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曹長青專欄》 張藝謀是文化秦始皇

 

曹長青

張藝謀導演的《杜蘭朵公主》來台灣演出,引起爭議,因被揭出,演出地的台中市長胡志強的手下竟事先發公文,要台電、中油、台糖、台水等國營單位為其提供贊助款,強迫認捐。且不說一部來自中國的歌劇(並是商業演出),憑什麼要台灣國營單位提供補助,這個導演張藝謀,恰恰是強力鼓吹秦始皇的武力統一,威脅台灣的中國官方文化寵臣。

張藝謀近年在中國爆紅,因他拍出默契官方意識形態、推崇秦始皇以強權「統一天下」的《英雄》和《滿城盡帶黃金甲》等影片,還導演了歌劇《秦始皇》,直接美化這個暴君,由此成為宣傳中共專制盛世的北京奧運會總導演,其地位如同共產文化的「紫禁城總教頭」,成為權力者的「寵物」。

任何暴力統治中,都有文化幫凶。在希特勒時代,就有女導演萊妮.里芬斯塔爾拍攝《柏林奧運》和《意志的勝利》,宣揚法西斯主義。今天的張藝謀就有這種隔代遺傳。他拍的《英雄》,直接歌頌秦始皇的統一「天下」,血腥殺戮。

如果說里芬斯塔爾的鏡頭,放大的是德國的崇高,日爾曼的優越,希特勒的偉大;那張藝謀的鏡頭,則是渲染「天下」的至聖,群體的輝煌,胡錦濤們的威嚴。在這種「世界」,個體的存在、個性的聲音、個人的自由等等,都不僅微不足道、毫無立足之地,也不可避免注定要失敗、滅亡的命運。在《英雄》裡,那個要殺秦王的刺客,被朕要統一天下的雄心偉業感動,竟放棄到手的機會,選擇被萬箭穿心,成全那個「天下」。這簡直像《一九八四》中那個反抗者史密斯最後被改造得對「老大哥」含著微笑死去一樣恐怖。

張藝謀把秦始皇拍成《英雄》還不夠,前幾年還導演了歌劇《秦始皇》,拿到美國演出。當時報導說,中國當局投資數百萬美元。但美國評論界惡評如潮,各大報幾乎眾口一詞,批評該劇「乏味」,不僅冗長(三小時二十分鐘),令人昏昏欲睡,更指出它迴避了秦始皇用殺戮建立帝國的血腥史事。美國《費城探詢報》的樂評說,這齣歌劇虛張聲勢,沒有內涵;事先宣傳成一隻大象,而實際上只生出一隻老鼠。

後來張藝謀導演的北京奧運開幕式,則完全是《英雄》和《秦始皇》的翻版,也是極力渲染整齊劃一、群體威嚴的大場面、大陣勢,以及皇權統治下的「和諧中華」。它和《英雄》中統一的秦王大軍萬箭射殺、統一的「殺不殺,殺!」的喊聲、統一的「風,大風」的吼叫是一樣的。在張藝謀的世界,什麼都是統一的,在他的《滿城盡帶黃金甲》裡,宮女製藥、送水的動作都是統一的,甚至連裸露乳房大小都像蒸籠裡的饅頭一樣被擠成統一規格。

張藝謀這種推崇國家、維護天下、榮耀暴政、歌頌群體、泯滅個人的電影,毒化了無數的中國人,使他們更深陷於「國家榮耀高於個人自由」、「群體利益大於個體權利」的思維之中。今天網路上那些叫囂武力攻台的中國「狼孩」和教授們,不知有多少是因為喝張藝謀的這種「狼奶」而成為叫獸的。

今天,張藝謀帶來的是《杜蘭朵公主》,如果台灣人民慫恿、贊助這種文化統戰,下一步,他就會帶來《秦始皇》,宣揚為統一與天下,犧牲個人權利與自由的暴君文化,直接給台灣人民洗腦。最後就不用共產黨放飛彈了,因為張藝謀和胡志強們,已經足夠完成統一大業了。

(作者曹長青為獨立評論員,http://caochangqing.com

——原載《自由時報》2010年3月29日“曹長青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