緣際會到美國康乃爾大學留學後,我已經深刻了解:(1)中華民國不是一個國家,它只是中國前朝流亡來台灣的政,統治台灣,但無法代表台灣人民,所以它對外都自稱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英文的真實意思就是在台北的中國流亡政府(Chinese Government Exiled in Taipei);(2)台灣還不是一個國家,因為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日本放棄台灣與澎湖諸列島的權利,盟軍的美國卻將中國國民黨的軍隊用船艦運送來台灣,霸佔台灣,二次大戰期間全世界所有的殖民地,只剩下台灣人沒有進行住民自決的選擇,台灣人仍然被中華民國流亡政府進行殖民統治。

在流亡政府的殖民統治與沒有自己國家的體制下,台灣人就像是活在人間地獄的奴隸。從李登輝前總統到阿扁前總統的20年期間,台灣人的真情好意,接納中華民國流亡政府在台灣可以轉型,中華民國這個流亡政府卻利用這段時間苟延殘喘,2008年的520之後,流亡政府的極權統治真面目再度出現,蔡守訓竟然自己歡天喜地的充當衙役演員,完全無視流亡政府自己的法律與憲法,嚴審阿扁總統,要屈打成招。當過中華民國總統的阿扁,在我第二次到土城看守所面會他的時候,分享他當8年總統的心得,他說:「台灣要有活路,就是要打破中華民國流亡政府的體制。」馬英九要關阿扁的理由,現在已經讓更多的台灣人看得越來越清楚了,唯一的理由就是:「阿扁是台灣人的重要領袖」,他要殺雞儆猴,繼續壓制台灣人對獨立建國的覺醒。因為獨立就是要推翻中華民國的流亡政府體制,建國就是台灣人要建立自己的國家。台灣人的覺醒只是遲早的問題,壓制得了嗎?這是馬英九要快速賣台的原因。

阿扁總統選擇在讓所有的法律說明機會程序經過之後,突顯了對中華民國流亡政府的控訴,不再接受流亡政府的審判。當然,蔡守訓還是會選擇讓流亡政府的統治者滿意,繼續進行審判程序。

只是,這是一場中華民國流亡政府與被欺壓的台灣人之間的戰爭,任何人利用中華民國流亡政府的體制執行對待台灣人不公不義的作為將來都要面對戰犯審判,因為貪圖流亡政府的高官厚祿,執行不人道與不公義的命令,是沒有藉口脫罪的。蔡守訓要以一個被流亡政府統治的台灣人立場來作選擇,還是他要將自己內化為流亡政府的統治階級來作選擇,我們等著瞧,我們台灣人也等著瞧!看著辦!

2009-05-23

(http://taiwanra.blogspot.com)

回到主頁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