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星期專論》民進黨政綱需要理想性

曹長青

隨著立委補選的幾次勝利,對五都選舉,綠營似乎一片樂觀,因此出現多人競爭一職的激烈場面。但無論五都選舉,還是隨後的總統大選,對於綠營來說,關鍵不是拿到權力,而是選上之後,能夠全力推動台灣成為一個正常的獨立國家。做為綠營核心的民進黨,今年八月要召開黨代表大會,報載屆時要推出一份《十年政綱》,做為民進黨對「國家未來的完整規劃」和「將來十年的新願景」。

自上次總統大選綠營失敗之後,民進黨高層始終沒有就台灣的前途和定位等重大問題做出過明確闡述。在這種情況下,民進黨能夠拿出一個明確的《政綱》,是對選民負責、對台灣前途負責的作法。

關鍵應是國家定位

現在的關鍵是,這個《政綱》是什麼內容?對台灣的前途有哪些重大論述和認定?雖然人們迄今還沒有看到草案,但從民進黨政策會副執行長最近對報界披露的內容看,實在有點令人擔憂。因為這個政綱,主要側重的不是台灣的國家定位等,而是什麼「世界局勢的巨變;台灣與中國的互動之道;全球化經貿趨勢與台灣中國經貿關係演變;科技的未來發展;能源價格與減碳觀念的同步高漲;水資源與糧食自主性的匱乏;脆弱國土遇上詭譎氣候;人口的老化與健康的變化;政府財政紀律敗壞與社會保險體系的破產危機等。」

說句老實話,這些內容,國民黨的政策綱要也基本可以囊括。這跟執政的馬政府根本沒有明顯的「區隔」。今天台灣面臨的問題,除了有跟其他國家共同面對的全球化、就業、經濟發展、民主政治等等,更有自己的特殊性,那就是國家定位和前途問題,主要體現在三點:一是跟共產黨的關係。對此應非常明確:台灣從來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全力抵抗對岸中國要以經促統、吞併台灣的任何企圖。二是跟國民黨的關係。堅決抵制國民黨以「兩岸一中,一個中國」為名而出賣台灣的任何舉動。三是跟台灣人民的關係。民進黨應明確承諾,如重新執政,將全力推動台灣成為正常化國家,包括推動制定新憲法(不再什麼「固有之疆土」,而是明確台澎金馬),啟用新國歌(不再三民主義,國民黨所宗),通過全民公投等各種民主方式,摘掉國民黨當年用暴力強加給台灣的中華民國虛假帽子,恢復歷史真實;以台灣的名義加入聯合國等等。

民主進步黨要遵從民意

也釵酗H會說,在國民黨仍強勢下,這樣的目標怎麼能實現?是不是缺乏現實操作性?但是,即使不談一個有理想性的政黨要有前瞻性,起碼也要追隨和符合民意吧。這些目標不是空中樓閣,而是越來越多的台灣人民的心底呼喚。且不說陳水扁時代,即使在馬英九上台後的各種民調,也都傳遞這種呼喚和趨勢:

在馬英九總統就職三十天時的TVBS民調:六成五民眾支持台灣獨立,只有一成九贊成統一。六成八自認為是台灣人,只有四%自認為只是中國人。

在馬英九上台一年時的《遠見》雜誌民調:四成九民眾主張「終極獨立」,主張「終極統一」的僅有一成六,但反對終極統一的高達六成九。去年七月該雜誌的民調還顯示,高達八成二的民眾認為,兩岸是各自發展的主權國家。

去年初《財訊》月刊的民調:三分之二的台灣民眾不願為了經濟利益而在政治及主權上對中國讓步;五成九民眾擔心台灣經濟對中國依賴太高,五成五民眾認為中國仍是台灣軍事上最大的敵人。

這些民調,還都不是綠營媒體所做的,所以它可能更反映出真實。今天,還不是按照理想性來要求民進黨走在民眾前面、有前瞻性的問題,而是要不要跟隨民意、服從民意、按照人民意願方向走的問題。

陳明文為何大獲全勝

那麼按照這種民意方向,是不是就會影響選戰勝利?事實恰恰相反。這從上次嘉義立委補選的結果就可以看出來。在綠營贏得的三席中,嘉義那席贏的最多,達到六成八,是壓倒性的勝利!當然,這跟陳明文長期基層耕耘、贏得選民信賴有直接的關係,但被很多人忽視的一個因素是,在四席立委補選中,陳明文的競選旗幟最鮮明,直接觸及「台灣中國,一邊一國」的國家定位議題。陳明文曾明確喊出,「這場選舉的定位很清楚,就是中國路線和台灣路線的投票抉擇」,「是嘉義人反對簽ECFA、顧嘉義農業、保台灣主權的抉擇。」他以「保台灣主權」做為選舉主軸,而不是什麼照顧弱勢群體、服務選民等跟國民黨沒有明確區隔的口號和目標,結果他大為成央A得票率創造了綠營的歷史紀錄。

由此也可以看出,即使就為了勝選,也要有理想性,要喊出綠營民眾的心底呼聲,才能激發出基本盤的熱情,帶動出整體綠營的士氣和聲勢。人們期待、盼望,民進黨能夠推出這樣具有理想精神的《政綱》,帶領綠營打贏年底的五都選舉,進而贏得總統大選,從而使台灣走向正常的獨立國家。

(作者曹長青為獨立評論員,http://caochangqing.com

——原載《自由時報》2010年3月21日“星期專論”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