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曹長青專欄》 「中正紀念堂」是不祥之兆

 

曹長青

毛澤東、蔣介石,雖然兩個獨裁者一生對立,但在很多基本價值上卻是一個方向;就連死後,也都各自霸據首都市中心的最佳地段,以輝煌的紀念堂,繼續俯視和毒化他們曾專制統治的社會。

幾年前,隨著台灣的民主進程,台北市中心的「中正紀念堂」終於更名為「台灣民主紀念館」,標誌台灣走向文明、民主、不再尊崇獨裁者的時代。但國民黨的馬英九當總統後,不顧民意反對,最近強行掛回「中正紀念堂」的牌匾。

馬英九曾經說過,蔣介石的功過應該由歷史學家來定義。現在馬政府恢復蔣介石紀念堂,本身就違反他自己的承諾。這哪是歷史學家來定義,完全是仍由國民黨、馬英九主導的「政府」來定義。

如果馬英九真的尊重歷史,尊重歷史學家,就應該看看超越台灣藍綠的西方歷史學者是怎麼「定義」的。今年七十七歲的夏威夷大學歷史學教授拉梅爾(R. J. Rummel)是這方面的知名專家,他寫過二十四本學術著作,專門研究獨裁者和大眾死亡;他獨創的democide一詞,專指「政府屠殺行為」。他在《政府屠殺》這本書中,研究並列舉了二十世紀全球十大獨裁者,其中就有蔣介石。

拉梅爾不是一般學者,他的研究深受學界重視,並獲得多種獎項,「美國政治學協會」(APSA)六年前曾頒給他「終身成就獎」。美聯社說,拉梅爾多次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並進入過最後一百一十七人的諾貝爾獎篩選「短名單」。這樣一個資深歷史學家對蔣介石的研究和「定義」,具有蓋棺論定的學術價值。

即使不從學術角度,僅以常識來看:從蔣介石一九二六年當上北伐軍總司令獲得權力,到他一九七五年去世,這五十年期間,蔣的國民黨和政府,從無民主選舉,蔣總裁的話就是「最高指示」,甚至就是法律。這不是獨裁是什麼?

且不說蔣介石負有責任的二二八屠殺,蔣家父子竟在台灣實行了長達三十八年的軍事戒嚴統治。據馬英九曾任部長的法務部當年的報告,兩蔣期間,「軍事法庭受理的政治案件就有二萬九千零七件,受難人數約十四萬人。」僅一九六○年那年,蔣政府就把十二萬六千八百七十五人列為「行蹤不明」人口而予以撤籍。它說明,有太多人遭公開或秘密處決。這樣一個靠綠島監獄等暴力統治的蔣介石,如果不是獨裁者,那什麼叫「獨裁」?

蔣介石像所有獨裁者一樣,熱中為自己立「領袖雕像」。據報導,台灣有大大小小多達四萬五千多個蔣的銅像。以土地面積,台灣成為全球領袖像密度之最!而蔣還有幾十個「行館」,用過的東西,就成為「珍貴文物」;在「中正紀念堂」裡,連蔣擦鼻涕的手帕也被「展出」。

馬政府提出要恢復中正紀念堂時,美國《華盛頓郵報》、美聯社等報導,都說蔣介石是「獨裁者」,並特別指出,蔣死前以殘忍手段統治台灣。今天馬政府掛回「中正紀念堂」牌匾,等於公開挑戰民主價值,為獨裁者張目。

剛當上了國民黨主席、手握黨政大權的馬總統,對外,傾斜專制中國;對內,推崇獨裁的兩蔣。這種闊步而囂張地退回專制時代的舉動,實在是台灣前途的不祥之兆。

(作者曹長青為獨立評論員,http://caochangqing.com

——轉自《自由時報》2009年7月27日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