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馬英九把「情夫」請到家

曹長青

昨天,台中市舉行了有史以來最大型的集會,十萬民眾集會抗議陳雲林再次來台。今天,成千上萬的民眾將到清泉崗機場「接機」,向中共特使當面發出怒吼,給要「國共再次密談」的馬政府一個「下馬威」。

陳雲林上次來台,造成嚴重的朝野對立,引發大規模民眾抗議,馬政府的警方鎮壓,又造成了流血。但國民黨不吸取教訓,又邀請中共特使來台,再次擺出一副國共聯手決定台灣前途的架式,等於向台灣人民直接「挑釁」。

馬政府上台後,一面倒親中、親共,已是明顯的事實。但連戰、宋楚瑜、吳伯雄們去北京朝拜共產黨,雖令人厭惡、憤怒,但畢竟他們是到共產黨的地盤給胡錦濤跳「脫衣舞」,把自己靈魂脫個精光(馬政府還有臉提倡「有品」運動)。這次國共要簽什麼協議,姑且不談它的內容,只從形式上人們就可以看出他們是多麼囂張。江陳為什麼不可以在香港簽?在北京等共產黨的地盤簽?在共產黨天下「絕對安全」,根本不需要興師動眾配備六千警衛,更不會有抗議示威。但馬英九為什麼一定要把專制中國的特使請到台灣來?為什麼就是硬要刺激台灣民眾的敏感神經?

而且他們讓陳雲林直接抵達台中、以當年最堅定反共的著名國民黨將領邱清泉命名的「清泉崗」機場。馬政府在這個機場恭迎共產黨特使,不僅是絕大的諷刺,更是完全背叛國民黨反共理念的再次宣示。馬英九不僅數典忘祖,更是數典「抗」祖,褻瀆兩蔣的反共原則,公開跟共產黨搞「同性戀」(兩黨本性相同)。

國民黨和共產黨的亂倫,從泛藍高層偷偷摸摸在美國跟中共國台辦接觸開始,到連宋高調到北京跟胡錦濤擁抱,到讓陳雲林一度、再度到台灣,這是一個什麼過程和性質的問題呢?用通俗的例子來說,第一步:就像不久前國民黨立委吳育昇帶女人到汽車旅館開房間。這位吳藍委當時所以偷偷摸摸,一步三回頭地溜到旅館,說明他起碼還清楚這事不道德,首先不能讓外人知道;其次,見那種女人可不能在家裡,否則妻子撞上豈不鬧翻天。第二步:連宋跑到中國去擁抱胡錦濤,就像台商們跑到中國去包情婦,台灣妻子們憤怒,但也沒辦法;反正沒在家裡,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忍了。第三步:現在馬政府請陳雲林到台灣,就是公然把「情夫」帶到家裡,而且告訴妻子他要幹什麼。這樣做一是向妻子挑釁:我根本不怕你,二是強迫妻子接受、習慣。

第一次你又吵又鬧地反抗,他不僅絕不道歉,更根本不在乎;他的「情夫」走了,你把這口氣吞了。但經過那麼一場激烈衝突之後,「他」為什麼更囂張地再次把「情夫」弄到家裡來呢?就是要你在初次的震驚過後忍受,然後再來,讓你逐漸地麻木、習慣,最後自然地接受。

這樣一個過程,和這樣一種從心虛到理直氣壯,再到理所當然的變化,就是中國吞噬台灣的過程。今天,國共兩黨的亂倫已從偷偷摸摸,到了公開的、肆無忌憚的地步;那麼下一步就是迫使你忍受、麻木、習慣、接受。對這樣一種公然挑釁和踐踏的行為,台灣人民只有奮力抗爭,才有改變命運的可能。

(作者曹長青為獨立評論員,http://caochangqing.com

——原載台灣《自由時報》2009年12月21日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