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星期專論》智利地震對台灣的啟示

 

曹長青

智利發生的大地震(規模八.八)震驚了世界,因規模之大,超過年初的海地地震(規模七),甚至超過中國前年的四川大地震(規模八)。但迄今為止,智利地震死亡人數是八百人,這和海地二十三萬人死亡,中國四川地震依官方數據近九萬人遇難,都差別太大。而且台灣八八水災,由於馬政府的無能等因素,還導致近七百人死亡。

海地地震的破壞力,據專家指出,相當二千枚在廣島長崎投下的原子彈能量。而智利大地震的破壞力是海地地震的五百倍,等於一百萬枚原子彈同時爆炸!智利地震並不是發生在人煙稀少之地,但為什麼造成的死亡規模遠不像海地和中國那麼大?

經濟自由度排全球第十

華爾街日報》最近刊出評論指出,這主要歸功於美國經濟學家傅瑞德曼(Milton Friedman)的自由經濟思想,使智利走向市場經濟,成為南美富有的國家;而這種富有,使智利有能力建築堅固的房屋,面對大地震,承受了考驗,挽救了無數的生命。

同樣是大地震,雖然震級低於智利,但海地是拉美地區最貧窮的國家,很多建築近乎於泥草房,當然在地震時不堪一擊。

三十九年前,智利曾經歷一場「政治大地震」,信奉馬克斯主義、甚至被視為蘇聯代理人的阿葉德當選總統。阿葉德上台後就推行經濟國有化、跟共產蘇聯結盟的左傾政策,迅速把智利帶入災難:通貨膨脹率當時高達百分之一千。在全國怨聲載道之際,皮諾契特將軍發動政變,推翻了阿葉德政府,阻止了智利的赤化。

面對經濟困境,皮諾契特去請教了美國的自由經濟學大師傅瑞德曼,拿到的「藥方」是:全面私有化、市場化、大幅削稅,減少國家控制,給企業鬆綁,降低政府開支,用優惠政策吸引外資等。傅瑞德曼並在他任教的芝加哥大學為智利培養了一大批後來被稱為「芝加哥小子」(Chicago boys)的自由經濟學者(其中有人後來出任智利總理)。

在皮諾契特掌權的十七年中,智利大步邁向自由經濟。到皮諾契特卸職的一九九○年,智利人均國民生產總值增長了四十%。過去十五年,智利年經濟增長率平均五.五%,人均收入達一萬二千美元。《華爾街日報》的評論說,智利的腐敗指數、嬰兒死亡率、貧困人口比率等,都是整個南美最低的。

智利不僅是南美經濟成功的樣板,其經濟自由度排名也列世界前茅。據美國「傳統基金會」最新「二○一○全球經濟自由度」排行榜,智利排全球第十名,超過英國(第十一)、日本(第十九)、德國(第二十三),幾乎跟美國(第八)、丹麥(第九)不相上下。台灣是第二十七名。中國則排在第一百四十名,僅在海地(第一百四十 一)之前。

「不確定性」的中國

台灣的人均收入高於智利,但經濟自由度排名卻落後智利十七名。智利的經驗值得借鑑,他們沒有熱中跟哪個大國經濟連結或依賴外部,而是注重自身的經濟改革,實行真正的市場經濟。今天,台灣的經濟發展和改革方向,不應將重心放在跟對岸中國簽什麼經濟架構協議,把台灣經濟完全壓寶到一個被國際社會普遍認為具有「不確定性」的中國身上,而應致力降低稅收、減少國家對經濟的控制,降低政府開支,以更優惠的條件吸引外資等。

台灣的稅率還是相當高的,使外國投資者望而卻步。目前台灣對外資和外國個人所得稅的比率甚至高過中國。由於缺乏充分私有化和自由競爭,台灣的電訊收費也是比較高的。現在從美國打到中國、香港、新加坡的電話費,無論手機還是座機,每分鐘都只有一美分多,而打到台灣的手機,是打到中國和香港八倍多。

笨到「首腦」變「馬腦」

減稅、減少政府對經濟的控制、走自由市場之路,是所有國家經濟成功的秘訣。南美的智利如此,歐洲的愛爾蘭更是如此。愛爾蘭跟台灣差不多,面積才七萬平方公里,但愛爾蘭在上述全球經濟自由度排行榜上名列第五,超過瑞士、加拿大和美國。當年愛爾蘭曾被評為歐洲「貧窮之最」(稅率高達四十八%,失業率十七%),但現在愛爾蘭則被譽為「歐洲之光」,因愛爾蘭大幅減稅,現不僅單一稅率,且只有十二.五%,全球最低。結果愛爾蘭經濟增長十%,國民平均所得達四萬美元。

馬政府急於跟中國簽ECFA,不僅跟智利、愛爾蘭的經改方向南轅北轍,而且完全不顧中共想以經促統、吞併台灣的戰略企圖。如馬政府認識不到這一點,那就笨到「首腦」成「馬腦」。如認識到了仍迎合,那就可能也是要通過經濟連結,而最後實現「九州」夢,而出賣台灣利益。那對台灣人民來說,可是比當年智利「政治大地震」更可怕的前景,那是要失去台灣作為一個國家存在的不可承受之「震」!

(作者曹長青為獨立評論員,http://caochangqing.com

——原載《自由時報》2010年3月7日“星期專論”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