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我不殺伯仁 伯仁因我而死

◎阿扁札記 《你不知道的真相》(十)

6月15日下午,我從鄭新助議員主持的《快樂廣播網》聽到聽友的叩應,說王定宇議員已經在蔡英文主席陪同下召開記者會,正式宣布退出立委選舉。消息傳開後,王定宇的支持者無不感到震驚、錯愕、憤怒、難以接受。幾天下來,多數支持者仍然憤憤不平,對民進黨、對蔡主席,甚至對王定宇非常不諒解。相信不同的聲音都是善意的,而且我們也必須坦承,一位按照初選制度勝出的立委候選人,最後被「做掉」而不能參選,是一樁非常嚴重的事。王定宇議員隨即在6月16日一大早透過章天軍、阿生兩位主持的《台灣人俱樂部》向全國聽友及支持者說明退選的根本考量,不希望看到新豐區變成2012大選的危機,王定宇強忍淚水跟大家說對不起,怎麼罵,他都接受。

其實6月13日陳致中來看我時就已透露相關訊息。蔡英文主席在出訪德國、英國前,專程南下協調,請王定宇能夠賣蔡主席一個面子,未來還有很多參選的機會,希望王定宇可以諒解並支持黨的處理原則,另行徵召第三者代表參選。我聽了,政治經驗告訴我,有關王定宇參選事宜,黨已經做了政治決定,主席親自出面告知結論,任誰都很難跟主席說「不」。王定宇的不白之冤,經過了3個月的奔走雖然還其清白,仍不敵派系的政治運作。

2012立委選舉提名辦法改採全民調,排除黨員投票,王定宇仍然在兩次的民調中取得4%的勝差,已超過誤差範圍。基於「願賭服輸」的民主風度及運動家精神,落敗的一方不應輸不起。國民黨兩位資深立委蔣孝嚴、朱鳳芝尋求連任,也面臨新人的挑戰,也有黑函負面文宣的爭議,但初選民調結果公布,蔣、朱兩位立委立即展現民主風範,坦然接受敗選,兩位的民調輸不到1%,還在誤差範圍。2004年連宋配輸掉總統大選,也是不服輸,先指控我「作票」,全面驗票結果翻盤無望,又誣陷那兩顆子彈是我「自導自演」,3年過去了,特偵組重查,証據又在哪裡?多年之後,陳文茜自承當年說「奇美小護士」是假的,是她和時任競選總幹事馬英九事先講好的,一個扮演白臉,一個扮演黑臉。只是這一次立委初選輸不起卻發生在民進黨人身上,最後政治解決,問題一定不單純。

還依稀記得2009年上半年,尚無五都選舉,台南縣市都是綠色執政,兩位首長蘇煥智,許添財兩任8年屆滿不得再連任。台南縣長多人角逐,老縣長也是全國第一名的縣長陳唐山秘書長也有意參選,並納入民調,沒想到陳唐山離開台南縣政壇多年,年逾70歲,不但不為選民遺忘,還受到鄉親高度懷念,歡迎他回鍋再任縣長,兩次民調都高居第一,遙遙領先其他黨內同志。結果台南市提名民調第一的賴清德,台南縣則「做掉」第一名的陳唐山,說民調僅供參考,改提不是第一的李俊毅立委,理由是陳唐山年紀太大了,應交棒給年輕一代。這次立委選舉黨內初選,5任的資深立委面臨更年輕的新人王定宇議員的競爭挑戰,李俊毅民調輸給王定宇,不但不服輸,用盡各種方法力求翻盤,民調第一的王定宇又被「做掉」。不論縣長或立委選舉,碰到李俊毅,民調第一的陳唐山、王定宇都不算,不得不佩服李俊毅的本事和能耐。但老天有眼,台南縣長一役,李俊毅沒得選,立委連任也沒他的份,太過機關算計,「損人不利己,到頭來還是一場空」!

民進黨號稱「民主」又「進步」的黨,有其公平公正公開的選舉規章。選舉制度不是不能修改,事實上民進黨成立25年來,幾乎每次選舉都在更改公職候選人的提名辦法。民進黨內有派系,是公開的秘密,透過派系的合縱連橫,提前修改提名的遊戲規則,都可以被接受。好比說,有人認為年滿70歲就不應被提名為黨的公職候選人,也可以提案修改內規,但我不認為黨員代表大會會通過。大學時代,我寫文章批評過當時的國民黨政府想要修改公職人員選罷法,規定年滿61歲不得登記為縣市長候選人,因為那是違憲的。兩位蔣總統一位就做到89歲,一位做到77歲。民進黨人會嫌陳唐山太「老」,今年才第4度當選東京都知事的石原慎太郎比陳唐山還「老」!

假如現任資深立委覺得參加黨內初選被刷下來,很沒面子,想要修法當然保障現任者也可以。即使連任沒成功,也可以修法在下一次優先提名,因為做過立委經驗寶貴,連任失利不是立委個人的錯,一定是黨籍總統沒做好才受到連累;或因「單一選區」選制設計不良、制度害人;或是年輕一代不懂得尊老敬賢,「沒大沒小」跨區競選,亂踩人家的「政治地盤」,但我不相信黨代表大會敢通過以上這種修法。我擔任立委時提案釋憲的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261號解釋,指明老委員、老代表不能選一次做一輩子,這不符合「民主政治就是民意政治」,必須定期改選的精神。如果現任者保障,資深者優先,和「萬年國會」的「老表」們何異?在民主先進國家如美國,有資深國會議員在黨內初選敗給年輕一代的挑戰者,或者在大選中輸給不同政黨的競爭對手,這也是民主常態。年紀大不是問題,是否資深也不是問題,端看黨員及選民是否支持。初選要過關,大選要勝利,選票才是最終的裁判者。

王定宇議員多次強調民進黨沒有不提名他的理由,也多次重申他沒有不選到底的理由,但最後仍在蔡英文主席陪同下,由王定宇親口宣布退選。陳唐山秘書長6月16日表示,那是民進黨派系權謀逼退結果。恕我直言,王定宇的退選是,「我不殺伯仁,伯仁因我而死」。理由如下:

一、王定宇議員是民進黨少壯派公職人員中極為出色的一顆閃亮政治明星,各方面的條件甚為優秀,一直擔任地方議員是委屈了他,他的層次和表現早就是立委的「格」。他的積極任事,隨時都有可能更上一層樓,正因為如此,增加很多支持群眾的背後,在黨內也樹立了不少政敵。只要是人才難免遭忌,自然有人處處防著他,不希望看到他長大。我以過來人身分提醒王定宇要特別小心,政治這條路會走得比別人辛苦,因為從王定宇身上看到太多我年輕時的影子。

二、王定宇議員與陳師孟教授、簡余晏議員共同主持「綠逗三口組」的節目,也常上鄭弘儀主持的三立「大話新聞」,口碑極佳。尤其他的台灣主體意識強烈堅定,是《一邊一國》連線的重要領導人,不僅是中國國民黨的眼中釘,中國共產黨恨得牙癢癢,民進黨某些派系也不怎麼喜歡他。我的立法委員之路也不順遂,議員任內就因蓬萊島案被羅織成獄,先關8個月再選上立委。王定宇進軍國會之路一時受挫,至少還保有自由之身,我確信該屬於王定宇的立委一職,很快就會還給王定宇,不必等4年。王定宇的支持者不甘心之餘也不必太傷心。

三、王定宇是《一邊一國》台南市議會連線的召集人。去年五都議員選舉,《一邊一國連線》當選34席,目前席次還在增加中,已占民進黨總席次的3成。其中台南市議員連線推出12席,當選12席,有8位是各該選區的最高票。我很清楚去年籌組五都議員連線受到的打壓與排擠,在台南市有多位被某派系掌門人中途勸退。王定宇身為議員連線的龍頭,想選立委被排擠,也就不足為奇了。

四、希望是我聽錯,也寧願相信傳言不是真的。有人跟我報告立委提名協調小組,在王定宇贏得初選後就以「有爭議」為由不準備提名他。小組不在第一波提名名單納入王定宇名字,一拖再拖,本身就有問題。更恐怖的是,有中常委認為台南市五席立委提名人,如果不封殺王定宇,一邊一國連線就占了4席,備感壓力,而央請同派系中常委表達反對提名王定宇,堅持另提第3者。如果傳言為真,王定宇最後被犧牲掉,等於是我害的,我更過意不去。

五、了解黨內權力運作的人士早就告訴我,王定宇不可能被提名,為了總統大選,只能政治解決。中評會的停權處分就是派系介入運作的政治處分。原本提付仲裁,是期待不受派系污染的仲裁委員會可以推翻中評會的停權處分,結果仲裁會反而成為推翻王定宇的最後一根稻草。單純的立委提名變成黨主席必須出面處理,最後逼使王定宇在中執會作出不予提名之前,由王定宇「主動」宣布退選,本身就是「政治事件」。

從6月15日迄今,王定宇退選事件尚未落幕,民主電台的叩應節目聽友義憤填膺,如不妥為善後,不只親痛仇快,對2012大局恐有不利影響,我擔心《贏局賭到輸輸去》。王定宇的退選已不可能改變,如何將損害控管減到最低,就看黨中央的真心誠意及主席的政治智慧。以下是我對王定宇的支持者及力挺一邊一國理念的阿扁們想說的話:

一、謝長廷前院長在立委選舉失利後,最常唱的一首歌《政治這條路》,何嘗不是王定宇議員此刻心情的寫照?

二、我最喜愛德川家康所說的,「在屈辱中忍耐,在屈辱中等待」。王定宇所受屈辱再大,再想想我這三年來是如何走過來的?不要管外界怎麼說,王定宇就是先吞下去再說,才能成其大!

三、我確信王定宇如果宣布參選到底,一定當選,但只是「政客」。王定宇宣布退選更需要政治智慧和道德勇氣,看似「失」,卻是「得」,這是「政治家」的表現。

四、沒有國哪有家?蔡英文不會比馬英九差。個人再重要,比起國家又算什麼?再生氣,也不能鬧意氣,還是要以「大局」為重,「團結」才能勝選。

五、馬英九這次連任提前啟動,來勢洶洶。綠營有機會贏,仍不能掉以輕心。民進黨2012要重回執政,基本盤擴大及極大化至為關鍵,支持者不投票、不拉票、沒有熱情、不積極動員起來,就準備台灣亡國,等待共產黨來統治。支持者沒分裂的本錢,只有團結力量大!

六、沒有台南就沒有台灣,要贏回台灣,前提是台南要大贏,2004年扁呂配在整個大台南贏連宋26萬多票,2012年要贏得更多。只要蔡英文當選總統就有聲望及權威壓制派系,王定宇被「做掉」的憾事就不會再度歷史重演。王定宇給蔡主席「面子」,蔡總統一定會還王定宇「裡子」的!

(扁辦加註:陳前總統完成本文時間為2011.06.18,第一名的老縣長陳唐山(現任一邊一國連線全國總召)為了顧全大局,為了實現2012年台灣第三次政黨輪替,業於2011.06.24宣布接受民進黨徵召參選台南市新豐區立委,王定宇被迫退選事件亦暫告一段落。)

陳水扁2011.6.18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