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阿扁總統與蔡銘杰對質審判筆錄2009年3月26日上午09時30分)

 


          審判長  蔡守訓、 法官  吳定亞、法官 徐千惠、書記官 郭錦賢、通譯 曾瑜敏


到庭當事人及訴訟關係人如後
檢察官  越方如、 檢察官  李海龍、 檢察官  林勤綱、 檢察官  林  達、 檢察官 林怡君


選任辯護人:石宜琳律師、鄭文龍律師、洪貴律師


證      人:蔡銘杰
===============

 



辯護人詰問證人
    當時辜仲諒有無請你協助找吳淑珍看看能否仲介買賣這塊地?
證人答
    那時候有想說吳淑珍認識企業主比較多,是反正多壹條線,我有找過她,與剛才我說找英業達等公司的事情同時進行。辜仲諒並沒有叫我去找吳淑珍,他叫我找買主而已,是我自己去找吳淑珍的。


辯護人詰問證人
佣金從貳億變肆億,那時候你找吳淑珍來仲介土地,當時有無任何結果或消息?
證人答
都沒有。


辯護人詰問證人
你說兩億元變成肆億元佣金,這肆億元佣金是如何來的?
證人答
肆億元是有一次去辜仲諒辦公室,而且因為貳億的佣金的時候,都沒有買主來買,當時我就想說是不是把佣金提高,才會有效果,他那時候好像滿急的。。


辯護人詰問證人
你剛才提到這塊土地市價大約有九十幾億,肆億有無按照百分比來計算?
證人答
當時是以這塊土地賣掉的難度來計算的,很難的時候,就會提高佣金。


辯護人詰問證人
你把兩億提高為肆億大約是在什麼時候?
證人答
九十二年四、五月。


辯護人詰問證人
也就是你把貳億佣金提升為肆億的時候,你當時還不知道廣輝公司要找地設廠的事情?
證人答
我不知道。


辯護人詰問證人
你從貳億佣金提升為肆億,有無繼續找吳淑珍來仲介這塊土地?
證人答
我當初是有跟她提說有無買主,如果有的話要通知我,假如吳淑珍說她那邊沒有買主,那就是沒有了。


辯護人詰問證人
有無繼續跟她提買賣的事情?
證人答
好像沒有。


辯護人詰問證人
龍潭土地要出售找夫人仲介這件事情,你有因此跟陳水扁見面或報告或接觸過嗎?
證人答
從來沒有。


辯護人詰問證人
你有沒有透過辜仲諒或者你的兄弟,向陳水扁告知或報告龍潭土地仲介的事情,或是龍潭土地仲介有貳億佣金,或貳億變成肆億的事情?
證人答
從來沒有。
辯護人詰問證人
龍潭土地出售辜成允有沒有曾經指示你或要求你,與科管局或國科會或行政院的官員接觸或見面或報告?
證人答
他沒有跟我提這個。


辯護人詰問證人
你有沒有因此事與剛才那些官員報告過?
證人答
沒有。


辯護人詰問證人
辜成允同意給付這肆億元佣金,有沒有曾經指示你或要求你去行賄公務人員?
證人答
沒有。


辯護人詰問證人
你是不是有委託律師提了一個協商程序的聲請狀,聲請要協商程序?
證人答
對。


辯護人詰問證人
請看你的書狀第二頁第四點,你對於收受本件贓物罪是坦承不諱?
證人答
對。


辯護人詰問證人
你為什麼要認罪自白,你剛才始終講的都是佣金,為何要認罪自白,為何要聲請協商程序?
證人答
因為我看我弟弟結案以後,接觸的都是一些公務員,我又是讀法律,變成他有行賄的嫌疑,既然是有行賄的話,我有跟他分這些錢,就等於分贓,我假如有錯的話我就要認。


辯護人詰問證人
當時你被偵訊的時候,害不害怕被羈押?
證人答
 當然會怕有時候手帕都很濕
===============

 


被告(阿扁總統)
但是整個案子龍潭的土地被納入竹科的一部分,應該是在2003年12月底,你有什麼樣的證據說這是夫人所促成的結果?
證人答
這一點是不是夫人所促成,就是蔡銘哲,因為我從來沒有跟夫人談過龍潭變成竹科的問題。


審判長問
對證人今日之證言,有何意見?
被告(阿扁總統)
很清楚有關龍潭案經由詰問證人蔡銘杰可證,本人自始至終跟他都沒有任何的接觸,他也沒有跟我作任何的報告,或者請託,不管是見面或者電話,所謂佣金的事情後謝的事情,不管金額多少,我更不可能知道,所以龍潭案說我共同收賄涉及貪瀆到今天我還是覺得這是不可承受之痛,誠如前天晚上在2100全民開講吳文忠身為本案的偵辦檢察官,竟然跟全民開講電話連線,姑且不談偵辦檢察官還沒有離開這個位置,可以上節目大談個案嗎,所以令人感到驚異的事情,吳文忠檢察官他在電話連線特別提到起訴本人的案件有漏洞,李界木的部份也是有漏洞,所以才需要陳致中的認罪協商來補,這樣才能扣住扁嫂。


審判長諭知
被告表示意見已經離題。
被告(阿扁總統)
扣住扁嫂才能扣住阿扁,我之所以引述這段是要來証明,經由詰問所謂證人,就可以瞭解到我曾經提到我所聽到的事情,因為剛才證人特別提到他也不否認辜仲諒在貳億的佣金裡面,他可以分到二千五百萬元,他絕對不是單純的賣方,也不是一般的地主,他在整個龍潭土地的仲介買賣,有一定的扮演,完全印證。現在特偵組也在積極偵查及追查所謂辜成允額外支付的一億新台幣的下落,在整個偵辦過程我們看到筆錄,特偵組曾經懷疑是不是林百里的匯款,我看報紙好像有懷疑到是不是跟宣明智有關,但是我們所聽到的是辜仲諒他是系爭龍潭土地非常重要的一個仲介角色,那一億是不是跟他有關,我們也要懇請審判長能夠進一步來查明真相,因為下午還有辜成允的部分,很多的事情要來胡扯要來亂湊,就像吳文忠檢察官所說有漏洞的話,最後也會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辯護人石律師
一、證人蔡銘杰始終供述辜成允欲給付二億元或肆億元就是佣金,且不論蔡銘杰與辜仲諒或者是與吳淑珍談及辜成允欲給付的上開金額的時候,蔡銘杰都尚未知悉或尚未提及廣輝公司找土地建廠之事,而且證人蔡銘杰也談到廣輝公司找地建廠是在九十三年一至四月間他才知道,而且在這之前龍潭工業園區亦推動納編為竹科的事情他都不知道,再者,蔡銘杰也證稱辜成允並未指示或要求為達龍潭土地之出售或欲推動納編為科學園區之目的,而與政府的相關公務人員接觸或者去行賄相關之公務員,足證上開辜成允願給付之貳億或肆億,絕對不是賄款。

二、由證人蔡銘杰之供述,並未因仲介龍潭土地之買賣,或欲推動納編科學園區之目的,而因此曾與陳水扁見面或報告或接觸,因此尚無證據証明被告陳水扁知道龍潭賣地尚有佣金貳億或肆億之事實,因此無法證明被告陳水扁有與本案之共同被告有意思聯絡、行為分擔之任何不法事實。

三、由卷附蔡銘哲九十八年二月三日所提出的協商程序聲請狀第二頁第四點,認罪自白稱:伊涉有收受贓款之犯罪事實,再由第六點所載觀之『因本案件使被告及姐及弟弟均捲入其中,而大姐蔡美利更經醫師診斷為來日不多,可謂空前災難,而被告之弟蔡銘哲亦涉本案之重罪,另被告之大哥因購買土地而受牢獄之災,如被告亦須入獄,則蔡家中之男人均無法在外打理一切,人家悲慘情況莫此為甚』由上開蔡銘哲申請協商程序之理由,因此而認罪自白,辯護人認為是否具有任意性已有爭議,縱使具有任意性,然是否具有真實性,是否有補強證據,已更有疑義,是否有刑事訴訟法第455條之四第一項第五款規定之『法院認定之事實,顯與協商事實不符者』而有不得協商判決之情形,實在已有爭議,尚待鈞院審酌,實在有調查探求之必要,以上請參酌。


辯護人鄭文龍
關於證人蔡銘杰今日證述,我們認為剛好可以印證本案起訴是錯誤的,可以看起訴書第11到14頁,有談到納入園區是蔡銘哲提出的構想,這在理由第五,但是剛剛證人說的很清楚,這是他第一次跟第二次去見辜成允的時候,是辜成允提出的構想,可見起訴事實不正確起訴的理由第六點提到蔡銘哲為了這件事情有去問李界木法律上面的問題,剛剛證人也說的很清楚,這個沒有法律上面問題的問題,所以起訴依據是在哪裡;第十四頁第七點,起訴書是說這個肆億的佣金是不合理的,是納入園區等等一些條件為代價,但是證人蔡銘杰剛剛說的很清楚,第一次見辜仲諒談的是兩億的佣金,但是後來沒有買主,認為這個地不好賣,所以提高佣金到肆億,而且他也說依照土地價值九十多億,這個肆億是合理的,剛剛公訴人跟法院也有追問這個肆億是如何來的,剛剛蔡先生也說依照土地價值、銷售狀況、難度,四億是合理的,他的供述也推翻起訴書說這個四億佣金是不合理的指摘,所以本案被告跟辯護人所傳的第一的證人就可以証明,特偵組的起訴是有問題的。


第二點,今天證人來作證,講了一個重要的本案關鍵問題,這個案子參與仲介的事情,一開始是蔡銘杰先生,後面他承認蔡銘哲有匯89萬給他,所以他有參與一段時間,角色算是重要,但是剛剛問他過程有無去向陳水扁請託、報告,剛剛證人說完全沒有,總統完全沒有參與的案子,特偵組可以起訴一個剛卸任總統、逮捕,並且羈押到現在119天,各位會不會覺得臺灣的法治怎麼走到這樣子,沒有完全積極的證據,可以把卸任總統羈押119天,而且不只是蔡銘杰說沒有跟總統沒有接觸,而且蔡銘哲也這樣說,跟本案有關鍵的人都這樣談,今天下午傳的證人辜成允也是這樣說,我們看到都說沒有跟陳水扁有任何接觸,這樣也可以起訴到現在羈押119 天,我們認為是有問題的。


另外從剛剛證人的供述,我們也輕易可以看出,比如說辜仲諒在97年12月3 日筆錄所陳述就不正確了,而且證人蔡銘杰在97年11月14日的筆錄也有問題,那天筆錄有提到「關於兩億變成肆億,我沒有跟辜仲諒談過」,但是今天,他是有清楚的說明,為什麼兩億變成肆億,也可以看的出來,佐證蔡銘杰先生提到他在特偵組被訊問時,有很害怕被逮捕跟羈押,對照今天供詞跟之前筆錄,有很多是之前陳述很現在不一致,辜仲諒部分也是不實的,也可以印證為什麼我們在本案,法院在訊問相關共同被告或是相關證人在特偵組筆錄我們認為是不實、不可信,所以要請證人來公判庭交互詰問,由庭上親眼所見耳聞,還可以直接用偵訊筆錄、不傳證人,就直接審判,所以我們可以看出其他共同被告跟證人在特偵組的陳述,從今天證人詰問來看,就可以清楚知道很多是不實的,而且是怕被羈押非任意性心態作成的,所以我們認為從今天第一個證人,就可以看出,本案起訴是有問題的,起訴的檢察官都認為有問題,可見這個案子是真的有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