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曹長青專欄》馬政府的外交敗筆

 

曹長青

今天台灣總統馬英九前往中美洲訪問,主要是參加本週三的洪都拉斯總統就職典禮。但這將是一個尷尬的場面,因在幾個月前,馬英九還公開譴責洪國政變,台灣駐洪使館還給予被廢黜總統塞拉亞的女兒庇護,等於介入洪國政爭。

當時馬政府表示,給塞的女兒提供庇護是“人道救援”,但這明顯是對洪國政情“處於狀況外”。因洪都拉斯沒有發生真正的軍事政變。當時塞拉亞也要走委內瑞拉總統查韋斯的專權之路,修改憲法,改變總統任期,以便他長期掌權。此舉遭軍方反對,國會譁然,塞拉亞所屬的左翼政黨本身也拒絕,等於是該國左、右兩大陣營都反對。最後洪國最高法院裁決,改變總統任期屬“違憲”。塞拉亞被迫出走後,繼任的臨時總統(原國會議長)還是跟塞拉亞同一黨,可見洪都拉斯是舉國一致,抵制塞拉亞踐踏民主憲政。

馬政府顯然對這些情況並不清楚;在當時事件爆發之後,竟在跟隨塞拉亞出走的外長疏通下,同意給塞的女兒“庇護”。洪國並沒有軍事政變(軍人沒有掌權,只是執行最高法院的裁決),塞拉亞女兒也沒有被迫害的危險,當時力挺塞拉亞的巴西、委內瑞拉等使館都沒出面,但馬政府卻立即給予了庇護,等於在洪國政爭中做了“選邊”。如果這是“人道救援”,那後來塞拉亞妻子等家人也提出同樣要求,怎麼馬政府不再繼續“庇護”了?顯然是後來對洪國真實政情有了一定瞭解。塞的女兒十天後就離開了台灣使館,至今安然無恙,更說明當初對其“庇護”缺乏慎重的政治考量。再加上當時在巴拿馬訪問的馬英九“親自拍板譴責政變”,更等於擺出一副與洪國新政府“為敵”的架勢。

台灣在美洲的邦交國就那麼幾個,北京又虎視眈眈,覬覦洪國邦交。在這種情況下,馬政府實應小心謹慎,避免介入邦交國的內部政爭。但馬總統就這樣馬馬虎虎,統而化之;對僅有的幾個邦交國的政情都不清楚,更在實情都不瞭解的狀況下,就馬口大開,譴責政變,給台灣和洪國新政府的關係,留下了伏(敗)筆。

洪國去年11月底如期舉行了總統大選,塞拉亞的左翼政黨敗選,右翼候選人獲勝。該次大選被國際監督組織評為透明、公平、成功。美國、哥倫比亞、巴拿馬、哥斯大黎加、台灣等率先承認新政府;原來支持洪國按期選舉的歐盟等,也可能跟進。洪國這場廢黜總統、保衛憲政的事件,基本就落幕了。呼籲抵制大選、不要承認新政府、躲在巴西使館的塞拉亞,看到大勢已去,已決定攜家出走他國,其改憲專權之夢,完全破碎。

洪國的廢黜總統事件,在美洲歷史上具重要意義。因從委內瑞拉開始,厄瓜多爾總統,玻利維亞總統,洪國的塞拉亞等,都要走查韋斯的經濟國有化、媒體官方化、憲法私人化(延長總統任期)、外交反美化(煽動民粹主義)的獨斷專行之路。一時之間,拉美左風勁吹,向個人專權時代大幅倒退。在此時刻,塞拉亞總統被罷黜事件,等於是對“左風(瘋)”踩了一次煞車。

再加上一周前智利的總統大選左派政府下台,拉美地區已有了墨西哥、哥倫比亞、巴拿馬、洪都拉斯、智利等五個走市場經濟的右翼政府。但願美洲的這種政局新變化,也能給馬英九的馬虎外交“踩一次煞車”。

(作者曹長青為獨立評論員,http://caochangqing.com

——原載《自由時報》2010年1月25日“曹長青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