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檢查陳前總統的肛門!

 

文/鄭正煜教授(台灣南社社長)

 

 本文題目「檢查陳前總統的肛門」不是形容詞,也不是文學語言,是典型的寫實、寫真。陳前總統離開北所出庭、離開地院返所,一出一入,西裝、內褲全部都要脫光,裸露生殖器和檢查肛門。檢查肛門緣起於以前有人犯哈菸,撥開菸絲用衛生紙捲成「鳥鼠仔尾」塞入肛門走私入所,形成制度後,陳前總統也承受檢查肛門的公平待遇。

陳前總統不是只有身體被檢查肛門,私人的生活隱私許多年來也被情治人員監控,一樣到檢查肛門的程度,被定型為極盡貪腐之人乃是從政治行為徹底的裸露被拼湊而成的結果。

其實,依照某一中國媒體社論中不小心的洩密,陳前總統所涉及的案件,只是台灣當前政治生態下一個普遍的現象,不分藍綠,許多政治人物都有同質性的共同行為,只是陳前總統被刻意聚焦、渲染,定格形成為法律案件,如此而已。

目前陳前總統所涉及的四大案件,司法人員指控為嚴重貪瀆,陳前總統以政治獻金作為主要反駁訴求,問題在政治獻金與貪瀆乃一線之隔,而參政若無政治獻金則絕無參政的能力。事勢至此,請問誰意念的清白夠資格向犯姦淫的女人丟石頭?

大約一九九二年,個人為一位完全以合法方式競選的立委主持文宣戰。選戰結束後,我問這位立委,全部開支總數是多少?答案是一千六百萬。問題馬上出現:一千六百萬從何而來?依照人性的常態,少量會是為理念不求回報的捐款,大額多數則是有利益算計的獻金。

世界所有實施選舉制度的民主國家的通則是:財團是永遠的執政者。財團最常態的投資方式是兩邊押賭,看勝選的機率高一邊獻金七百萬,另一邊獻金三百萬。押少的一邊也要投資是怕估算萬一失準翻盤,未來還有小路可以走出大路。所以法治進步如美國、形象清新如歐巴馬,先前雖然曾在國會投票否決洛克希德公司F22先進戰機的採購,歐巴馬單單在就職典禮中就收了洛克希德公司的四百萬元(均以新台幣計價,以下同),未來歐巴馬總統如何面對F22的採購案?其次,若繼續採購,與「真相」未完全浮現的洛克希德公司的獻金有無對價關係,在在令人懷疑,並與扁案一樣,與法律又有一牆之隔。是幽囚、瑟縮在北所陰濕牢獄的一角,還是可以自在的在土城的路邊吃魚羹、肉粽,就只有看法律真相由誰來認定。

今年的五一七高雄大遊行,群眾參與的人數和熱情超乎預期,但是從來沒有看過如此勤儉、平薄的主辦單位。既便如此,搭一個演講台連同電子配套也要一百六十萬,這個金額對許多本土社團都是不可想像的數目,所以本土社團才會如此,這般不足以成大事!而陳水扁能夠兩度當選總統,政治獻金成為他勝選的利基,卻也逼他接近國民黨的牢獄!

依照陳前總統申報的競選經費,二○○○年與二○○四年分別是九億餘與十二億。國民黨一九九六年李登輝申報二億九千萬、連戰二○○○年申報三億一千萬。二○○○年,連戰的競選經費僅僅只有陳水扁的三分之一,這樣的真相,台灣人民有能力相信!台灣人民如果有這樣相信的能力,台灣人民就注定會面臨悲劇!

一九九六年總統大選,李前總統在口述歷史中坦承花費二十五億;連戰的申報是三點一億,曾有藍營人士私下表示「是不是少報一個零」,而李前總統的供述連戰的耗費其實是一百二十億。一百二十億的資金來源,以及更特別的支出方式,如果以「檢查陳前總統的肛門」的方式,進行法律處理,其中的文章中國媒體可以作多少天、多少篇。然而我們瞭解:台灣人民已經沒有能力去想,只有能力去信中國媒體所提供的方向和資訊!而陳水扁的法律命運,也就在中國共產黨式的群眾公審中被確定!

到今天為止,許多的台灣人民相信馬英九和馬英九的黨競選收支的清白,但是依據第七屆立委選舉,國民黨候選人所申報的公開資料,許多人拿到黨中央五百萬以上的補助款,競選立委補助上千萬的更是家常便飯。

某國民黨立委私下並表示:自己領到國民黨中央的補助是五百三十萬,但申報資料卻只有申報二十萬。另一位國民黨立委則表示:其實黨中央還有很多款項是見不得光的。

見不得光卻可以不必見光,陳水扁卻必須在光之下裸露下體、檢查肛門,這就是當前扁案的司法公平和正義,而台灣的媒體極大化的支撐了這樣的公平和正義!

馬英九二○○八年總統選舉的申報經費是六億七千萬。李遠哲前院長表示有兩位高科技大老告訴他:兩人各捐五億元給馬。再加上陳前總統和柯建銘立委提供的資訊,馬英九所收到的政治獻金最少、最少三十六億。如果一切屬實,馬英九只申報六億七千萬是不是涉及極端嚴重的道德上甚至法律上的詐騙,然而馬英九昂首、翩翩步上總統府的台階,陳水扁禁錮於陰濕的大牢,台灣人民,天地間怎麼會有如此天地差的法律尺寸和道德 標準?

馬英九去年底在競選總統時,馬陣營打出很多廣告「黑白講」,我們心中吶喊,綠營也要趕快打出廣告釐清真相並加以反制,可是綠營哪裏來錢,只有認輸和認命。資本主義社會的選舉制度最大主軸之一是銀彈戰爭,歐巴馬當然有許多個人優勢,但是單單僅只歐巴馬募款高達二百四十七億的天文數字,高達對手馬侃的三倍,馬侃幾乎篤定未戰已敗。

在歐巴馬鉅額的政治獻金中,部份並沒有清楚的交代;當選總統後,還曾經任命獻金金主擔任駐外大使,其中有無對價關係或涉及不法,剛硬的法條要夾住柔軟的細腰,其中的尺寸必定煞費思量,然而台灣中國媒體的驚堂木不斷驚拍,「陳水扁,你何能逃過一死!」

三年前,有一位深綠的醫師,為了支持綠營能够繼續執政,捐款給扁五十萬元。後來這位醫師由副院長升任為院長,中國媒體嚴詞抨擊,批判五十萬元獻金與升任院長有對價關係。結果這位醫師辭去院長職位,連原有的副院長也丟官。獻金與行賄、收賄,在此又是一線之隔!

美國柯林頓總統卸任後,成立的柯林頓基金會進行世界性募款,總額高達一百六十五億的資本主義社會天文數字。當時我國也由駐美代表李大維親手交付柯林頓將近五千萬元的政治獻金。三個月後,柯林頓應邀來台灣演講。金額如此龎大,邀訪時間如此接近,其中涉及的對價關係行賄和受賄的形跡顯然,這就是資本社會選舉制度的內在本質,不斷的挑戰人性與社會倫理秩序。

事實上,從政本身就是一種企業經營,立委可以正名為「××立委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縣長可以正名為「××縣長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否則依立委、縣市長、總統的薪資收入,豈有可能支付競選支出的龎大開銷?若無企業經營能力,唯有走上退出政壇的末途。

此種資本經營是世界的共相,也是共業。日本的最大在野黨黨魁小澤一郎自二○○四年至二○○六年四年間,涉嫌收受不法政治獻金七百五十四萬元,累計十二年來從西松建設收取的政治獻金則高達七千萬。有武士道傳統的日本尚且如此;近期韓國前總統盧武鉉因涉貪問題自殺身亡。之前的總統全斗煥、盧泰愚、金大中、金泳三,若非本人即是近親,完全無一倖免。以美國紐約州單單選一個參議員,所須金額即需高達十一億五千萬元,若無公司經營的企業能力何能操作如此龎大的收支營運!

然而獻金是數字如此龎大,問政內涵何等複雜,其中的對價關係如同處處地雷,罕有不是一觸即發,誰有能力引爆就看對方的控制能力,掌有國家情治力量的人物或集團,必定就是其中優勢的一方。

單以馬英九的申報為例二○○八年共計有一百五十二家企業捐獻給馬一百萬。在馬當選後的任官與施政中當真無一絲一毫的對價性的瓜葛?外人實在無從想像,也只能做一片空白的想像,然而一百萬元洵非小數,企業捐獻動機何在?

依法申報常常只是獻金中的小額。我國自從「政治獻金法」實施以來,不少立委就曾私下表示,他們申報的數字不到實收金額的二分之一。某綠營縣市長看到監察院公佈的政治獻金申報資料後,直指「現在看到的這些數字都是假的!騙外行人的!」這位縣長甚至直接指出:「某大黨至少給過縣長級的競選候選人三千萬至六千萬的補助,他們用一百萬的支票一張一張給,這些錢從來就沒浮出枱面」。

單單縣市長的小官金額就如此龎大,其他就更加費人遐思。而且這位縣長的關鍵字句在於「從來就沒有浮出枱面」。掌握文官系統甚至掌握情治人員,才是讓真相「浮出枱面」的利器,這個利器中國勢力長達五十年的紮根和糾緾,陳水扁何德何能,有辦法短短幾年內加以轉型!

因為文官和情治不在陳水扁的一方,陳水扁雖曾貴為總統,今日陳水扁裂喉的嘶喊,變成無人搭理的笑料。陳前總統指控:陳由豪、王令麟捐給藍營重量級候選人的錢的金額,是捐給他的十倍以上。陳水扁指控:宋楚瑜在省長選舉後,利用四十個左右的人頭名義匯出至少三億八千萬元到美國。然而這些都沒有「浮出枱面」,並逐一進行相關的法定程序。

對照於扁案的國務機要費問題,劉兆玄、吳伯雄、吳敦義、郝龍斌等九十七人的特別費案,延宕至今長達六百天完全不予走上司法程序。馬英九的欽差大臣江丙坤,只是出身政府任官,與子女竟能購置高達三億六千萬元的豪宅。司法未予調查,名嘴無一追踪,然而檢察陳前總統及於肛門。這就是台灣輿論、政治、司法的公平,整個社會,大半人竟也接受這樣的公平!

用心的觀察者應當可以注意到,陳前總統二○○○年就任以後,一家人的私人行為不論在台灣或者在國外,都在某種程度上受到錄音、錄影的情治式的監控。扁案進入司法程序,主審法官、特偵組檢察官;幾百名檢察事務官、調查員,配合無數不知名的支援力量,全力對付台灣第一人犯陳水扁,精緻、縝密偵伺及於陳前總統的肛門。全面性、策略性的鬥爭手法,當陳前總統徹底瓦解之後,悲劇之神將會進一步眷顧台灣人民的命運。台灣人民面對此一重大的關鍵之點,對自己的未來必須有非常認真的抉擇!

2009.5.27

回到主頁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