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問題在總統的「台灣漏氣站」

◎阿扁札記 《你不知道的真相》(九)

已故美國總統雷根的名言,「政府無法解決我們的問題,因為政府就是問題所在」。1992年美國前總統柯林頓在首度競選時提出,「笨蛋,問題在經濟」的口號,打動美國人民的心,因而擊敗尋求連任的波灣戰爭英雄老布希總統。2011年6月9日媒體報導前國防大學校長退役上將夏瀛洲,被爆在6月5日參加與中國解放軍將領於北京舉行的第二屆《黃埔論壇》時,說出「今後不要再分什麼國軍、共軍,我們都是中國軍隊」的失格談話,被馬英九總統怒斥「對台灣人民是一種背叛」。夏瀛洲回嗆,「問題在總統,若有規定,將遵循」。夏瀛洲說出馬總統的真心話,「功在一中」。馬英九的「一中路線」執行結果,在國際社會台灣變成「中國台灣省」,在兩岸「國軍共軍一家親」都是「中國軍隊」,這哪裡是「台灣加油讚」?簡直是如假包換的「台灣漏氣站」!

「共軍」就是中國人民解放軍,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必須服從中國共產黨的絕對領導與指揮。「共軍」當然是屬於中國共產黨的「黨軍」,從來不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軍」。我國的軍隊歷經軍政、訓政時期,以軍領政,以黨領軍,「國軍」也是「黨軍」。但行憲後,憲法第138條規定「全國陸海空軍須超出個人地域及黨派關係以外,效忠國家愛護人民。」第139條規定「任何黨派及個人,不得以武裝力量為政爭之工具。」這就是「國家的軍隊」、「人民的軍隊」,不僅「軍隊國家化」,國軍完全不屬於任何政黨及個人,國軍既非黨軍,就不應再唱「黨旗飛揚」,更不應有「效忠領袖」、「永懷領袖」,而「領袖」是指蔣介石一人。因此國軍是國軍,不是黨軍,共軍是黨軍,如今共軍、國軍都是「中國軍隊」,等於國軍是「共軍」,是中國共產黨領袖指揮的「黨軍」,這是非常嚴重的「叛國罪」。

「共軍」的工作只有一項,就是「對台作戰」,那不是我說的,那是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在內部會議所說的話。「共軍」要武力犯台,以前沒有法源依據,現在為了攻打台灣,中國人大在2005年3月14日通過《反分裂國家法》,授權「共軍」可以武力犯台。「共軍」對台動武三階段任務準備,2007年以前完成全面應急作戰能力的準備;2010年以前完成大規模作戰能力的準備;2015年以前完成決戰決勝能力的準備。這是《國防報告書》都有的國防知識,很清楚,「共軍」對國軍而言,是「敵軍」,不是「友軍」。如今共軍變友軍,又與國軍同稱「中國軍」,這樣的國軍還能打仗嗎?國防部去年的內部研析報告研判,在2012年,共軍二砲對台部署的導彈將達1800枚。共軍不放棄武力犯台,並把「對台作戰」列為「共軍」的唯一工作。國軍面對「共軍」的軍事威脅,不能不做因應準備,除繼續強化台灣的國防,提昇水上水下防空反潛的作戰能力外,在我任內每年的「漢光演習」及「玉山兵推」,都是假定「共軍」來犯。國軍為誰而戰?為何而戰?中心思想非常具體明確,那就是為保衛台灣的國家生存發展而戰,為維護台灣人民的安全福祉而戰。在我任內一再提醒國軍官兵,「無敵國外患者,國恆亡」、「無恃敵之不來,恃吾有以待之」,凡我三軍部隊要有「敵我意識」、「憂患意識」、「危機意識」,現代戰爭不是傳統的軍事戰,也有經濟戰、政治戰、法律戰、心理戰、輿論戰,不能掉以輕心。怎麼才短短三年,退役將領到中國去會講出完全沒有「敵我意識」的「賣國」談話呢?!

馬英九在中國國民黨中常會,針對退役將領的不當發言,表示「對台灣人民是一種背叛」,也覺得非常意外,非常失望。他說不但對軍心士氣是傷害,對國人情感更是傷害。馬英九特別指出目前有1千多枚飛彈對著台灣,「台灣對美國的軍購,大陸也仍然在阻擋」。中國總參謀長陳炳德訪問美國華府謊稱沒有對台「導彈部署」,馬英九加以戳破。但台灣對美國的軍購如柴電潛艦、F16C/D型戰鬥機被中國阻擋,又不是馬英九上台才阻擋,中國阻擋台灣的對美軍購是不分藍綠政黨的。為何當中國阻擋台灣對美軍購時,馬英九在2005年擔任國民黨主席,也帶領立院黨團全力封殺、杯葛、反對、否決台灣對美的軍購?馬英九說退役將領的不當發言是對台灣人民的背叛,馬英九及國民黨立院黨團與中國站在同一邊,與共軍沆瀣一氣聯手阻擋台灣對美的軍購,更是背叛台灣人民,背叛台灣這個國家。

這次大陣仗率團參加第二屆黃埔論壇,是由「政戰頭」前總政戰部主任許歷農領軍,同行的共21位退役將領,包括三位上將、六位中將、十二位少將,總共33顆星,而政戰系統最熱衷,21位當中占12位,這是國軍大不幸,也是政戰教育大失敗。過去剛開始到中國旅遊探親還偷偷摸摸,一般是單獨前往,極為低調。現在則呼朋引伴、公然組團,動輒20人以上的將軍團屢屢可見。兩岸軍事互信機制(CBM)尚未建立,退將赴中只能單純探親觀光,而且在我的時代限制很多,馬英九上台不到2個月就大幅解禁鬆綁,連負責情報、作戰及科技研發的高階軍官,以及接觸絕對機密者也大開方便之門。這些退役高將在台灣領取每月10幾萬的優渥終身退休俸,卻到中國接受招待,「有吃有拿」,和中國高將一起打小白球,共飲茅台酒,參加論壇座談,很多國防機密就這樣輕易地送到共軍的手中,國軍還能跟共軍作戰嗎?

馬英九身為三軍統帥,帶頭傾中、降共,承認一個中國,接受九二共識,中華民國只是在台灣騙取選票才提的,面對中國,中華民國早就不見了。台灣不再是主權國家,而是「中華台北」或「中國台灣省」。現在又要選總統了,才再高喊「台灣加油讚」。在馬英九「一個中國、終極統一」的路線下,台灣與大陸同屬一個中國,兩岸不是一邊一國,因此退將到中國說出「國軍共軍都是中國軍」,一點都不覺得「意外」,因為三軍統帥的馬英九總統正是始作俑者,這在我的時代是不可能發生的。我很清楚地告訴全體國軍官兵,台灣是主權國家,不是中國台灣省,所以不會有人會說,「國軍共軍都是中國軍」的話。馬英九說他覺得意外、失望,都是違心之論。最該心痛的是2300萬台灣人民,最該道歉下台的不是夏瀛洲、而是馬英九。塑化毒劑應該下架,一個中國及九二共識更是「政治塑毒」,馬辦掛羊頭賣狗肉的招牌《台灣加油讚》更應拆下,重新掛上《台灣漏氣站》的標示,比較符合產品成分。

「國軍共軍都是中國軍」的問題在總統,塑毒風暴的問題何嘗不在總統。4月7日衛生署檢驗確認黑心食品添加塑化毒劑,直到5月23日才對外公布。吳揆宣布5月31日是D-day,結果破功,塑毒風暴延燒第16天,直到6月9日,馬英九才想到召開「塑化劑汙染食品事件處理報告」的簡報會議。當全國人民人心惶惶,不知什麼可以吃、什麼不可以吃,從食品、飲品到藥品,從夜市小攤到大飯店、大廠商、大品牌,「每日數爆」、「無處不塑」,愈演愈烈,如雪球般愈滾愈大之際,我們看到的卻是一個沒有神經、顢頇無能、漫不經心的政府。

一、馬英九人在帛琉訪問,為了南韓軍艦疑似被北韓炸沉事件,開了三次的國安高層會議,88莫拉克風災死了700多人,小林滅村,馬英九可以拖一個禮拜才啟動國安機制,這次塑毒風暴延燒16天才開簡報會議。林口長庚醫院臨床毒物科林杰樑主任說「這個政府總是要人家罵了才反應,實在有夠慢。」前台北大學財政系教授黃世鑫說「塑毒事件演變成一日一爆失控狀態,是政府態度出了問題。」他懷疑政府的態度是選舉考量,不是真心為全民的食品衛生安全把關。台大政治系教授林水波更指出,「馬政府缺乏危機意識、誤判形勢。如在美國,白宮一定在12小內啟動危機管理機制。台灣錯失搶救MIT品牌的黃金時間。」

二、為了防治禽流感,我前後親自開了三次國安高層會議,一點都不敢懈怠輕忽。當鄰近國家如日本、中國、南韓、菲國、印尼、越南、泰國、新加坡等都淪陷了,台灣則做到和澳洲一樣,是亞洲、大洋洲兩洲零疫區的兩個國家。2003年從中國傳染開來的SARS疫情,原本慶幸台灣能夠維持「零輸入、零死亡、零群聚感染」的「三零」國家,卻被台北市立和平醫院管理失控破了功。後來我啟動國安機制,連夜召開防疫視同作戰的「緊急會議」,依照防疫專家的建議,改變馬市府的封院作法,立即啟動「36小時大作戰」,先把和平醫院受感染的醫護人員及患者救出來,之後透過中央、地方全民的通力合作,歷經3個月努力才把疫情控制,台灣也才被WHO自疫區除名。

三、前衛生署長李明亮為文表示,當年他擔任抗煞總指揮,只有一個心願,就是保護國人健康幫台灣度過SARS難關,從無思考過藍綠之分。但令人遺憾的是,這次抗塑卻分藍綠,居然發生國民黨立委指控李明亮署長放寬食品添加物管制,是塑毒汙染的禍首。事實上食品衛生管理法第14條有關食品添加物管制的放寬,是在國民黨執政時所完成的立法,當年是2000年2月9日公布施行,民進黨尚未執政,他也還未就任署長。

四、塑毒風暴從4月7日確認食品含有毒塑化劑添加物,直到5月23日衛生署才公布,顯然是為了邱署長能順利參加WHA大會,以及520剛好是馬總統就職三週年,才隱匿塑毒。國人的身體健康在馬政府的施政順序竟是敬陪未座的,為了參加WHA大會隱匿塑毒,換來「中國台灣省」的矮化,更是虧很大。塑毒拖到馬總統就職三週年過了3天才公布,這是掩耳盜鈴,報喜不報憂的逢迎上意「拍馬屁」,也是民主的反諷,更是馬總統《主權、人權、環境權》的最大騙局。「塑化總統」與「塑化閣揆」也該一起「下架」了!

「國軍共軍都是中國軍」的發言是對台灣人民的背叛,「塑化毒劑」不但毒害國人健康,更讓MIT的國際招牌蒙塵。這絕對不是「台灣加油讚」,而是「台灣漏氣站」,應該關門,不是開張!

陳水扁 2011.6.11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