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星期專論》 認清國共 才能保台

曹長青

高雄市長陳菊到中國訪問,引發民進黨內部對中國政策的爭議。民進黨的中國政策不管要做什麼樣的調整,前提都應該是認清中國,尤其是明白當今共產黨和國民黨是怎麼回事。

強烈主張民進黨的中國政策要開放,本人也要去中國的前副總統呂秀蓮強調,當今的中國已經不是六四天安門時的中國,今天的共產黨也不是那個時候的共產黨,因此呼籲民進黨「與時共進」,開放對中國政策。

這樣一個政治判斷,是對是錯,一目了然。因為事實是,今天的共產黨,和六四屠殺時,沒有本質性的改變。對內,仍靠暴力統治。不要說對基督徒、法輪功學員、異議人士,甚至對連署零八憲章、意欲和中共政府對話的知識份子都嚴酷鎮壓;而且由於經濟發展,其國際地位的提升,使共產黨有了更多和自由世界討價還價的機會,同時西方也增多了姑息北京的聲音,因而共產黨在中國的專制更加囂張。

民進黨人去中國具象徵意義

這種囂張也體現在中國的對台政策上,從鄧小平、江澤民到今天的胡錦濤,可以說是萬變不離其「中」,都是要以一個中國原則,統一台灣。最低目標是反台獨,阻止台灣成為正常國家;最高目標是通過統戰,最終吞併台灣。馬英九上台後,共產黨在台灣有了代理人,使這種「統戰」變得更全面化,更具「進攻性」。

在這種背景下,如果民進黨改變政策,也對中國開放,就正中北京下懷,等於進入它的政策輿論框架,情願不情願都自動成為被北京利用的工具。有綠營人士強調,民進黨的頭面人物到北京,可以跟國民黨不一樣,可以凸顯台灣主權。但事實上民進黨人到中國,很難有所作為,畢竟被人家邀請去,不太可能變成「嗆聲」,更不可能去「踢館」。陳菊的中國行,中國和台灣誰獲利,一目了然。

另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是:民進黨現在不在執政位置,其對外政策,不像執政黨那樣有決策權和公權力,所以民進黨高層人物去中國,只有象徵層面的意義。共產黨寧可給予一定禮遇,也「歡迎」甚至「動員」民進黨的高層人物去中國,到底誰獲利,也是再清楚不過。共產黨會主動去做吃虧的交易嗎?

還有什麼邏輯理由批評國民黨

有人說,民進黨人到北京,可以讓中國政府聽到除國民黨之外的另類聲音,意思是對台灣現狀的解釋權,不可由國民黨壟斷。這種說法,更是對共產黨認識的無知。這等於把共產黨當成公正、願意傾聽兩方意見的法官。共產黨什麼時候傾聽過任何異議的聲音?事實上,北京當局對台灣現狀清清楚楚,尤其是對多數台灣人的願望(這也是他們處心積慮反台獨的原因之一),所以絕不會去聽民進黨人說什麼。他們現在之所以願意接待民進黨上層人物,只是因為他們還有統戰和利用價值,可由此增加對十三億中國人的「台灣人民心向祖國」的宣傳洗腦,更可分化瓦解台灣內部,增大其統戰的力度。

和共產黨一樣,國民黨的意圖也同樣清晰。馬英九上台一年,全面向中國傾斜,近日甚至提出書同文,使用簡體字,那種迫不及待要跟中國統一的心態,一目了然。有些民進黨人,一邊喊要和國民黨區隔,一邊支持民進黨高層往中國跑,說他們會跟國民黨跑北京不一樣。什麼不一樣呢?大概是五十步和一百步的不一樣。

所謂雙方對等是自欺欺人

有人強調在中國的台商已逾百萬,在台的中國新娘也有二十萬,中國又已成為世界經濟大國,民進黨不能再自我封閉。但台商和中國新娘問題,民進黨執政八年中不都存在嗎?那時怎麼不喊要跑到北京去和共產黨交流?再說,一些台商和新娘的具體事務,或者國際性的活動,應由下屬的專業部門去處理。例如高雄要舉辦「世界運動會」,和中國有關方面的溝通,應該由高雄的體育部門,或者是負責這方面的副市長等處理。在綠營中有象徵意義的頭面人物,像陳菊、許添財、呂秀蓮等,有必要都親自往中國跑嗎?這麼一窩蜂都往北京跑,和中共官員握手言歡,不僅把綠營對台灣主權的堅持打折扣,有利共產黨的統戰,更在無形中強化了中共對中國統治的合法性。

有人還說,民進黨和共產黨的交往,是在雙方平等、對等的情況下。這近乎和國民黨一樣「天真」了。如果共產黨能平等對待任何其他黨,它就不再是共產黨。

民進黨執政期間,由於對國民黨的本質認識不清,已經損失慘重,失去了眾多提升台灣、強化綠營的機會。民進黨今天在野,如果在對國民黨認識不清的基礎上,更連對共產黨的認識也遲鈍和模糊了的話,就不僅會嚴重損害台灣的利益,也將損害民進黨做為最大在野黨的地位和前途。

(作者曹長青為旅美作家,http://caochangqing.com

——原載 《自由時報》2009年6月14日《星期專論》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