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不護人權,就沒有主權

 

曹長青 《星期專論》

任何群眾運動,歸根究柢都是政治運動。而任何一場政治運動,都必須提出一個正確的政治口號。而在中國,從五四到六四,到今天,「民主、科學、愛國、反腐敗」這些美麗動聽的口號喊了整整九十年了,中國仍是一個連最基本言論表達自由都沒有的獨裁國家。

怎麼會是這樣呢?就因為這些口號無論是國民黨共產黨、左翼右翼,任何一股想要煽動群眾的勢力都可以拿過來高喊的空洞概念。五四是得到全中國呼應、令無數中國人心潮澎湃的運動,其結果呢?沒有撒下真正的自由主義、個人主義、捍衛個人權利、保護私有財產的種子。不僅沒有起到任何促進民主的作用,反而助產了剝奪人所有權利的共產革命。

從五四到六四的盲點

六四的主旋律,是愛國、反官倒(即反貪腐)。結果呢?這場不僅席捲了全中國,更震撼了全世界的聲勢浩大的群眾運動,民主沒要到一絲一毫,更迎來一場大屠殺。鄧小平曾說,殺二十萬,穩定二十年,值得。結果呢?不用殺二十萬,連兩萬都不用,大概也就是兩千左右,就穩穩當當繼續統治二十年。

怎麼會是這樣呢?就因為「愛國」不僅是共產黨一直高喊的口號,更是在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失靈之後,煽動民族主義情緒、維護其統治的重要工具。而「反貪腐」呢?共產黨不僅也在喊,更在抓、殺貪腐者。於是一場令全世界矚目的運動,白死了幾千個無辜的生命,也沒有撒下真正的自由主義、捍衛個人權利的種子。

從五四到六四,中國知識份子一直都沒有提出過清晰的、建立在「保護個體權利」基礎上的自由主義理論和口號。五四時,中國有相當的自由,卻沒有真正的自由主義思想;以胡適為代表的模糊的推崇西方自由主義的觀點,迅速被以陳獨秀為代表的清晰、明確的共產主義理念所取代。六四更悲慘,學生主導的運動,什麼理論基礎都沒有。所以既沒有成功,也沒有遺產。

理念清晰是成功的前提

展示民意和傳播理念,是多數群眾運動的主要目標。展示民意,當然是人越多越好;而傳播理念,則是越清晰、越明確、越到位越好。否則多少場群眾運動,都不會為成功鋪路。中國的五四、六四是慘痛的經驗教訓。

今天的台灣,其條件是中國五四、六四時期所完全無法比擬的。今天台灣既有新聞自由,又有民主選舉。只要在清晰、明確、到位的理念價值指導下,無論多麼艱難的目標,都完全有達到的可能。這個理念價值便是民進黨所楬櫫的:建立在保護個體人權基礎之上的國家主權。

如不是建立在捍衛基本人權基礎上的國家主權,不僅沒有意義,甚至是災難。毛澤東讓中國人得到了國家主權,卻剝奪了所有中國人的人權,把中國人全部變成奴隸。今天,我們要爭台灣主權,為的是保護台灣的人權。台灣這塊土地,是台灣人民的「私有財產」,不可被台灣以外的任何人剝奪。這個私有財產權,是最重要的人權。

台灣中國,一邊一國

今天,在台北和高雄,幾十萬人將舉行「嗆馬保台大遊行」。這是台灣人民對馬政府上台一年不滿的總爆發,更是對國民黨倒行逆施,要向中國出賣台灣主權的總抗衡。 在這樣的群眾聚會上,最重要的是看你舉出什麼旗幟、喊出什麼口號。這個口號必須清晰、明確,和國民黨有清楚的理念區隔。

今天國民黨也高喊「護主權」,但他們護的是名存實亡的「中華民國」的主權。所以,僅僅是「顧主權」這種模糊的口號是不夠的,還要再明確的舉出「台灣中國,一邊一國」或者「台灣中國,兩個國家」這種清晰、明確的旗幟。這個口號,將再次向泛藍、向中國、向世界提出台灣人民真正的訴求。而如果僅僅是「顧主權」,就會像五四的「要科學、要民主」,六四的「愛國、反官倒」一樣,沒有實效。只有「台灣中國,兩個國家」這種和國民黨完全區隔的概念深入人心、人民確信,才能打下實現這一步的地基。

為陳水扁司法人權呼籲

在堅定、清晰地喊出了「台灣中國,一邊一國」、「台灣中國,兩個國家」這種明確護衛台灣主權的口號的同時,更必須從捍衛每一個台灣人權的行動開始。要台灣主權,絕不僅僅是要一個名叫台灣的國家,而是這個國家能夠保護你的人權,你的終極目標是要「捍衛個人權利」。

今天,台灣面對嚴重踐踏前總統陳水扁司法人權的典型案例。法院的延押裁定書居然坦然地指出,陳水扁「在押期間有民進黨內人士邀他重新入黨,影響力可見一斑」。這是毫不隱諱地表明,陳的影響力(這種政治原因)是裁決繼續羈押他的原因。

所以這個「要主權」集會,必須明確地為陳水扁的司法人權呼籲。如果不從保護具體個人的人權開始,那麼將來那個真正有了主權的國家,會保護人權嗎?更何況,對今天的台灣來說,不護人權,就沒有主權。期待五一七成為一個建立在「護人權」地基上的「護主權」里程碑。

(作者曹長青為獨立評論員)

 

——《自由時報》2009年5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