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危城戀曲 5

◎ 林良彬

Day 14

(志聰收到佩芬寄來的一個油管YouTube 視頻)

志聰:五年前的視頻竟被妳找到,真厲害呢!

佩芬:其實2+1 L 的視頻有幾百個,2014年近百個粉絲還去福建泉州丶惠州玩三天二夜,我和小倩也參加,視頻還在呢!

志聰:那個晚會是我倆第一次見面,還跳了十幾支舞;慢舞大概也有三四支,小娟小倩及一些小孩也圍在旁邊亂跳呢!這視頻第一首歌是貓王唱的「Summer kisses winter tears 」(國語:多少柔情多少淚,粵語:柔情淚)燈光暗黯下,阿林用英粵雙語穿插著唱,空中彌漫著一股情絮,很多人開始擁抱著慢舞,但...我們還保持著君子風度!

佩芬:...顯示你是一個正人君子!接下來我們又跳了一首慢歌- 粵語的「無情夜冷風」,你說太感人的旋律,雖不知歌詞,但也見證了音樂無國界!

志聰:真的,我正在看吉他手林生彈它的前奏呢!太神奇了,五年前的事竟然在網絡空間中保留著!

佩芬:我再寄給你另一視頻,你看了可能會更驚訝!

志聰(看完新視頻):OMG !舞會前一天的街頭秀還出現了我的鏡頭!記得當時我正在低頭問小娟什麼歌,後頭有人說:微風細雨似的!但看了視頻...怎麼妳...就站在我的後面不遠呢?妳還能找到這個值得回憶的視頻,真多謝了!

佩芬:當晚我也看到最後才離開的,其實你用美元捐了幾次,我們都知道,因為在場的粉絲耳語傳遞很快。所以,你不認識我時,我已認識你了!大家已知道你和女兒來自台灣。一個晚上,你給賞了五次,又是美元,引起很大的注意。即使那個最有錢的艾倫,也一次捐100港幣,你一次就捐20美元,約150港幣,算是最大筆的!

志聰:那天我口袋中用到只剩十幾塊錢的港幣,覺得錢太少了,不好意思。皮夾是有幾百元的港幣,眼看四邊都是人,不方便拿出,恰好摸到口袋有那五張20美元紙幣,也就順手地一張張打賞。說真的,在台灣我一向愛觀賞街頭藝人的表演,知道他們的辛苦,也樂見他們有更高一點的收入。

佩芬:你真是有心人!還有你沒注意到的,你再看這個視頻!

志聰:OMG!又看到我自己了,還看到妳和小倩呢!

佩芬:因為你引人注目,公關 凡妮,也是我的醫院同事,在散場時特地走到你的面前(當時我跟在她後頭),問你是否要買票參加隔天的舞會party? 你很爽快地買了兩張票。我注意到凡妮給你的位置是第二桌,我立即想到我也是第二桌呢!我想這也許就是所謂的緣份吧!

志聰:真的,當時四週人潮圍著,這一切我都沒有注意到!想不到視頻都保留下來了!對了,好像姓顏(Ngan)的高個子男生負責現場的錄影,我看到YouTube 上的影片全部由他負責製作貼出。

佩芬:你也注意到了,他也是粉絲,一位很熱心的義工。

志聰:絕對是的,幾年下來,每個週末二天,碰到假期,連三天街頭秀、我看到下雨秀都照常錄影,這樣的義工那裡找去?

佩芬:說得好!但是你回到台灣後,隨著2+1 L樂團的解散,大家的聯繫變得少了。

志聰:係呀,突然又碰上香港這半年來的「反送中」運動,我們竟然又成了網上一個政治群組的好友!這莫非就是古人所謂的「千里因緣一線牽」?

佩芬:(有些不好意思了)...回想起來,其實我們有著共同的愛好:音樂和政治。那是兩根線呢!

志聰:真的如此耶!咱們太有緣了!這一切讓我想起 紀伯林的一段名言:

“In the sweetness of friendship let there be laughter, and sharing of pleasures. For in the dew of little things the heart finds its morning and is refreshed." Khalil Gibran (1883–1931)

「在甜密的友誼中,

有歡笑及快樂的分享,

在如朝露般的小事中,

心靈找到了晨光並新鮮煥發!」(香港Ringo 譯文)

佩芬:咦,你很有聯想力呢?再說,五年前第一次見到你:身材中等,略帶方形的臉,頭額寬廣,戴著眼鏡,看來溫文純樸,而且顯然地又 為人慷慨。老實說,舞會那晚,你曾經引起我的注意!後來因想到異地及語言上的差異,只好認係萍水相逢罷了!上個月看到你在香港政治群組發話,我一下就注意到你!因頻繁交往,我又回油管YouTube 找到幾個舊視頻,我恢復了一些記憶,...覺得你也該知道還有這段記憶視頻的存在!

志聰:是呀!我一直記得我擁著優雅大方的妳在跳舞呢!一直在回想我們兩個陌生人- 一個台灣觀光客,一個香港本地人,曾經很有禮貌的、很客套地跳了幾隻慢舞。作為男人,我不否認一度起了念頭...想要去摟緊妳。但一想到明天就飛回台灣- 它就一閃而過了!

佩芬:嘻嘻!我正笑你的誠實呢!我倒很喜歡你這個性。儘管你說不上帥氣、但依舊係可以吸引女性注意的男人!我想問你:除了你已逝的妻子外,在台灣你難道就沒有交過其他異性友?

志聰:不瞞妳說,有許多人在作媒,但就沒看上適合的,一直父女倆生活。

佩芬:我相信你!...也許老天給我們安排了這一切!

志聰:(內心歡喜直寫到:)天賜良緣!

佩芬:往後我們可以改用電話影音交流!

[一個星期內他倆展開了大量的電話視訊,有時小娟小倩也在一旁。2020年元旦傍晚,周志聰果真在桃園國際機場迎接到香港佳麗的到來。]

 

(本文內容純屬虛構)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