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阿扁總統與林百里對質審判筆錄(2009-04-02上午09時30分)

 


審判長:法 官 蔡守訓
        法官 吳定亞、 法官 徐千惠、 書記官 嚴君珮、 通譯 牛慶芬


到庭被告與訴訟關係人:
檢察官  林慧 、 檢察官  周士榆、 檢察官  李海龍、 檢察官  蔡立文、 檢察官  林  達、 檢察官 林怡君


選任辯護人:
石宜琳律師、鄭文龍律師、洪貴參律師
===============


審判長諭知:請被告就證人今日之證言表示意見。


被告(阿扁總統)答:
謝謝審判長,更要謝謝今天證人能夠親自出庭作證跟接受詰問,今天不是證人他的證詞對我有利,我感到欣慰,而是因為我看到證人他的身體健康能夠恢復,我真的打心裡非常的興奮,已經沒有看到今天的證人,過去身體違和、欠安,我都非常關心,並一再表示希望他能夠早日康復,好幾年不見,我為他感到高興,今天證人證詞,很清楚我們看到幾個重點,首先是證人他提到,遠在92年3月間,廣輝公司就已經向行政院要求協助取得設廠用地的事情,而且在92年3月間開始,行政部門就已經提供好幾塊土地給廣輝公司做設廠用地的評估,一直到今天,證人也再次證實他在去年11月5日所作供述,在補訊最後,證人特別提到在93年3月2日廣輝公司在龍潭動工典禮時,陳水扁總統有再度蒞臨動土典禮,這點也讓整個一些時間點,有澄清的機會,因為在這之前,很多人或是說一些文件,好像是說93年2月1日廣輝在龍潭的土地他的動工是在2月的第一天,在我的印象是不可能,我的印象是非常接近選舉投票,有一次行程安排在桃園,我跟呂秀蓮副總統一起去主持龍潭設廠用地的動土典禮,今天很清楚的,我以為證人在去年的10月5日,他講錯了,把2月1日請成3月2日,證人也非常清楚確實是在93年3月才正式動工,而不是一般所說2月1日,因為時間點告訴我們,從92年3月就開始向政府提出設廠用地需求,政府開始給他土地以供評估選擇,最後能夠動工,前後至少有一年的時間,如果以中科十個月又五天讓友達電子正式動工,如果以中科后里基地,前後花四個月就可以讓力晶、爾碧達動工土城頂埔基地,讓郭台銘鴻海集團能夠設研發總部,花了六個月,竹科旁邊的關東橋陸軍訓練基地,把它騰空交給竹科花了半年的時間,今天龍潭的用地花了前後一年整整時間,其實並不算快,這點首先要提出,請審判長參酌。剛才證人一再表示,為了響應政府兩兆雙星科技政策,要給半導體產業、面板產業做鼓勵、優惠,廣輝產能不夠大、沒有競爭力,要擴廠,加上政府兩兆雙星,特別是LCD的面板產業政策,他們希望能夠趕時間,如證人所言LCD產業週期短,競爭非常激烈,時間非常重要,政府政策在游院長的時代,我們提出2008國家發展重點計畫其中有兩兆雙星的產業政策,在LCD的部份,我們有旺盛的企圖心,我們希望能夠讓台灣在LCD面板產業是世界第一,當時我們希望趕日超韓,在政府、業者共同努力,我們確實也做到趕日超韓,所以作為總統,我的高度就是去關心行政部門所提出,游內閣所提出2008國家發展重點計畫兩兆雙星產業,特別是LCD發展部分,所以友達電、奇美電沒有人找過我,我同樣關心友達電在中科的進度,我關心奇美電在南科的進度,就像今天證人也說沒有跟我講過,沒有找過我,我是從行政部門,行政院跟我做的報告,我知道有這樣2008國家重點發展計畫,我知道有這個LCD面板產業政策,為了臺灣經濟、為了臺灣LCD面板產業可以成為世界第一,我有這樣訊息,我要這樣關切,難道還要有人來找我嗎,難道還要林董事長來找我,這是作為政府、國家領導者應該做的事情,我只知道2008國家發展重點產業政策,我根本就不知道有所謂達裕公司,我作為總統,我是在這個案子發生,我才知道有達裕,剛開始我還不會念,到底是達裕還是裕達,常常念錯,載我腦海完全沒有這樣一個公司,作為總統我怎麼會關心一個個別的公司他的財務問題,我是關心產業不是關心達裕,這點希望審判長能夠瞭解,所以在今天我們也非常清楚的看到有一些時間點,有關於廣輝的LCD面板產業發展,在92年3月就已經提出用地需求,之後開始找地,92年8月在工業局人員陪同,廣輝去拜訪科管局來請求政府的協助,緊接著92年9月跟科管局的人見面,而且正式向科管局、工業局行文提出有關龍潭用地需求,在92年10月,廣輝、科管局、工業局三方開會,也談到廣輝用地需求的問題,92年12月廣輝行文行政院,92年12月有兩次跟經建會開會,廣輝參與經建會兩次開會,緊接著就是在今天提示筆錄,去年十一月五日的筆錄,證人看的時候也完全同意當時他所說的話是實在,也就是應該是92年12月19日國科會審議透過廣輝公司加入科學園區的申請,科管局有發函廣輝公司,同意廣輝公司在科學園區設廠,緊接著92 年12月31日行政院有正式核定,也就是龍潭工業園區正式納入科學園區,這個時間點代表什麼?92年12月19日國科會正式核定通過廣輝公司加入科學園區的申請,當時李界木還沒有跟我見過面李界木跟我見面是在92年12月的年底還沒有見面,12月19日就已經審議通過廣輝加入科學園區的申請,科管局有發函廣輝公司同意廣輝公司在龍潭科技園區內設廠這個時間點非常重要,一樣的是在2004年的1月初,很接近我跟李界木見面的時間,沒有幾天、很接近,府內報告會議,跟龍潭用地正式納入科學園區有什麼關係,行政部門早就走好相關的流程都已經完成,這些行政手續也都完備,這些都不是我所能知道的事情,從這些文件這些記載跟筆錄,很清楚,李界木跟我見面在92年12月大概最後一天或是最後二天,以及93年一月初沒有幾天在府內聽取相關報告,龍潭用地早就已經被行政部門走完程序納入科學園區,今天我有什麼樣的犯罪意思聯絡跟行為分攤,事實非常清楚,何況最後今天證人一再提到也再次印證在97年11月26日證人結證筆錄完全屬實,也就是說為了龍潭設廠土地,廣輝也好、廣達也好,證人也好,根本就沒有找過總統,也沒有找過夫人,去年11月26日,證人說為了設廠是找國科會最高層級,找行政院長游院長做簡報,今天他再度肯認這一點,因為這是行政部門的事情,這不是總統權責,沒有找過我,也沒有跟我做簡報,沒有拜託過我,只找過國科會,最高層級是找行政院游院長,今天再次肯認從來沒有為了龍潭設廠用地的事情找過總統或者夫人吳淑珍,他也特別提到吳淑珍本人沒有,也沒有透過他的所謂白手套跟她明示或是暗示為了廣輝用地要給錢的事情,也沒有匯錢給吳淑珍或是她指定的帳戶,這些已經非常清楚、明確,今天審判長也特別問到,證人也答覆,證人沒有找過或是用電話聯絡總統或是夫人,也沒有為龍潭設廠用地事情託任何人帶話,或是跟幕僚說要找總統或是夫人,這樣的證詞,已經很清楚的,有關檢察官指控我涉及這個案子有共同貪瀆,我收人家賄款,有行為分攤跟犯意聯絡,完全不是事實,今天也特別問到證人,他也釐清兩點,第一去年12月3內辜仲諒偵訊筆錄提到證人為了龍潭設廠用地的事情有找過夫人,今天證人矢口否認,一樣在97年10月3日蔡銘哲筆錄,筆錄卷二第96頁,說證人廣達他們有找過總統府,剛才大家也聽到我最後只有一個問題請教證人,證人說沒有找過總統、夫人或是總統府任何單位的任何人,蔡銘哲、辜仲諒一些不實的供述,今天也獲得澄清以上請審判長能夠重視、斟酌這些對本人有利的證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