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大蘇如何不輸

《壹週刊》 574 期陳前總統專欄

四月九日蘇貞昌前院長,在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蘇系立委吳秉叡陪同下,前來北監探望我,距上次在北所的見面,剛好三年。我心情激動地抱住他,並對他說了一句:「感謝你來看我。」

彼時,蘇煥智、吳榮義、蔡同榮、許信良等黨內先進都已先後表態擬參選黨主席,蘇貞昌也不諱言他將登記參與角逐。我則直話直說,除非他不選,否則只要出聲要選,主席就是他的。蘇貞昌謙稱有那麼多人競爭,倒也未必。我說就是他們出來太多人,分散票源,蘇貞昌的機會更大。我只善意提醒他,選上主席容易,二○一四年五都選舉不能掉以輕心,如果北二都推不出強棒,高雄市長不是穩贏的。一旦失守,即為七合一選舉的大輸。

相對蘇嘉全、蘇煥智而言,蘇貞昌應為「大蘇」,四月二十四日,他接受謝長廷前院長的電台專訪,被問到二○一六年是否參選總統?他表示不煩惱這個問題,他關心的是二○一四年的基層選舉要選得好,「飯要一口一口吃,事情要一件一件做,就像在爬樓梯。」但任何人都猜得出,蘇貞昌所以回鍋再選黨主席,就是為了爭取二○一六總統的提名,想循「小英模式」拾級而上。

蘇貞昌有此想法,並沒有不對,也沒有不可以。民進黨在二○○○年提名我參選總統之前曾有「禁止條款」,後來廢掉了。蔡英文在二○一○年主席連任成功後,立即表態參選新北市長,二○一一年再宣布競選總統,衡情論理,不能為了小英想再選二○一六,反而叫大蘇只能做主席,不得想二○一六。你可以挺蔡,但無權堵蘇。小英選輸二○一二,有意捲土重來再戰二○一六,固值期待,唯將小英視為二○一六的不二人選,又剝奪限制別人的挑戰,否則即為不團結,這不是標舉民主與進步的政黨應有的修為。

民進黨二○一二總統候選人黨內民調是在去年四月二十七日出爐,蔡英文擁有現任主席的優勢,加上帶領民進黨贏得立委補選、縣市長與五都選舉的戰功,面對缺乏主席光環的蘇貞昌競爭,亦只小贏一.二五%而已。當蘇貞昌重任主席後,換他充分利用二年任期,深入基層、勤走地方,不論搏感情、拉近距離,或在七合一選舉候選人的物色提名及站台輔選,經過二年能量的累積,將非小英所能望其項背,屆時小英要贏大蘇可不容易。

蘇貞昌在二○○五年初,從府祕書長轉任黨主席,是眾望所歸沒有競爭,這次回鍋參選黨主席則有四位同志的強力挑戰,情況不可同日而語。二○○五年蘇貞昌選主席,諒非他的第一選擇,所以幹得並不起勁,終因當年年底縣市長選舉失利負起政治責任,乃遂其所願的離開主席位子。這次為了二○一六而回任主席,蘇貞昌很清楚贏不了二○一四,就沒有二○一六。大蘇沒有選擇,必須傾全力打贏二○一四,而且有輸不起的政治壓力。

五月二十七日黨主席選舉,未投票即可預知誰是最後贏家,一點都不受「四打一」的影響,縱使經過三場電視辯論也絲毫改變不了選舉結果。蘇貞昌面對四位來自不同世代的競爭,象徵黨內一些不同勢力對他是有保留意見的,選後如何有效團結獨派團體、小英之友及阿扁們的力量,將是大蘇如何不輸的關鍵所在。

「一府二鹿三艋舺」,四月二十八日民進黨首度拿下鹿港古鎮執政權,黃振彥議員以七一%得票率大勝國民黨的蔡明忠醫師。選前藍綠陣營評估雙方勝負在一、二千票,結果國民黨大輸一萬三千票,是給連任後倒行逆施、失去民心的馬英九一次不信任投票。綠營支持者在振奮之餘,也要記取過去四年的教訓,儘管過去四年立委補選多所斬獲,二○○九年縣市長及二○一○年五都選舉民進黨總得票率大幅成長,甚至超過國民黨,二○一二總統大選,小英還是輸了六%、八十萬票。選舉種類及候選人不同,選舉結果自不一樣。國民黨鹿港民眾服務站理事長表示,這次鎮長提名人選是吳敦義找的,根本就提名不當。假如國民黨候選人不是蔡明忠,而是二度鎮長選舉獲得六○.八六%、八○.七五%高票的王惠美參選,不可能只拿到二九%的選票。有人將這次鎮長補選結果解讀為馬英九在一月大選後失去多少選票,不免失之客觀。

民進黨在彰化縣已經取得彰化市、溪州鄉、花壇鄉、鹿港鎮四鄉鎮市的執政權,亦不表示民進黨在彰化縣已可贏得縣長和總統的選舉。二○○○年、二○○四年大選,我在台南縣獲得五四%及六五%的得票率,都是全國最高票,民進黨在全縣三十一個鄉鎮市亦僅三個綠色執政而已。二○○○年民進黨在基隆市、台北縣、桃園縣、新竹縣市及台中縣市執政,但我都輸了選票,反而在雲林縣、嘉義縣等藍營執政的地方贏了。

鹿港鎮長補選的勝利給一些團體或人士想要推動罷免部分藍委的連署,在我看來,視為反馬的公民運動沒問題,但不能當真,畢竟要達到投票率過半的高門檻,有其相當難度。這次鹿港鎮長補選雙方競爭激烈,儼然總統級的規格,投票率不過四八%,沒有過半。二○○四年三月二十日與總統大選合併舉行的防衛性公投,在藍營極力杯葛下,即使贊成票比我總統當選票還多,投票率亦只四五%而未過關。二○○九年九月二十六日澎湖博奕公投過關,投票率更僅四二%。同樣地罷免比登天難,與其罷免立委,何不轉為罷免總統,蔚為全民嗆馬運動,還比較有政治意義?

蔡英文在三月一場與王丹的視訊對談,曾強調民進黨是「反霸權」,但「不反中」。民進黨從未「反中國」,但「反一中」,這是一九九九年〈台灣前途決議文〉寫的。民進黨反對「九二共識」,重點不在「九二共識」形式上不存在,而是「九二共識」代表「一中原則」,台灣成為中國的一省。反對「九二共識」就是拒絕台灣被中國共產黨統治,這是可以大聲說出的「台灣共識」。縱使〈台灣前途決議文〉也提到「中華民國」,和馬英九口中的「中華民國」仍然大異其趣,一個是「番薯仔」,一個是「秋海棠」。

蘇貞昌說,黨的〈台灣前途決議文〉就是要與中國全方位對話,如果「不預設前提,有適當的身分」,他不排除與中國互相往來。過去的八年,我都說過了又如何?〈台灣前途決議文〉也說「台灣是一主權獨立國家」「台灣應廣泛參與國際社會,尋求國際承認,加入聯合國」,過去四年,民進黨又做了多少?

美國不承認台灣是主權國家,民進黨堅不堅持?美國也反對台灣加入聯合國,民進黨是否不再推動?美國認為什麼是「台海現狀」不是台灣可以定義,而是由美國定義。美國有美國的利益,台灣有台灣的利益,做為民進黨主席及台灣國家領導人,不能為了贏得一時的選舉而喪失台灣的國家利益!

2012. 05. 23

《壹週刊》574期陳前總統專欄

陳水扁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