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歐巴瑪的風流父親和左傾母親

 

曹長青

美國總統歐巴瑪首次訪問中國,由於他有一個已在中國深圳住了七年、娶了中國妻子的同父異母弟弟,加上這個弟弟剛好這時在美國出版自傳體小說《從內羅畢到深圳》(內羅畢是肯亞首都),於是歐巴瑪和這個弟弟的關係、他的盤根錯節的家庭背景等,再次引起人們的好奇和新一波關注。

其實去年美國總統大選時,歐巴瑪的父母,他本人的成長背景等,都成為選戰話題。但由於美國主流媒體基本左傾,甚至成為歐巴瑪的啦啦隊,所以這些「話題」沒有成為報導重點。只有《華盛頓郵報》的資深編輯、普立茲獎得主馬拉尼斯(David Maraniss)寫了五篇對歐巴瑪身世的系列調查報道,這些報道非常詳細地勾畫出歐巴瑪的家庭背景和思想形成的原因——

五十年代末,在美國教會的贊助下,歐巴瑪的父親從肯亞來到夏威夷大學學習。他當時還上了報紙,因為他是第一個到美國留學的肯亞人。當地人回憶說,歐巴瑪的父親能言會道,既有主見,又善辯論,嗓音也渾厚,屬於那種有「超凡魅力」(charisma)的演講天才。「只要他一開口,屋裡的人都會停下來,聽他滔滔不絕。」他帶寬邊眼鏡,身材修長,還很會笑。他是馬克思主義者,信奉革命,期待肯亞從部落主義走向民族主義。

父親皮膚像瀝青,母親像牛奶

歐巴瑪的母親安娜是出生在堪薩斯的美國白人,到夏威夷大學時才17歲。兩人在學俄語的課堂認識(都想學會俄語,嚮往蘇聯),很快安娜就被這個肯亞人迷住,不久就懷孕了;由於懷孕而被迫結婚,六個月後,歐巴瑪出生。

歐巴瑪的父親剛到夏威夷時,當地人回憶,從沒見過膚色這麼黑的黑人。歐巴瑪自傳也說,他童年記憶是「父親的皮膚像瀝青一樣黑,母親卻像牛奶一樣白。」在美國還很保守的六十年代初,一個白人女孩,嫁給一個來自肯亞的黑人,是罕見的。但安娜之所以能這麼出格,是因為她是個非常反叛的女孩。他父親想要個兒子,結果只有這麼個獨生女,於是給她起了個男孩名,叫斯坦利(Stanley)。安娜從小就痛恨這個名字,也非常反感統一校服等規矩,並且挑戰上帝的存在。他們家後來搬到加州伯克利住了兩年,那裡是美國左派大本營,安娜在那兒接觸到左傾思想。後來他們又搬到西雅圖,那裡至今都是左傾民主黨的地盤。安娜在西雅圖的中學老師,更是激進的左派,給學生選的書,多是譴責資本主義、批判美國的作品,甚至還有馬克思的《共產黨宣言》。《華盛頓郵報》記者馬拉尼斯找到當年安娜的書單,上面幾乎都是左傾讀物。再加上安娜的反叛、剛烈性格,所以自中學起,安娜就痛恨美國的資本主義,嚮往馬克思的共產世界。她到夏威夷後,去掉了「斯坦利」這個名字,改用安娜;並跟那個來自肯亞的馬克思分子一見如故,志同道合;她不顧父母強烈反對,在夏威夷跟這位肯亞男子結了婚,那年她18歲。

肯亞的花心男人

但安娜不知道的是,這個肯亞男人在自己家鄉不僅已結婚,而且生了一兒一女。老歐巴瑪後來對安娜說,他在肯亞時已離婚了,但這是謊言,因為他後來回到肯亞,繼續跟這個女人生活,又生了兩個孩子。

由於有了小歐巴瑪,安娜只好退學,在家帶孩子。丈夫三年學習結束後,又找到在哈佛進修的機會,隻身去了美國東部,從此一去不復返。安娜帶著兩歲多的小歐巴瑪去哈佛找丈夫,結果發現丈夫在那裡有了新的美國女人,根本不要她們母子了。傷心憤怒的安娜,帶著小歐巴瑪返回夏威夷,跟丈夫辦了離婚。

現在中國深圳的這個歐巴瑪總統的同父異母兄弟馬克.歐巴瑪.狄善九,就是老歐巴瑪在哈佛讀書時勾到的那個美國女人生的。老歐巴瑪和馬克的母親還生了另一個兒子叫大衛,他後來在一次摩托車車禍中身亡。

老歐巴瑪的四個女人、九個孩子

歐巴瑪曾說,他在夏威夷家裡有次整理舊物,看到一份剪報,是他父親在哈佛時當地報紙的報導。老歐巴瑪就有這種能耐,他剛到夏威夷時,就上了美國報紙,幾個月後,又被報導一次,因他對夏威夷土著問題等有「獨到見解」。他剛到哈佛,居然也被報導。後來歐巴瑪競選總統時善用媒體,有評論說,也可能是有父親遺傳的天賦。但令小歐巴瑪不解的是,這份哈佛報導,只字沒有提到他和他母親,好像他們不存在似的。這位肯亞的花心男人,用同樣手法,隱瞞了他的婚姻史,在同時已有兩個婚姻的現狀下,又騙住另一個美國女性,並結婚(在美國結婚只需要身份證,只要沒有前面的配偶去告,重婚多少次都沒人管)。

據芝加哥《太陽報》報導,老歐巴瑪和第二個美國女人的婚姻同樣以離婚結束,他最後又回到第一個肯亞妻子懷抱。這期間他又和另一個肯亞女人(沒結婚)生了一個兒子,叫喬治。所以,歐巴瑪總統共有八個同父異母、同母異父的兄妹,來自他母親的兩次婚姻,他父親的三次婚姻加婚外關係。

老歐巴瑪雖然娶了兩個美國女人,但對美國毫無興趣,因為他痛恨資本主義,所以哈佛學習結束後,返回肯亞鬧革命。他雖能言善辯,雄心勃勃,回國後有很好的工作——給美國石油公司和肯亞政府工作,但他的革命理念卻到處碰壁,難以付諸實踐。於是沮喪、絕望之際整天喝大酒,最後酒後駕車,車禍喪生,只有46歲。

年少「反叛」鑄成人生大錯

安娜帶著小歐巴瑪,生活不易,後來嫁給一個激進的印尼穆斯林,去了雅加達。她和第二任丈夫有了一個女孩,即小歐巴瑪的同母異父妹妹馬雅。小歐巴瑪成了這個新家庭的累贅,於是被送回夏威夷,交給安娜的父母代管。

歐巴瑪是在外公外婆的拉扯下長大。這兩位二戰時的美軍後勤人員,對小歐巴瑪非常關愛,特意送他到私立學校,並為方便他上學,賣掉他們原來的大房子,在學校旁邊租了公寓。歐巴瑪的外婆是當地一家銀行業務主管,非常能幹,後來升任銀行總裁,還被當地報紙報導,成為夏威夷的女中豪傑。

十歲時,歐巴瑪的父親從肯亞來夏威夷看過他一次,送他一個籃球,從此他開始打籃球。他後來說,那次跟父親見面,印象糟極了。沒有父母的成長環境,再加上是黑人,歐巴瑪在青少年時期迷茫困惑,感到前途無望。他吸毒,不用心學習。

歐巴瑪的母親後來反省自己的人生,苦勸歐巴瑪,說自己就是因為年少時「反叛」,結果鑄成人生大錯,要他無論如何要努力,不能自暴自棄。後來外公外婆出錢,送他到常春藤的哥倫比亞大學學習。歐巴瑪沒有住校園,在外面與同學合租房子。室友回憶,歐巴瑪那時還是吸毒。去年總統大選時,媒體想挖歐巴瑪在哥大的成績,但被校方拒絕。哥大一向左傾,力挺歐巴瑪選總統。媒體批評說,不願公開成績單,說明成績糟糕。

反美牧師成了精神導師

後來歐巴瑪去了哈佛,也沒有入學成績的報導,因美國有照顧黑人的法案。歐巴瑪可能是從父母那裡得到遺傳天賦,在哈佛期間就開始顯露出演講才能,也展現一定的寫作能力,當上了《哈佛法學評論》的首任黑人主席。

法學院畢業後,他沒去紐約、華盛頓這種律師業的天堂,而是去了黑人較多、對他從政有利的芝加哥,在那裡從議員做起。二零零四年美國大選時,歐巴瑪在民主黨的全國黨代會上演講,一炮打紅,因為他會列寧式的演講;只要有好的稿子,他就可以把抑揚頓挫發揮得很好,使其極具煽情和感染力。歐巴瑪的口才不僅來自父親,也來自母親。安娜的中學同學後來看到歐巴瑪演講,說這完全是安娜當年講話的勁頭。

歐巴瑪的左傾思想,在夏威夷時就開始形成,因在那裡他結識了一位黑人共產黨員詩人,受到推翻資本主義、建立共產社會的宣傳蠱惑。後來在芝加哥,他參加的教會,牧師賴特更是以反美著稱,九一一美國遭攻擊時,賴瑞竟說,這是美國自作自受。上帝詛咒美國!這位反美牧師,成為歐巴瑪的人生導師,是他的證婚人,也是他兩個女兒的教父。後來歐巴瑪又跟炸了紐約等幾地的著名美國恐怖分子艾爾斯成為朋友,美國媒體報導甚至說,歐巴瑪的從政生涯(選議員)是從艾爾斯家的客廳開始的,因最早在那裡得到捐助。

歐巴瑪對白色有偏見

雖然歐巴瑪的父親欺騙了他母親,後來又拋妻棄子,而且他三歲後只見過父親一面,但他的自傳,寫的卻是《來自父親的夢想》。書中極少談到他的母親,而且對關愛照顧他成長的外婆,也被指責有種族主義傾向,因為他外婆有一次等公共汽車,被一個要錢的黑人青年糾纏恐嚇,她說如果不是公車馬上來了,她的頭可能被打破。歐巴瑪可是黑白分明,他跟父親同一膚色,不管父親多糟糕,他們也是有「共同的夢想」。而外婆外公不管對他多好,但他們是白人,就是有種族主義;所以歐巴瑪對自己血緣中的白色一面就抱有偏見。當然,歐巴瑪之所以更推崇從來沒有關照過他的父親,最根本的是,他跟父親有共同的革命理想,都嚮往社會主義。

歐巴瑪跟他同母異父的妹妹馬雅,關係也不親密。即使跟他母親,也頗疏遠。他母親得了癌症,但在印尼被誤診,說是消化不良,治療幾年,最後在美國確診是大腸癌,而且已完全擴散。安娜回到夏威夷,最後只有她母親(父親已去世),還有她的女兒馬雅,守護在她床邊,去世時只有52歲;那之前幾個月,她兒子歐巴瑪的自傳《來自父親的夢想》出版。她去世時,歐巴瑪並不在身邊,第二天才從芝加哥趕來。報導說,歐巴瑪匆匆把母親的骨灰撒到大海,「就回到他芝加哥的生活中了」。

對父親的記憶是負面的

歐巴瑪那個在美國就學並拿到碩士學位,七年前到中國深圳發展的同父異母兄弟馬克,對他們共同的父親,可不像歐巴瑪那麼一往情深,談什麼父親的夢想,而是強烈批評,甚至譴責痛斥。據馬克最近出版的《從內羅畢到深圳》一書,老歐巴瑪和馬克的母親生活了九年,後來離婚。馬克小時候經常聽到母親尖叫,因為他酗酒的父親毆打妻子,也多次打過他。「我還記得那個房子,我能夠聽到尖叫聲,聽到媽媽的痛苦,那時我還是一個孩子,無法保護她。」「在我的童年,關於父親的記憶,基本上都是負面的。」馬克最近也在多家美國媒體上指責父親。

歐巴瑪跟馬克並不親近;當然他們從未一起成長,也沒有親近的理由。所以當馬克上CNN賴瑞.金節目宣傳新書時,被問到是否跟哥哥歐巴瑪常聯絡,馬克躲開不回答。這次歐巴瑪去中國訪問,所以要見這位同父異母兄弟,其實是要借有一個弟弟在中國這件事拉近跟中國的關係。因為這位弟弟愛上了中國,不僅娶了河南太太,還熱衷中國書法,讀《紅樓夢》,漢語程度達到考試七級。這件意外的和中國的關聯,更增加了一些中國人對歐巴瑪的好感。而有一位顯赫的美國總統哥哥,馬克也在中國成為名人。他最近宣佈,要很快出一本自傳,裡面會有他這個總統哥哥,還有他們共同父親的更多故事。歐巴瑪的印尼妹妹,和另一個在肯亞的弟弟喬治,也都要出自傳。於是他們父親的形象會越來越清晰——欺騙、家庭暴力、不負責任,嚮往社會主義,甚至共產主義。而自由世界的燈塔、資本主義大本營的美國的總統歐巴瑪,居然傾心如此這般《來自父親的夢想》?

——原載香港《開放》雜誌2009年1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