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扁札記》讓原住民族享有「國中之國」的真正自治 |台灣e新聞
回首頁
回首頁
 


讓原住民族享有「國中之國」的真正自治

◎阿扁札記 《你不知道的真相》(18)

8月1日是「原住民族日」,這是2005年民進黨執政時所訂定的紀念日。2011年的原住民族日,蔡英文和馬英九兩位主要政黨的總統候選人論戰《原住民族自治法草案》。

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身穿賽德克族傳統服飾,到南投霧社事件抗日紀念碑,向莫那.魯道銅像獻花致敬,並在致詞時痛批馬政府不但多項原住民政策「一再跳票」,還提出架空原住民權利的「原住民族自治法草案」,剝奪原住民自我治理的基本人權。蔡英文表示,未來民進黨重新執政,將循加拿大、澳洲模式,由總統代表政府為過去的歧視、同化政策,正式向原住民道歉,並與原住民重建新的伙伴關係。蔡英文所說的新伙伴關係,就是我在1999年競選總統之初,專程到台東綠島立誓簽署的《台灣新政府與原住民部落的伙伴關係》。2000年當選後,並在台北火車站的大禮堂舉辦再肯認的儀式,2004年大選前,我進一步闡述與原住民的新伙伴關係,簡言之,即為「國中之國」的關係。

馬英九總統則在原住民族日,出席全國原住民族行政會議,與行政院原民會主委一起點燃原住民之火,並在講話時夸言自己的原住民族自治政策走的是務實路線,草案已送立法院。馬英九同時暗諷本人的「國中之國」的構想不可行,民進黨八年執政「一事無成」。民進黨則反批當年是國民黨立委強力阻撓民進黨政府所提《原住民族自治法草案》,如今馬政府的院版草案,根本否定原住民自治內涵。

民進黨族群事務部主任,前原民會主委夷將.拔路兒強調,民進黨執政期間,前主委陳建年在2004年,及他任內在2007年、2008年共3次送自治法草案到立法院審議,賦予原住民以族為單位劃定自治區,尊重各族行使固有的不同政治制度,如阿美族年齡階級制,排灣族貴族制,另將配合修訂《財產劃分法》、《行政區劃法》,讓原住民族自治區有獨立管轄的土地範圍及國家財源分配,但藍營立委仗恃多數優勢,三度杯葛拒審。如今馬政府院版草案未劃分自治區範圍,原住民無自主治理權限,分不到統籌款,違背憲法及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空有自治之名,無自治之實 ,那是「假自治」。

民進黨原住民立委陳瑩亦指出,當年是國民黨立委杯葛反對民進黨政府的《原住民族自治法草案》在立法院的審議,馬批「一事無成」,根本顛倒是非,她說馬政府院版草案,原住民沒有土地權,沒有財政權,完全抵觸民進黨執政時通過《原住民族基本法》賦予的充分自治的精神。

當馬英九在8月1日反諷我所提的「國中之國」構想不可行時,我國鄰邦菲律賓總統艾奎諾三世在8月4日秘密訪問日本,在成田機場附近的一家飯店,會晤菲國最大的叛軍組織「莫洛伊斯蘭解放陣線」(Moro Islamic Liberation Front;MILF)的領袖穆拉(Murad Ibrahim)。這是菲國總統14年來首度會晤叛軍領袖,並預計8月下旬移師馬來西亞吉隆坡繼續談判。媒體預料菲國政府將回應叛軍「同意放棄獨立,在南方民答那峨建立一個自治的『國中之國』的訴求」。

菲國叛軍放棄獨立,菲律賓政府同意給叛軍一個「自治」的「國中之國」。「國中之國」不是主權國家內還有獨立國家,而是同一個國家內容許有充分自治的地區。台灣原住民期待政府和他們建立新的伙伴關係,不過是尋求擁有土地權、財政權等真正的自治權力,猶如「國中之國」的關係。但馬政府看到「國中之國」,馬上想到的是「獨立」 ,是「分裂」。就像看到「自決」想到「獨立」,看到「公投」想到「分離」,全部是「洪水猛獸」的「政治禁忌」,才會說「國中之國」是不可行的「幻想」。

殊不知「國中之國」的概念,也是我到南投縣仁愛鄉原住民部落傾聽民意時,原住民朋友親自向我提出的要求。我認為原住民是台灣政府的最佳伙伴,我不會對原住民說出「我把你們當人看」的話。我聽到了原住民的聲音,我也很認真地納入政府施政的重點。馬英九8月1日坦承原住民自治是個大題目,不能說大話,畫大餅,走一步算一步,像類似「國中之國」的構想,他就沒再談。這是「把原住民當人看」的錯誤心態。政府施政或許無法一蹴可幾,但方向、理念、目標是對的,就不是「大話」,不是「大餅」 。原住民自治把「國中之國」的概念抽離,真正的「自治」就永遠沒有實現的一天。

我在總統8年任內念茲在茲的就是,要導正過去對原住民歧視、同化的不當政策,要讓原住民享有「國中之國」的真正自治,必須先完備相關的法律制度。其中最重要者,有原住民「憲法」之稱的《原住民族基本法》已經完成立法,但為了落實《原住民族基本法》而制定的《原住民族自治法草案》,2004年、2007年、2008年三次送立法院審議,卻被國民黨立院黨團阻擋三次。馬政府上台也已經3年多,國民黨版的自治草案「原味」全失,迄未完成立法,才是真的「一事無成」!

原住民族是台灣土地最早的主人,是真正的台灣人,住在台灣少說也有6千年以上的歷史,比傳說中的「中華民族」祖先「炎帝、黃帝」只有五千年歷史還早。甚至有世界知名學者及人類學家考據,台灣是「南島語系」的原鄉,台灣原住民是「南島語族」的老祖宗。台灣原住民是最早的台灣人,凱達格蘭族是最早的台北人,西拉雅族是最早的台南人。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台灣原住民是「南島語族」,絕對不是所謂的「中華民族」。

我對原住民族的基本思維及不變主張就是,沒有原住民就沒有今天的台灣人;原住民有希望,台灣人才有希望;台灣人要站起來,原住民先站起來。原住民在台灣不是少數,有原住民血統的台灣人則是多數。原住民是經濟上的弱勢,卻是文化上的強勢。原住民更是台灣的多元族群不可分割的「整數」。

1994年8月1日憲法增修條文正式將「原住民」入憲,「山胞」走路歷史。在那之前「山胞立委」蔡中涵為了「原住民正名」,可以說孤軍奮戰,後來我也加入他的行列,為「原住民正名」來發聲。記得過去在立法院也有一位金門選出的軍系立委姓黃,老師出身,在黨政軍的壓力下,台澎地區已在1987年解除38年的戒嚴,金馬地區仍二度戒嚴,繼續維持戰地政務,我也主動幫黃立委代言,列出金馬地區應立即解嚴的十大理由,在國防委員會一次又一次地提出質詢。甚至以國防委員會召委的身分率團考察金門防務,在中午用餐時,當時金防部司令李禎林請大家脫下外套,我說不好意思,司令說沒關係,結果當著司令的面,露出我的背心,上面寫著《金馬解嚴》的訴求。

原住民入憲成功後,不到5個月,我順利當選台北市首位民選市長,有了地方首長的行政權,我一直在想,我可以為都市原住民做些什麼?後來我率先成立全國第一個一級單位的「原住民事務委員會」,逼著行政院不得不跟進成立部會級的原民會,比台北市足足晚了8、9個月,接著宋楚瑜省長、吳敦義市長也在台灣省政府及高雄市政府成立原民會。儘管年代久遠,我還依稀記得台北市原民會做了幾件有意義的創舉。諸如

1.將全國最重要的一條馬路,總統府前的「介壽路」,透過全國徵選、重新命名為「凱達格蘭大道」。凱達格蘭族是平埔族的一支,也是最早的台北市民,經由改名,以示對原住民的尊重和不忘本。

2.責由北美館展出原住民藝術,是台灣美術史的第一次,讓原住民藝術,可以登上公部門的藝術殿堂,承認台灣的藝術是從原住民藝術開始。

3.在故宮博物院旁規劃興建原住民的主題公園,提醒市民在認識中國文物的同時,不要忘記台灣的史前文化。13根柱子象徵原住民不只祇有9族,而是13族。民進黨8年執政為原住民正名的各族則增加到14族。

4.爭取原住民智慧財產權,以市府官方立場聲援躋身國際舞台,擔任世界奧運主題曲主唱郭英男夫婦的相關訴訟。

5.以原住民藝術品如陶壺等作為官方致贈外賓的禮品,讓原住民享有過去未曾有過的肯定與驕傲。

6.在內湖規劃原住民第一個都市社區,也是史上第一個與日本交流合作興建的社區。

因此當我有機會擔任台灣總統,我一本初衷,繼續踐履我在選前的誓言 - 台灣新政府與原住民部落是伙伴關係,除了逐步完備相關立法外,更催生《南島論壇》的舉行,並派原民會前主委尤哈尼為駐斐濟代表,同時客家電視台成立後,也成立原住民電視台,對原住民的語言、文化保存與發揚再度發揮貢獻,這些都是過去漢人、福佬人大沙文主義下所不可能想像的。

我在總統任內規劃設計的總統府會客室叫「台灣綠廳」,其實就是「台灣原住民廳」。很多裝潢擺飾都是以原住民的圖騰為元素,有門、窗的三面牆其布簾木框、吊燈、壁燈、桌巾等就是原住民14族的大彙集。雖然我離開總統府已3年多,但綠廳的空間擺設歷歷在目。以總統的座位看過去,正前方是達悟族,右邊依序是卑南族、邵族、泰雅族、賽夏族;左邊依序為鄒族、魯凱族、布農族、排灣族。燈飾則為阿美族。我任內第一個正名的日月潭邵族還來得及以布簾木框雕刻圖騰彰顯,接下來陸續正名的葛瑪蘭族、太魯閣族、薩奇拉雅族、賽德克族只能以茶几上的桌巾刺繡代替。

歷任總統中能一口氣說出台灣原住民14族名字,而且一個不漏,我絕對是其中的一個。因為我對原住民的關愛與支持,不是從擔任總統開始才「把原住民當人看」,我從立委、市長時代就已戮力不輟,不是為了選票(現實上歷來選舉藍營候選人囊括絕大部分),而是為了堅持信念與價值,原住民族早已烙印在我的心坎哩,想擦也擦不掉。

從原住民自治,讓我想起西藏自治。1951年西藏與北京政府簽署了17條的和平協議,要保障西藏人民的自治及宗教信仰自由,並尊重達賴喇嘛、班禪喇嘛的地位。17條和平條款的前提是西藏地方政府必須接受「一個中國原則」,承認「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 。1959年西藏人民起來抗暴,在北京政府派兵鎮壓下,死了8萬人、20萬人被關,10萬人隨著達賴喇嘛流亡印度,成立「西藏流亡政府」,班禪喇嘛則被抓去北京。所謂和平協議帶來慘絕人寰的血腥屠殺,17條和平條款經過8年剩下沒半條,西藏自治徹底幻滅。1965年中國成立「西藏自治區」,胡錦濤就是中共治下第7位駐藏大臣,也是唯一文職出身的「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1989年1月胡錦濤走馬上任,抗暴又起,3月5日13名喇嘛、尼姑拿著「雪山獅子旗」高呼「西藏獨立」,胡錦濤出動坦克車、機關槍大肆鎮壓。3個月後北京六四天安門事件爆發,胡錦濤是第一個站出來力挺軍事鎮壓六四的地方黨委書記。1992年中共十四大召開,胡錦濤成為中央政治局最年輕的常委,躋身黨的接班梯隊。而「西藏自治」呢?達賴不再鼓吹「獨立」,只是和平倡議西藏「自治」,仍被北京當局貼上「暴力分子」的標籤,視為主張「藏獨」的「分離份子」 。2008年西藏抗暴49週年,照樣受到共軍的殘酷鎮壓,死傷無數。

相同的「西藏自治」,胡錦濤與達賴喇嘛的認知內涵永遠不會一樣。相同的「原住民自治」,馬英九與蔡英文的主張當然不一樣。就如同西藏「自治」在中國主政下是假的;如果馬政府繼續執政,台灣原住民的「自治」也不會是真的!

陳水扁 2011.8.14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