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曹長青專欄》 達賴喇嘛給民進黨的啟示

 

曹長青

民進黨的中國政策是什麼,似乎比較模糊,目前很有爭議。如果他們要改變既往的中國政策,即取消限制,民進黨官員可去中國,那麼就要確定,目標是什麼,有沒有實現的可能?

有人說,只有去中國,才能讓北京聽到民進黨的聲音,而不是只聽國民黨的。但且不說中共在台灣有大量線民、特工等(幾年前國安會官員就說有三千多人),那些親北京的泛藍們,也爭先恐後去北京,提供消息和分析等,共產黨對台獨們的想法一清二楚,根本不需要再聽民進黨人跑到北京親自說。而那種到北京去讓共產黨聽到台獨聲音的說法,不僅不切實際,甚至矯情。因為在那種環境,你不能,也不敢這樣做。陳菊在北京只敢說了句「中央政府的馬總統」,這也只不過起到給國民黨的一中各表「背書」的作用而已。

在馬政府全面傾中,國民黨人爭相朝拜北京的時刻,民進黨人士,有沒有必要湊這個「鬧劇」(不是熱鬧)?北京熱中邀請民進黨人士,就是因為這樣做,對他們有好處。而跟共產黨打交道,民進黨想沾到便宜,大概是異想天開。這方面達賴喇嘛的經驗教訓很值得借鑒。

前天在日內瓦閉幕的大型藏漢會議,有世界各地的一百多名中國學者、記者、作家、異議人士和西藏專家參加,達賴喇嘛發表了講話。它被視為西藏流亡政府的中國政策發生變化,因過去多年達賴喇嘛都致力和中國政府「對話」談判。雙方代表也正式會談了八次之多,但中國政府是迫於西方輿論的壓力,做做樣子,毫無誠意;因此「談」了幾年,根本沒有任何進展和成效。去年三月西藏發生抗議事件時,北京政府全力開動宣傳機器,誣指這場「動亂」是達賴喇嘛「策劃、煽動」的,導致那種做樣子的「對談」無法再進行。

達賴喇嘛二十年前就在歐洲議會宣布,放棄追求西藏獨立,承認西藏屬於中國,只要求高度自治。過去這些年,他一直謀求和中國政府對話談判,和平解決西藏問題。但他的一廂情願,可以說完全落空。因為跟一個專制政權要「真正自治」(可民主選舉),本身就是「不可能的任務」。所以前英國《泰晤士報》東亞編輯、知名中國問題專家梅兆贊(Jonathan Mirsky)最近在《華爾街日報》評論新書《西藏屬於中國嗎?》中說,達賴喇嘛應呼籲西藏人「公投」,而不是跟北京要「自治」。

正因為跟中國政府的對話之路完全不通,不僅浪費了時間精力,還被北京耍弄,同時也削弱了藏人爭取國際支持的力度,所以達賴喇嘛才不得不對西藏流亡政府的中國政策做出調整。這次日內瓦的大型藏漢會議,就標誌達賴喇嘛已不再期待跟中國官方「和解」,而是重心轉向中國民間,跟中國人民,尤其是信奉自由價值的知識精英對話溝通。達賴喇嘛的這種經驗教訓和政策調整,值得民進黨高層深思和借鑒。

(作者曹長青為獨立評論員,http://caochangqing.com

原載:自由廣場 2009-08-10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