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奇思異想 第27集 - 31集

◎ 林良彬

奇思異想 第27集

終極陰謀論?

中共的邪惡可能超乎我們正常人的想像。我想到這樣的一種終極陰謀論的情節,而如果它是真的,這將是中共老大哥统治全球的最邪惡、最精巧的策略,誰是它的設計師?我猜就是三朝國師的 王奸相 - 滬寧的傑作,因為整體策略成功的最終要素將依赖于能夠嚴密控制全國言論,讓輿論成為一言堂的宣傳部,而王奸正是主宰宣傳部。

這個終極陰謀論的內容包括三階段:

1)初始階段- 又名「揮刀自宫階段」。為了不引起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的懷疑,這次细菌战病毒必须先在國內發生,讓中國先死幾十萬人,何况全國65歲老年人口大量死亡,也可以減低老人退休金的國家開銷。在這初發階段:2019 年11月已經開始上演,12月引起 艾芬、李文亮等医生發出類似SARS 致命的傳染病的消息,但真相必须立即封殺的,並處罰洩露疫情消息的八位醫者。一方面,官方知情卻又處罰㪚佈真相者,不讓人民知道疫情真相。武漢封城前數百萬人口逃亡全國及全球各地,造成世界性災難- 堪稱第三次世界大戰的爆發。因為中國人口多,即使死了數百萬人也算是小數奌,經濟損失 諒已精準計算過並可控制,讓它維持在中共國可以容忍的範圍內。當然中共也準備好了各種應變措施,包括:可能已经秘密造出的武漢冠状病毒疫苗,暫時秘而不宣或僅僅供未來部隊的使用。

2)中程階段- a) 等疫情擴散後,香港反送中街頭運動就被迫 "自然"消失,又趁西方无暇專注時一擧奪下香港,成立新的院轄市,一國兩制提早束。b) 利用病毒渗透台湾,如果不成,又同样趁美日等國被疫情困住,一擧在2020年底前奪下台灣(按,中共高層已多次透露2020奪台,這也是近日中共在疫情流行時仍要在台海蠢蠢欲動的原因。但是美國似乎比台灣更注意到這場可能係台海最危險、最暗黑的危機,立即派遣航空母艦戰鬥群在南海大演習,迄3月20日为止,仍在台海周遭「保護」台灣。)

3)最終階段- 讓西方國家因疫情而國力衰弱,中共國 興起成為 全球的老大哥。

這個終極陰謀論最邪惡的部份當屬第一初始階段,很多人不相信中共會用這種大幅消滅低端、中端老人人口的「苦肉計」。我的結論:中共已經對西方發動一場不見煙硝的終極细菌战,圖謀統治全球。

(3/21 補:歐美各大工業城市都受到武漢病毒的毒害,不應排除中共派出大批帶菌間諜到各地傳播,而中共本身已秘密擁有 解毒疫苗。)

 

 

 

奇思異想 第28集

善惡業報 應如何計算?

佛法的「善惡業報說」-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及三世輪迴說,係繼承印度傳統的信仰,它的根本原理在於相信宇宙間存在一種無形的正義原理,而一般也認為是神或上帝才是這個原則的根據。

試問:如果沒有一個無限神祗的無限智力,有誰可以評估或計算出這無限多個人複雜的行為並公正地「給出」此世或來世之賞罰或報償呢?

由於佛教又宣稱不存在這一造物主宰,那又如何說明善惡賞罰得失的公正性呢?因此大、小乘宗派 紛紛提出 細心或阿賴耶或如來藏來說明這一問題,它們所持的基本說明原則必是這細心或八識賴耶,或(九識)如來藏潛藏著巨大的能力,並能夠算出每個人的善惡賞罰!至於怎麼具體地給出計算法,我從來沒有在經論中看到。

其實,佛教這些派別提出的 細心諸說,目的就在主張人內心中具有如同上帝之無限智心,以說明因果業報;說到最後必像信仰上帝一樣告訴門徒,業報說真的「神秘不可思議」,平凡人只能 仰信 而已!

 

釋迦牟尼曾提出:面對形而上學的問題要予置答,即不予置評。我覺得佛弟子面對業報,尤其涉及輪迴轉世的理論,其實也應置答,因為沒有理性探討的餘地。

做為一個佛弟子,我相信人要活在現在,儘可能要「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這亦即告誡自己要把virtue is it’s own reward作為行為的準則。

 

 

奇思異想 第29集

 

古代印度的三世輪迴觀

只要有人就會避苦求樂,但凡人生時多苦難,而且他知道自已終有一天會死, 那麼很自然地, 人就會傾向 希望(hope)自己肉身毀滅後靈魂仍會存在, 最好永久的生活在極樂世界或天堂裡享福, 所以依靠祈禱或拜神、唸咒的獲取淨土或天堂在原始人類應早已有之。

印度古人對這種信仰增添了三世善惡因果業報的觀念,「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只是未到」,任何個人的作惡必將面對未来的懲罰;反之,行善則得賞,這是印度古代智者想出的非常聰明人的計策。佛教之顺利傳到中國,據信就是這樣的佛教或印度人的根本信念受到廣大的中國古人的接納,因為一向注重家族的中國傳統-如與易經名言「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也持相似或一致的信念,只是先秦之易經(及同時代諸文獻)皆未明說是否有三世輪迴-這在印度則被視為很平常的共識。

當西元二世紀佛教傳入中國,善於實用考量的中國人似乎很快的接纳了印度人的信念。漢末、魏晉南北朝數百年間流行的佛教,已成為中國影響力最大且深入人心的宗教,直到九世纪中葉 唐武宗會昌年間(842-846)暴虐毀佛,也許是受现世報,此昏君立刻死於846年,而他的滅佛應受到 唐初文人韓愈(死於824AD)主張滅佛祟儒說所影響。

輪迴業報說是印度特有的世界觀,作為輪迴主體的自我(永恆靈魂)必定存在,而居正統的婆羅門教原本信奉大梵天(其地位類似基督教的神),三世的業報說其實已預先假設宇宙中存在一個道德秩序(Moral Order),大梵天(耶教的神也是)即是主司此道德秩序者,試想,人世中每個人(且不必提六道众生了!)都在做著無數的善行、惡行(非善非惡的無記行為不列入),還有前生、今生、來生(無限多生),請問:誰能 "登錄並計算出" 這恒河沙數(無量)的行為?而且須相當公正?我想,只有一個全能和公義的神祗、無限的梵或真我、大我,才使之成為可能。(佛法的唯識宗說為阿賴耶識儲存著無限的記憶data,真心宗則說是如來藏,二者皆類似婆羅門教的梵我說,我以為這些佛陀和龍樹皆會稱為形上學玄想或戲論。)

當時的印度人早已反思到,如果只有現世,沒有前、後世,則這些行為應大多可在現世中得現報,例如吸毒者養成習慣,將危害自己的身體,繼而危害社會;而人們自小養成的一些或好或壞的習慣(habits) "自自然然地" 會產生各種現世果。但問题出現在如何去解釋﹕很多善人遭遇災病噩運,惡人反享大福大壽,等等"太不公平的"的諸位反例- 現世間的因果報應似乎不是截然清清楚楚的。於是聰明的印度人想出了三世輪迴的學說來堵住批判心靈critical mind 的質疑: 來個籠統的 "不是不報,只是還未到"的遁詞。

釋迦牟尼正是這種批判心靈的代表,他談善惡因果主要是從人天乘而言,是適應世俗而說,但不是「了義(了義=真實)說」,只是一種很重要的道德勸誡。真正三輪清淨的人(無住生心) 是不會"先打算盤"- 計算一己之利益得失,而是直心行善、布施的。釋迦的哲學也反對有永存的靈魂,和全能全知的造物主。試想: 当時(2500年前)佛陀如果無異議地接納奧義書的"梵我合一”的理論,還會有佛教出現於世間?釋迦新學說的重點恰是:無我、無常、缘起、性空。而至關重要的生死(此岸)、涅槃(彼岸)則迴異於当時印度諸宗派的詮釋。沒有同一的輪迴主体,但卻不排斥相續的生死死生系列;沒有神衹創造的宇宙道德秩序,只有缘起無窮的因果業報之相續系列。不再有生死輪迴和涅槃彼岸的兩個世界(不二),而是由於人的無明(不智) 才會把這個世界看成一個生死輪迴的煩惱悲哀的世界; 如果一個智人開悟了,解脫自在了,這個世界就瞬間變成美麗的 “ 一色一香,無非中道"(隋代天台智者大師名言)、"剎那即永恆"的 妙有世界。弘揚佛法就在使人人開悟,同樣地看到這個妙不可思議的 妙有世界。鳥語花香、一色一香、都具禪意,佛法怎麼不樂觀呢? 一切端視你如何正觀周遭的世界,在「迷人」眼中成生死--苦惱,在「悟人」(心無所住、無著) 眼裡則成了充滿禪意的愉悅的 joyful 世界。

這時你還會不生起悲憫眾生之心,希望所有的人也知道緣起性空的道理,生活中處處可以獲得日新的喜樂嗎? 以上道理用法華經的語言是:「怪哉,人人都具開示悟入佛之知見的能力,為何都不知而拋棄不用呢? 」

哀哉,人還一直受到無明苦惱(負面情緒)糾纏,不得脫縛。故斷除無明的解脫者必有悲憫、同體大愛之胸懷。

奇思異想 第30集

人人都有佛性?聖性?

人人皆有佛性、神性、聖性?这問題讓我聯想起古代中國先秦時期的性善性惡說的爭議。問題可以formulate (形構)如下:

1) 如果人人皆性善、具佛性、神性、聖性, 那么為何人間世充滿醜惡的戰爭、陰謀詭計、對立、偏見、不公平?顯然人們會更同意: 人性是惡的成份居多, 這應更符合事實。於是,基督教或所有的一神教, 都得面對Problem of Evil 的"大哉問" : 唯一的神既是全知–全能–全善, 怎會造出這个不淨邪惡的人和世界? 如果引用惡魔說, 則神和惡魔即成光明和黑暗、善和惡的ニ元對立, 此即成古波斯的宗教。

2) 一神教一般都不願採取善惡二元, 他們解決惡的問題之一個方法就是: 人的惡性不是真實的, 僅是表象的(appearance), 真正的真實乃是:人的本質是神性、佛性, 人终究要返回這個宇宙本質, 所謂的去妄存真,這即是自古以來(埃及最早)即廣為流行的天人合一、梵我合一或 人神合一的理論。

3) 有些一神教的人也反對第二點,認為惡(包括人性之惡) 當然也是真實的, 他們採取萊布尼兹(Leibnitz) 在《辯神論》的說法: 神在創造物引入惡是有意的, 乃是要人能理解善惡、並藉由去惡揚善, 才能顯現神的偉大, 在人間建立City of God。

我認為2500年前釋迦牟尼的出現即在反對上述的各種觀點, 视之為無用的玄學;當時的正統婆羅門教正是天人合一論之一種形式, 即梵我一如(不二), 佛陀以無常無我的正理破之。因此佛法中「人人皆有佛性」之說 不應玄學化,、絕對化、自性化;其道理很簡單 - 人人皆有成佛的可能性、潛能,這給了一般人學佛者有著更強的信心,即人人皆可透過正見和修行,而终獲清淨解脫, 釋迦牟尼就是一例。但無可否認的,我們身處其中的現實世界卻仍只有佛陀或極少數人成為聖賢,這也是事實。

如果現代有人把"宗教"定義為一神教的, 則佛教並非是一種宗教; 它只是哲理和修行合一的體系,其目的在: 離苦得樂。我認為稱佛法或佛家 應更為貼切。

 

 

奇思異想 第31集

從華嚴經的翻譯談起

華嚴經歷史上有二譯,一是東晉時期譯出的60卷華嚴;二是唐譯的80卷華嚴,比晉譯多出廿卷(即約多出廿萬字),是梵文原本的全譯本。古代譯經非常隆重,尤其這本經係由武則天遣使于闐國迎請至長安,因此翻譯埸設在宫内,武后親臨襄赞。在場参與翻譯的皆一時之選。主要有二名印度人是實叉難陀、菩提流支,還有去印度留学剛回國、鼎鼎有名的義浄三藏;另有高麗的圓測、圓澤;中方有賢首法藏丶神英、復禮等等高僧。譯完後還請唐代大詩人王維潤色文辭。我猜在當時翻譯過程中必也参考晉譯60華嚴版本,因此在一、二年内即譯完成。

我自讀佛經典以來,心中出現的問題就是:為什麽自魏晉到隋唐三百年間中印文化交流中,中方幾乎單向地去印度取經,印度方面則也從絲路及海道輸入僧侣來傳法。我的答案是,因為漢末戰乱及五胡亂華的長期戰亂引發了民心思安的宗教情愫,人們自覺到中原文化的儒道兩家缺乏一種人民可以真正皈依的宗教智慧和信仰的安慰。而佛陀傳說性的太子出家得道的故事頗吸引人心;又佛教當時正面臨 正統婆羅門教復興的新局,被迫退向印度偏遠的北方及中亞、新疆等廣大地域去弘揚,佛法因此很顺利的由絲路傳入中國。

那時廣大的西藏,在西元五世紀到八世紀仍屬蠻荒,還未出現在佛教史上的歷史舞台。(蒙古則更後)西藏只是保存了中、後期佛教文化(九世紀到十二世紀)。有名的宗喀巴大師是14世纪才出现,比4世紀末來華傳播 龍樹般若中觀學的鸠摩羅什幾乎晚了一千年!

我們可以說,龍樹中觀般若在廿世紀以来成為世界佛學界的「顯學」,則是由羅什以下的中國嘉祥吉藏的三論宗(印顺法師應是这一法流的龍象之一),和西藏的宗喀巴(採用印度月稱論師詮䆁中观般若大義)的黃教師徒們,千年因缘際會,從兩個不同管道,斷斷續續地共同弘揚中觀佛法的結果。

話說回來,華嚴經經文浩瀚,約80萬字(古人用卷字,每卷约合萬字,80卷合80萬字,其中最後的㪚財童子「入法界品」約佔四分之一,梵文似獨立成書,後被編入華嚴經內),為華嚴宗所敬奉。虔信佛法的女皇武則天顯然認為60萬字華嚴還不夠,非要全部的80萬字。但從今天的眼光看來,經文不斷重覆,且多怪異菩蕯名字,印度僧侶都知这些梵文名字的意思,閲讀時即在重覆背誦薫習中(用現代詞即洗腦),但翻成中文皆只得梵音而失其義,似乎喪失原來薰習之目的,所以个人覺得,即使这80萬字如删成10萬字,經文原義也不会因此喪失。況且今天除了佛教学者外,還有多少人有時間去硏讀這80萬字巨書?

龍樹菩薩也並未特別重視華嚴,他似認為般若中觀即是華嚴大義,一部約八萬字(羅什譯)的「大品般若」就足夠了,他並將它注釋成著名的「大智度論」(百卷=百萬字長)。西藏也未聴說有人硏究華嚴,可以說藏人從未重視它。

法華經在西藏的也未受到重視,但中國隋代的智者大師特重之,且詮釋成二部大書「法華玄義」、「法華文句」,成立了「天台宗」。西藏人似未它作註解,宗喀巴也從未引述此經及華嚴經。按,南傳佛教特別反感的是法華經,因為它高掦"大乘",特別鄙視"小乘"(南傳)佛法!總之,佛法流傳到中藏兩地,出現了很不相同的詮釋見到解,这似乎是民族性不同所致。西藏重論、重邏輯推理和分析。中國人尊經,大約出自中國原有的重五經之傳統,而民族性則偏向重實用、簡化。在宋代以後只剩下禪宗和淨土兩宗弘傳。印度佛法之注重分析性、邏輯性,在中國幾乎完全消失。

九世紀西藏即出现印度論師和中國禪宗大乘和尚的辯論,大乘和尚辯輸,被驅逐出西藏,於是藏土成為當時印度輸入重邏輯推理及細膩分析之統理的天下,影响至今。

時間上後出的天台宗(5、6世纪)華嚴宗(7、8世紀)似乎一般詮釋為思想上超越了龍樹(2世纪)般若中观,但是竟究在那處超越? 真的在思想上圓熟地超過龍樹和佛陀呢? 或者,这只是假相,其實並未超越,而是根本上思想一致? 這是佛學史上的一大問題。牟宗三在「佛性與般若」巨著中將佛性置於般若之前,即是將中國佛教對佛性的圓滿視為超過 般若正覺,牟宗三説 佛性概念提供佛法對萬法本體論上的终極解釋或根據,般若只是佛智的功能,不是真如心性本体。只有心、佛、众生皆相同本质的真如心或心性本体,才能超越龍樹的「作用的般若」概念。這樣的看法幾乎是中國佛教的特色了,禪宗、淨土宗在教義上基本傾向於真如心或心體說,般若只是它的功用。但是現代大多數西藏論師及印順法師則不予認同,他們主張般若破執的智慧才是最根本的,破邪即顯正,般若即是正覺丶成佛之道。所谓佛性丶真心、自性清淨心、不空如來藏,甚至法界,皆不是離開现實世界而存的形上本體,佛教也不需要牟宗三所谓的「本體論的終極根據」的說詞,在般若智慧觀照下豈還容許任何有自性的真如實體、心體、絕對等等形上entities? 所以楞伽經明説無我即是空如來藏,不空如來藏只是无我下的妙用而已。

華嚴的賢首或天台的智者會承認這樣的反駁嗎? 當然不會。西藏傳的月稱及清辨攻擊唯識的八識說,可能才是上述問題的終極會戰。因為正是由八識中的阿赖耶識才引入了認識論-形而上的終極说明(龍樹和佛陀只提六識、不提八識)一途,唯識之後或之前尚有提出第九識、淨心、真心系統來對比阿赖耶妄心系统。然從空宗中觀般若的觀點來看,不論真心系或妄心系都是一種 牟宗三所謂的形上本體論的說明,般若智慧被扁為真如心體之作用而已,是次要的secondary。

區分「體用」似乎是中國哲學甚至大乘佛學的特徴,而龍樹的中觀般若則一向是衝著這種形上學,反對二元對立的主客、體用的劃分法。金剛般若經即說:「諸法平等,無有高下」,一切事物性空、平等平等,这是般若空義所必然堅持的。如果現在還要人堅持有如來藏丶真心,佛性,法界,則這些名相的意義也不能違反般若空性、無相的正理。

 

 

 

奇思異想 第32集

危機重重的西方!

中國內部曾經討論過一種在西方國家或全球國家都覺得不可思議的議題:軍隊國家化或黨化?討論結果竟然是:軍隊國家化會危害共黨的統治,提這個議題實質就企圖顛覆中共!

於是全中國的軍隊、武警、公安警察就是 一支黨軍,有這麼多槍桿子為背景,紅朝專制體制對內的統治手法就是: 1)對人民"洗腦",預防反對意見的形成;2)維穩,隨時逮捕反對意見者 。這個21世紀的老大哥還非常善用網路新科技及各式強力技術,無所不用其極的監控防範人民,真的似乎使牠確信可以千秋萬世統治中國。而全國由中宣部監管成黨的一言堂,人民只要不反黨,所有「馬照跑舞照跳」,衣食住行育樂、性泛濫任你行。

不僅如此,紅朝老大哥對外更是陰險狡詐,首先在全球大撒幣(牠的財力因全不透明,幾無限量),協助在全球建立兄弟般雷同的專制政權夥伴。並且亟於分化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讓其分崩離析。

可以說中共紅朝政權目前已成為全球動亂的一大病毒。2020年初以來更動用 人造病毒-生化武器對付西方,最可笑的是西方還麻木昏睡,不知敵人木馬已在攻城略地。

這就是台灣、日本、美國及全球珍視自由民主的國家及其人民所必須認清的現實。

 

 

〔 延伸閱讀〕

奇思異想 第1-7集- ◎林良彬 - 台灣e新聞 奇思異想 第8-16集- ◎林良彬 - 台灣e新聞 奇思異想 第17集 - 21集  ◎林良彬 - 台灣e新聞 奇思異想 第22集 - 26集  ◎林良彬 - 台灣e新聞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