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曹長青:烏克蘭是俄國的第二個阿富汗

自俄軍進入克里米亞後,今天俄國總統普廷首次公開講話,不承認入侵烏克蘭,並稱「軍事解決是最後手段」。烏克蘭局勢下一步如何演變,俄軍只是控制克里米亞,還是要染指烏克蘭東部,甚至揮軍入侵整個烏克蘭?

如果俄國全面入侵,烏克蘭難以抵抗,因雙方力量懸殊:俄國有86萬軍隊,烏克蘭只有13萬。而且俄羅斯近年軍費猛增,而烏克蘭仍是蘇聯時代的武器。一是因為經濟困難,烏克蘭沒錢投資軍事;二是也有偏安心理:西方國家不會入侵,跟俄羅斯有深厚文化歷史連結,對俄國入侵缺乏設防。

再加上克里米亞60%是俄國人,又是自治政府,在俄軍進入前,當地議會把原總理廢黜,換上一位俄國富豪(他領導的政黨在上次克里米亞選舉時只拿到4%的選票)。他們對俄軍持歡迎態度。

普廷們的策略很明顯,以克里米亞有俄國人游行示威(要求並入俄國)、要「保護俄僑」為由出兵。目前俄軍已控制克里米亞,下一步很可能用這種「克里米亞模式」向烏克蘭東部推進(該地區也有不少俄國人)。據最新報道,烏東部有11個城市出現這種「俄國人示威」;但示威者很多不是當地人,而是被從俄國用卡車運來的(這跟克里米亞的情況類似)。如果西方沒有實質性措施迅速抵制,以烏克蘭的自身實力等,可能無法阻擋普廷們在烏東部復制「克里米亞」。

這樣看來,普廷們是在「勝利前進」。莫斯科的大俄羅斯主義者們會興高采烈,在大蘇聯解體後終於可揚眉吐氣一次了,普廷似乎成了新的「彼得大帝」,為俄羅斯再拓疆土,威震四方。

但從長遠看,普廷今天的「勝利」是他和俄國失敗的開始。這裡有這樣幾個因素:

第一,雖然俄軍進入克里米亞沒有遭到烏克蘭軍隊的抵抗(其中也有奧巴馬政府的勸說,要烏克蘭新政府克制,不擴大事端),但如向烏克蘭東部推進,烏軍可能不會再容忍克制,雙方會有交火。雖然烏克蘭有不少俄國人,但烏克蘭人占80%,余下的二成俄國人也不會都支持普廷。任何國家遭外敵侵略,都將激發出強烈的保家衛國的民族情緒,即使武器落後,裝備再差,也會群起反抗。這是普世現像。例如中國人熟悉的抗日戰爭,雖然當時日本已進入工業國家行列,而中國還是小農經濟社會,兩國軍力國力相差懸殊,但中國人還是群起反抗,用血肉築成長城,保家衛國!

今天,烏克蘭人同樣有這樣的士氣。看看基輔獨立廣場上的抗議俄國入侵大會,從群情激昂、誓言戰鬥到底的呼聲,可以摸到整個烏克蘭的民族脈搏。

如果俄軍不向烏東部推進,只是控制克里米亞,也會有麻煩。那裡的200萬人口中,24%是烏克蘭人,15%是韃靼人(他們當年受蘇聯迫害,對俄國很反感),兩者加起來近四成。有報道說,克里米亞的俄國人多是退休人員等,當地最有組織能力和戰鬥力是韃靼人。不僅他們將反抗,而且那六成的俄國人,也不見得都支持烏克蘭分裂。

克里米亞首府辛菲羅波爾的TNA大學政治學教授杜克妮琴(Olga Dukhnich)3月3日在《紐約時報》發表「克里米亞會是俄國的第二個阿富汗嗎?」一文,以她在當地大學任教和生活多年的經驗指出,她周圍的很多俄國人知識分子,都不支持俄軍入侵。當地很多俄國人已乘火車或飛機逃到基輔,根本沒有歡迎俄軍。

不僅克里米亞,整個烏克蘭人民對外敵入侵的憤怒,將導致對俄軍的無窮無盡、無休無止的抵抗。當年一個非常落後的阿富汗,都抵抗得俄軍最後失敗退出,更何況今天的烏克蘭得到整個文明世界的支持。所以普廷們的真正難題才剛剛開始。

第二個因素,來自國際社會對俄國的壓力。

在俄軍進入克里米亞時,德國總理梅克爾曾跟普廷通電話勸阻,她的感覺是「普廷活在19世紀」。這意思是,普廷是沙皇式的武力擴張思維。其實普廷就是活在20世紀,也完全落伍於時代。在上世紀,比較著名的蘇軍入侵,除上述的對阿富汗,還有1956年的「匈牙利事件」,以及1968年「布拉格之春」等。當時是冷戰時代,美蘇兩大陣營勢均力敵,匈牙利和捷克又都是蘇聯的衛星國。當時蘇聯跟美國及歐洲也沒有今天這樣的經濟連結,所以美歐當時能采取的反制措施有限。

今天不同了,俄國經濟跟世界密切相連,美歐只是說考慮經濟制裁,俄國股市就應聲大跌,3月3日跌幅高達11%(是2008年底以來最大跌幅)。如果真的全面制裁,俄國的股市和經濟將被重創!

另一個明顯不同是,當年蘇聯有「華沙條約組織」等衛星國,是個共產集團。而今天共產主義全球崩潰,蘇聯解體,全部衛星國都已獨立,俄國想恢復「帝國」,完全跟時代脫節(也就是梅克爾等說的普廷活在19世紀)。對於普廷們侵占克里米亞,國際社會一片譴責,美、英、德、法、加、日、意等七大工業國已決定取消原定6月在俄國召開的G8高峰籌備會,並可能把俄國開除G8。由此俄國將空前孤立,原在國際社會的地位一落千丈。

俄國真的不在乎這些嗎?從普廷政府花了600億美元的代價主辦冬季奧運會就可看出,莫斯科希望通過辦「奧運」提升俄國在世界的形像。可是這個「入侵烏克蘭」之舉,使俄國的世界形像比盧布的貶值還嚴重,等於「暴跌」。而且普廷的個人形像將再也無法恢復。西方領導人就像德國總理梅克爾感覺的那樣,從此了解「真正的普廷」,他只是一個愚蠢蠻橫、信奉武力的「前克格勃上校」而已。他目前的舉動給世人展示一個當代沙皇、一只政治恐龍!

美國國會正準備通過議案,要凍結包括普廷在內的俄國高官在美國的資產。歐盟國家可能也會跟進。同時美國和歐盟準備給予烏克蘭最大可能的經濟和軍事援助。這些都會鼓舞烏克蘭人民對俄軍的抵抗。裡外的結合,將造成對俄國政治經濟及軍事的重大壓力,那種重負會是曠日持久的,普廷們等於自找包袱背上了。俗話說「遠路無輕載」。「路遙知『俄』力」,俄國將會越來越吃力,克里米亞將成為普廷的夢魘。所以上述烏克蘭教授杜克妮琴的文章結論是:對於俄軍來說,克里米亞將是「第二個阿富汗」!

2014年3月4日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曹長青網站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