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代兄出征的盈拉贏了

◎阿扁札記 《你不知道的真相》(13)

2012年1月15日國際媒體的頭條新聞紛紛報導,《台灣政黨輪替 出現首位女總統》,將不會太令人意外。就像7月4日台灣的媒體以《泰國政黨輪替 出現首位女總理》為頭題一樣。

2000年我代表民進黨參選第二屆民選的台灣總統,在普遍不看好的選舉氛圍中,我當選了,締造了史上第一次的政黨輪替。但就職不到半年,就為了核四存廢的公共議題,面臨在野陣營藍橘黃三黨所提罷免總統的政治風暴。和我有類似被迫下台命運的,還有幾個鄰近國家的領袖,包括日本首相森喜朗、菲律賓總統艾斯特拉達、印尼總統瓦希德。

森喜朗在擔任自民黨幹事長時,曾跟我相約,我當選總統後,將在同一間日本料亭為我慶賀,孰料我選上總統,他也繼小淵惠三之後當上日本首相,但因民調始終拉不起來,甚至掉到10趴以下,政權岌岌可危。

艾斯特拉達是藝人出身,窮人的救星,比我早當選總統。但副總統艾若育是菲國總統之女,和總統不是搭檔選舉,是分開投票,結果不同政黨的艾若育當選副總統,得票數還超過艾斯特拉達總統,埋下總統副總統不合的因子。艾斯特拉達被控貪腐,艾若育隨時要取而代之。

瓦希德是在1998年被選為印尼總統,他的前任蘇哈托總統在1965年發動軍事政變,推翻蘇卡諾總統,一直做到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發生被迫下台。瓦希德的副總統梅嘉娃蒂正是蘇卡諾之女。瓦希德是弱視,連看稿演講都有困難,加上種種原因、印尼國父之女梅嘉娃蒂虎視眈眈,瓦希德豈能安眠?

政治觀察家都在密切注意包括本人在內這四位國家領導人誰會先下台一鞠躬?結果森喜朗、艾斯特拉達、瓦希德全都下台,只有我安然度過罷免危機,而且一做8年。2001年泰國泰愛泰黨崛起,塔克辛出任總理,不但贏得國會多數席次,再結合一些小黨,總席次到7成左右,比盈拉政府的6成國會席次還多。

塔克辛總理為加強和台灣的合作關係,他的胞妹胞弟都相繼訪台,塔克辛的弟弟直言泰愛泰黨連續執政十年不是問題,我也這麼認為。但又有誰料想得到才不過6年時間,2006年反對我的「紅衫軍」走向街頭要我下台的同時,受到泰國「紅衫軍」支持的塔克辛政權一夕垮台,人在國外訪問的塔克辛總理被軍方發動軍事政變罷黜推翻,而回不了國。塔克辛被司法機關以涉犯貪污罪名判刑,另外親塔克辛政府也被法院判決解散。20年都未執政的民主黨在軍方、菁英階級及保皇派「黃衫軍」支持下籌組新政府,黨魁阿比希成為總理。7月3日國會大選,代表塔克辛勢力的為泰黨推出盈拉代兄出征,選舉結果盈拉贏了,為泰黨贏得過半數的265席,民主黨只拿下159席,阿比希承認敗選並辭卸民主黨魁職務,塔克辛的「分身」盈拉則成為泰國首位女總理。

44歲的盈拉贏了,至少有三點可以借鏡參考:

一、盈拉領導的為泰黨前身就是泰愛泰黨,總理塔克辛被軍方罷黜推翻、被權貴菁英反對的主要原因,是所謂的「貪腐」,塔克辛後來也因「貪污」被判罪。然而為泰黨並沒有跟塔克辛本人及曾經執政5年的塔克辛政府切割,盈拉也不否認她就是哥哥塔克辛的「複製品」,盈拉為了爭取「紅衫軍」支持,仍然提出有「塔克辛經濟學」之稱的民粹政策。同時在選前也毫不避諱地主張要特赦被定罪的政治犯,為塔克辛返國鋪路。由於盈拉對其胞兄塔克辛在位時的施政有信心,因此承諾在勝選後要恢復塔克辛的民粹政見。盈拉不打烏賊戰,並保證選後和對手和解,不會為其兄被政變推翻而尋求報復。

二、相較於盈拉出生於泰國清邁的華裔家庭,成功的商界女強人,形象清新,舉止冷靜,政治白紙,在群眾面前落落大方。阿比希來自典型的菁英家庭,在英國出生,就讀的也是英國的貴族學校,作風保守,下鄉拜訪選民總是不自在,政敵說他只是軍方與既有體制的魁儡,學者則形容他比較像「住在象牙塔的冷漠領袖」。盈拉跟其胞兄塔克辛一樣,群眾魅力十足,阿比希雖然相貌英俊、儀表堂堂,終因距離基層民眾太遠而丟掉政權。

三、政治評論家分析泰國首位女總理之夢,軍方態度仍是關鍵。泰國軍方在過去79年來,總共發動軍事政變18次,有成功,也有流產,平均每4年1次政變,頻率算是高的。軍方自命為王室的捍衛者,2006年的政變是15年來的第一次,據稱那一次政變,和泰王的態度不無關係。勢力龐大的陸軍總司令普拉育在選前公開呼籲選民捍衛君主政體,不要投給為泰黨。政治立場表露無遺,顯違軍人應嚴守政治中立的基本要求。儘管如此,為泰黨還是取得壓倒性的勝利,並立即在選後一天宣布成立5黨聯盟政府,總席次299席,佔國會的6成,將可確保穩定多數。執政後的首要任務,就是全國和解、團結。軍方已接受選舉結果,傳言是為泰黨已和軍方達成協議,軍方同意讓為泰黨執政,而為泰黨政府將不再追究2006年發動政變,推翻塔克辛政權,及去年鎮壓紅衫軍造成近百人死亡慘劇的高級將領責任。一般咸認鑒於上次罷黜塔克辛的政變,未能消弭國家分裂及社會對立,軍方再度發動政變的可能性極低。

盈拉贏了,對塔克辛案的處理將如何進行?盈拉在當選後的首次國際媒體專訪,告訴美國CNN的記者說,她會對塔克辛貪污案「重啟調查」。她說不會偏袒塔克辛,一切依法行事。塔克辛在中東杜拜受訪時表示,他不想「惹麻煩」,縱使回國,也不會重返政壇,他62歲了,應該退休,當前泰國的第一要務是「和解」,他不會對反對者展開報復。學者認為塔克辛的返泰只是時間的問題。2006年的一場政變,改變了塔克辛的命運,6年後,紅衫軍、黃衫軍用民主的選票,對「塔克辛與阿比希的戰爭」做出裁判,再次証明軍方勢力再大,也沒有人民的力量大。

從泰國7月3日國會大選的變天,並誕生了史上第一位女總理,再來看看台灣。蔡英文的女性特質與盈拉有太多類近的地方,是否有機會步盈拉之後,成為台灣首位女總統?盈拉選戰策略與勝選經驗會不會在台灣「複製」成功?或者他山之石可以攻錯,2012大選容或有一些可以取法參酌的價值?

以下是對民進黨的觀察與提醒,對蔡總部的期許和打氣:

1.在台灣不會有軍人干政的疑慮,也不必擔心會有軍事政變的可能性。在台灣沒有郝家軍、湯家軍,有的都是國軍。但對岸中國一定介入2012台灣的選舉,不僅可以預見,而且是現在進行式。鄭立中早就在南台灣蹲點和純樸農友用台灣話搏感情。1996年的武嚇,2000年的文攻,証明台灣人不吃這一套,現在改採利誘、攏絡、收買的策略,這種「變相輔選」新統戰伎倆,絕不能等閒視之。2012大選的對手,國民黨的馬英九不可怕,共產黨的胡錦濤才厲害。

2.有人擔心馬政府一旦輸掉總統大選會引共軍入台,或者直接宣布戒嚴,拒不交出政權。就像泰國大選,很多分析家認為盈拉政府可能面臨國會以外的反對勢力,如軍方態度及司法訴訟的反撲與挑戰。但不管是引共軍入台或宣布戒嚴,作為拒不交出政權的藉口,都不會見容於國際社會,更不會被台灣人民所接受。2008年大選前,類似問題我就被問過,我曾公開保証政權一定和平移轉。民進黨立院黨團及蔡總統競選總部發言人就要公開質問馬總統,如果選輸總統會不會在明年520將政權和平移轉給蔡英文?還是會輸不起,引共軍入台宣布戒嚴,拒不交出政權?蔡英文更應在電視辯論時,直接逼問馬英九作答,以釋群疑。

3.為泰黨的前身泰愛泰黨曾經執政過,但並沒有失去對自己政績的信心。曾經執政過的政黨對自己的政績缺乏信心,甚至隨著對手的刻意污衊、抹黑而不敢為自己的執政表現背書辯護,還能重回執政嗎?民進黨的8年絕對不輸給馬英九的4年,好在那裡要大聲地說出來。不能只說馬英九的壞,而不說民進黨的好。記得陳菊市長第一次選舉時,剛開始不說謝市長的亮麗市政佳績,如何選?後來大力說了,陳菊就當選了。反觀台北市的幾次市長選舉,好像民進黨從來沒有執政過?切割的結果就只有落選。為泰黨的盈拉不但沒有因為塔克辛貪污罪判刑而劃清界線,反而大打塔克辛牌,承諾當選後,立即恢復塔克辛的民粹政見,還要大赦政治犯。兩位台灣人總統都被以貪污罪判刑或起訴,還有什麼好怕的?

4.民進黨不分區立委名單出爐後的紛爭愈演愈烈,這不是好現象。我們可以同意蔡主席所說的,這份名單應該要整體觀察,不要針對名單上個別人選來做評判,尤其是人身攻擊。蔡主席盼同志體諒在這個階段是要打選戰,團結最重要,有些意見可以表達,但她覺得要適可而止!但大家對這份名單肯定的少,批評的多則是事實。我們擔心被國民黨的不分區名單比下去,我們更擔心對這份名單不滿意的綠營支持者「轉投」台聯黨。提名不分區立委要平衡「理想性」及「功能性」,是非常困難的過程。如果不分區立委必須考量「政治能力」,2004年的不分區立委提名就輪不到蔡英文的出線,不分區立委多的是有「政治能力」的立委,但不必每個人都要有「政治能力」,弱勢團體代表及政策專業代表還是很重要的。至於不分區立委有「智庫代表」則是第一次聽到,民進黨智庫要有代表太勉強了吧!台灣智庫要有代表,為何不是具財經背景的陳博志董事長?同為智庫的新台灣國策智庫呢?為何王美琇就不行?希望主席不要「藏私」,趕快將身邊的人做個微調吧!

5.喜見蔡總統候選人,蘇貞昌立委、謝長廷總指揮、游錫堃總督導D4手牽手,合組最堅強的戰鬥團隊。誠如蔡主席所言,這是最強的組合,更是勝利的組合,「我們一定要贏,也一定會贏」。謝長廷說的最好,「不論是總指揮、總督導或是主任委員,這些『總』,都是為『總統』,總統沒有當選,一切都是空的。」黨內總統初選早已結束,唯有真正放下,才不會有私心及野心。如果輔選2012,想著2016,這樣輔選是不會專心的。「馬宋會無好會」是民進黨最好的鏡子,只有拋棄成見,無私無我,才能團結力量大。

6.大選贏的策略不外「主導議題、主動出擊」,正面迎戰、反制抹黑、分進合擊及全面動員。其中主導議題、主動出擊最重要,只有主導議題才能引領風騷、鼓動風潮、創造時勢,而成為最後的贏家。看報紙才知道,看電視才回應,都是媒體的跟班,不會是贏者圈。攻擊是最好的防禦,尋求連任的馬總統都易守為攻,挑戰者蔡英文總部更不應採取守勢。台灣主體意識及國家認同,甚至ECFA的終止條款,都是迴避不了的。選舉的致勝關鍵,在「基本盤的極大化」,也就是先固守45%的綠營基本盤,才能透過45%再拉到另外的5%,不是45%放著不管,只拉另外的5%,那是拉不到的,原先的45%也會跑掉。盈拉贏的策略是先鞏固「紅衫軍」的基本盤,同時打塔克辛牌,「代兄出征」的盈拉終於贏了!民進黨大選的操盤手不要再迷信了,迷信那5%是「中間選民」?!

陳水扁 2011.7.10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