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重庸才、輕人才的民進黨

◎ 曹長青

在民進黨高層逼退王定宇選立委時,我曾批評這是搞派系,沒有公正公義。而民進黨剛公佈的不分區立委名單再次證明,民進黨被派系綁架,被政治交易主導。這份名單一公佈,就像王定宇事件那樣,又是引起很多綠營支持者的憤怒。這份名單至少有三點值得討論:

第一,不分區立委制度本身的問題。

台灣的不分區立委制度,是2008年實行的,在113名立委中,拿出34席做不分區立委,按政黨得票率比例,由該黨自己任命(政黨比例過5%門檻,才能獲得不分區立委)。上次民進黨政黨得票率三成八,所以拿到14個不分區立委名額。當時立法院民進黨立委總共27人,去掉14名不分區,實際上只有13人是憑自己真本事、經過選舉進入立法院的。

歐洲也有一些國家按政黨比例分配議員名額,但這些國家都是「內閣制」,它們跟台灣不一樣,沒有總統直選,而是國會多數黨組閣,黨主席出任總理或首相。

而在美國這樣實行總統制、民主制度比較成熟的國家,根本就沒有什麼不區分立委之說,無論是100個聯邦參議員,還是435個眾議員,還是任何其他地方議員,全部都是經過投票選舉產生的。每個議員都要靠自己的努力贏得選民信任、贏得一票。

而台灣既是總統直選,又有不分區立委制度,等於給了政治分肥、政治分贓一個最佳平台。因顯而易見,它不是公開的、經過選民決定的,而是私下裡由黨的高層,尤其黨主席決定的。在這種情況下,那些想當不分區立委的人,當然就不敢對黨的錯誤路線和政策提出批評。很明顯,你說真話,你的不分區立委就沒了。

別人選立委,要花錢、出力、打拼,一票一票地拉。而只要進入那個黨中央決定的安全名單,就什麼都不用做了,鐵定是立法委員了。這是非常不合理的制度!它會誘惑很多人為拿到這個位置而不講原則、不講理念,只是一心跟黨主席拉關係,諂媚黨的高層,或者加入有實力的派系。所以,這個不分區的制度,既是不民主的,又是有害政黨健康的。

第二,表現政治秀,而非認真抗衡國民黨。

目前民進黨公佈的這份名單中,有不少人選只是為了體現「政治正確」,而不是從真正能為台灣前途打拼、在立法院有效對付國民黨的角度考慮問題。例如,排在這份名單第一名的陳節如,是「台灣智障者家長總會副理事長」,排在第三名的鄭素華是「全國工人總工會理事長」。這兩位女士在綠營中都不是很有名,是不是有堅定的綠營理念,都令人質疑。那她們進入立法院,能夠堅定地為台灣前途、為台灣成為正常的獨立國家而打拼嗎?有可能跟國民黨泛藍立委強力對抗嗎?

今天,台灣的政治局面很清楚,這屆立委選舉,民進黨要贏過半是相當困難的,而且即使過半數,也需要一個強有力的團隊,才能在立法院跟國民黨抗衡,阻止他們繼續出賣台灣利益。而如果綠營不過半,更需要強有力的立法委員們,才可能對國民黨主導的國會有所制衡。立委的名額那麼寶貴,民進黨應該把那些問政能力強、綠營理念堅定、跟國民黨泛藍立委有衝撞對抗能力的人送進立法院。而現在選擇的這些什麼工會主席,什麼殘障協會理事長等等,不是明顯做政治秀嗎?

在民進黨這次提出的34名不分區立委中,陳節如的年齡是最大的,已66歲。她是蟬聯。但對她在立法院的問政能力,早就有質疑之聲。而排名第三的鄭素華,曾涉及羅文嘉走路工案遭判緩刑。把這樣有爭議並被判刑的人列入不分區立委安全名單,而且是第三名,向社會傳遞什麼信號?能給民進黨增分嗎?

按道理,像遊錫堃、蘇貞昌,謝長廷等綠營的老將,應該首先考慮讓他們進入立法院,增加綠營在國會對抗國民黨的實力,畢竟他們更有問政經驗,更有對抗國民黨的能力,包括口才、經驗等等。可是,按目前這份名單,除了遊錫堃有希望之外,蘇貞昌、謝長廷都幾乎沒有可能。因按政黨比例,民進黨需贏到近六成,才能輪到謝長廷當立委。目前立法院綠營只占三成,要一下子翻番是非常困難的。

當然,前面這兩個問題,制度層面的問題目前沒法解決;在人事層面,民眾有呼聲不要讓那些老面孔再進立法院,要世代交替。這雖有一定道理,但當人才接不上來的時候,世代交替要讓位於能力。哪個黨要為了服從政治正確的概念,而不從實際能力和效果考量,就一定會失敗。

第三,重用庸才,排斥人才。

民進黨這個不分區立委名單的第三個問題就更嚴重了,那就是這份名單顯示,民進黨高層在排擠人才、重用庸才。例如把段宜康安排在不分區立委第十名,就是典型一例。沒有疑問,段宜康一定會成為下屆立委,因第十名是絕對的安全名單,上屆民進黨選立委,輸到那個程度,還按政黨比例得到14個不分區立委名額。

段宜康是新潮流派系的頭面人物。所謂新潮流,就是一路妥協綠營基本盤的理念,傾向討好國民黨,討好藍營。綠營民眾曾把新潮流的幹將們稱為11寇,後來在選舉中,他們幾乎全部被淘汰了。我在以往的文章和論壇中說過,那些妥協派討好國民黨,泛藍媒體也表揚讚美他們,但怎麼一到選舉他們就都輸了呢,而且是大輸呢?因為明擺著,你妥協理念,傷了綠營基本盤的心,到選舉的時候,綠營不感動,藍營不買賬。泛藍給那些綠營的妥協派掌聲,但不給選票。而綠營基本盤也不去含淚投票,所以新潮流會大輸、大敗。段宜康當年就這麼輸的,他在自己選區得到的選票數量,還沒有那個選區的民進黨的註冊黨員人數多,也就是說,他把自己本黨的黨員票都丟了不少,輸得非常慘。

那些新潮流的人,動不動就說妥協理念是為了爭取中間選民,那段宜康怎麼一點也沒爭取到呢?中間選民沒爭取到,綠營基本盤也沒有投票意願,這就是新潮流們敗選的原因。羅文嘉也是同樣的例子,選台北縣長時大輸了19萬票,是民進黨成立以來在縣市長選舉中輸得最慘的。而且是輸給最窩囊、最無能的國民黨對手周錫瑋。周錫瑋當了台北縣長後,每次民調評比,他都最差,掛車尾,所以被老百姓稱為「周車尾」。而羅文嘉就輸給這樣的車尾,他鼓吹的中間選民在哪裡呢?

這次民進黨黨內立委初選,段宜康報名在士林大同區選,結果怎麼樣呢?連羅文嘉都不如,他在黨內初選的民調中就顯示一定輸,毫無任何贏的可能,所以,還沒選完,他就退下來,否則就會像羅文嘉參選那樣,輸得很難看。羅文嘉那個選區,民進黨有三人競爭,羅文嘉雖然花大錢,經費充足,每天做電視廣告就花一百多萬,但最後得到的支持率還不到第一名的姚文智的一半!

現在這個和羅文嘉類似的段宜康,這樣一個根本經不起選民檢驗的人,居然安穩地進入不分區名單,而且是絕對安全的前十名之內,也就是說,段宜康鐵定是下屆民進黨立委了!各位台灣朋友,這是多麼荒唐的事情!

但為什麼段宜康能得到這種優惠?就因為他是蔡英文的嫡系,跟黨主席有極為密切的私人關係和交情。當初蔡英文要出來選黨主席的時候,台灣媒體有報導,是段宜康等一幫新潮流的人拱出來的。當時蔡英文有點猶豫,是段宜康等人力挺、勸說,最後是在段宜康的家裡,做出了決定。當時媒體的報導大標題是,「那一晚,她差點住在小段家」。因為蔡英文在段宜康家裡研究到下半夜。所以在蔡英文當了民進黨主席的今天,就把段宜康安排到不分區立委的最安全名單裡。

這麼一個在綠營選民中毫無口碑、在近年所有選舉中敗選,甚至在黨內初選都是大敗的新潮流妥協派,就是明年鐵定的立法委員了。而與此同時,蔡英文的黨中央,卻把有堅定的綠營理念、黨內初選贏過對手4%的王定宇硬是「做掉」。請問各位台灣朋友,這還有沒有法理?有沒有是非?有沒有公平?有沒有公義?

有些台灣朋友說,我們要顧全大局,對民進黨不能批評。但我希望大家永遠記住,任何一個批評不得的黨都是可怕的。你們不批評是你們的事。而對我來說,不可能!我是為了能自由地發出批評的聲音才來到美國。讓我袒護任何一個有明顯錯誤的政黨都沒有可能。而來自任何方面的壓力也毫無用處。共產黨的壓力都沒怕,13億反台獨的怒吼都沒怕,怎麼可能跟蔡英文的民進黨妥協呢?今天,連幾十年來一路力挺民進黨的陳師孟都發出了「這一票我投不下去」的哀鳴,他連電台節目都關了,絕望到這種程度了,難道不值得民進黨高層深思嗎?

在這裡順便說一句。幾個月前,由於我自己選擇暫停在《自由時報》的專欄和星期專論,有人就在網上造謠,說連《自由時報》都不再發我的文章了。其實這種造謠,不是對我的貶損,而是侮辱《自由時報》。它等於說,曹長青僅僅是由於發表幾篇批評民進黨的文章,自由時報就停了他的專欄,綠營唯一一張大報,就這種水準,跟共產黨的報紙一樣。事實上,自由時報的老闆力勸我繼續寫專欄和星期專論,根本就沒有因為我批評民進黨或批評哪些候選人就停止我的專欄和星期專論。是我自己選擇停止的。其中一大部分理由跟陳師孟的類似。

——據2011年7月1日「長青論壇」視頻節目整理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