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曹長青:阻止馬英九把台灣變「馬航」

全球關注的馬航失蹤事件,最新消息是駕駛室的電腦程序被「改航」,此舉更顯示馬航失聯是「人為」造成。

在此之際,台灣這艘被稱為「不沉的航空母艦」,卻要被總統(機長)馬英九「改航」,偏離民主軌道,駛向災難。

馬英九的國民黨昨天利用立法院多數,不顧基本的民主規則(程序正義),未經(朝野曾協商好的做法)逐條討論,就強行「包裹式」通過極具爭議性的「兩岸服務貿易協議」。隨之馬英九的行政院表示欣慰祝賀。

這個服貿協議所以遭到很多台灣民眾的強烈反對,因為這跟烏克蘭前總統亞努科維奇放棄歐盟協議,要加入普京的俄國關稅同盟具有同樣性質。

在烏克蘭,亞努科維奇表面是放棄歐盟協議,實質是要把烏克蘭納入「大俄羅斯」,納入普京的帝國大夢。亞努科維奇雖是烏克蘭總統,但他全面傾俄,寧可犧牲本國利益,也要融入俄國(他本人是靠烏克蘭東部俄國人較多的統派勢力支持而起家)。烏克蘭人民看清了這一點,所以奮起反對,面對警察鎮壓,寧可拿起燃燒瓶等作為武器反抗,也要捍衛自己權利和國家利益。

今天在台灣發生的服貿協議爭議,跟烏克蘭的情況非常相像。馬英九上台後全面「傾中」,不僅完全背棄了當年兩蔣的堅定反共立場(甚至在六四屠殺的周年日還撰文歌頌北京政權),而且刻意要把台灣送給中共——這個服貿協議的簽署,就等於台灣國門大開,迎中共勢力入台。

這個服貿協議不僅沒有兩岸「對等、平等」,且一面倒有利北京,其結果是中共勢力將全面灌入(不是滲透)台灣,等於根本不用克里米亞那種所謂「公投」,台灣就被納入北京的「大中國」勢力範圍。

例如,按這個服貿協議,在廣告出版方面,中共就有「法律依據」全面入台,進而掌控台灣媒體等市場,這不僅將嚴重損害台灣的新聞自由,更會給中共的「入島、入腦、入心」的對台宣傳提供絕佳機會。

所以馬英九政府的國策顧問、台灣「大塊文化」出版社老板郝明義,在去年列席立法院公聽會時就公開抨擊馬英九「罔顧台灣安全,破壞民主程序,錯亂政府體制」,並當眾宣布辭去「國策顧問」以示抗議。因為以他的出版社角度,在服貿協議下,他的「大塊」不是變成小塊,而會是灰飛煙滅、成為歷史(關門)。台灣有7000多家出版社(中國是近600家),幾乎全部是私營的,其中除了城邦、時報、聯經之外,絕大多數都是小出版社(典型的中小企業),許多甚至是只有一人(編輯)的出版社。台灣每年出版品項有5萬種,中國約15萬種,約是台灣的3倍,但中國的人口卻是台灣的57倍。台灣出書只要符合出版法規等,根本不受政府管制,更沒有像中國那種「賣書號」等如同黑市黑道的做法。而中國的出版社全部都是國營的,不僅規模大,且被納入意識形態,被共產黨控制。所以如果中國的黨屬、國營大出版社全面進入台灣,郝明義們的小本經營根本沒法與之競爭,等於台灣出版和廣告(媒體)等就成了共產黨的天下。中共的意識形態左右了台灣,就是主導了台灣的大腦,到時他們不必動一槍一炮,就可輕而易舉拿下台灣,比今天俄羅斯拿下克里米亞還容易。

再比如,按這個服貿協議,向對岸開放了通訊服務業,將導致台灣的數據資料被對岸盜取,中共會很容易掌控台灣每一位用戶(不論官員/立委還是普通民眾)的個人資料,不僅威脅台灣信息安全,更等於把整個社會都讓對岸「洞悉」。

另外像開放運輸服務業,不僅可使中國控制台灣的物資配送渠道,僅僅是航空器租賃業這一項,就為中共搜集台灣軍事設施等敏感信息提供了方便,更直接影響台灣的安全。

再加上這個服貿協議的不對等,台灣是全境開放,而中國只是開放福建和廣東兩省(局部開放),等於是「台灣少數特定企業五花大綁去中國打拚,中國國企卻可全面進入門戶大開的台灣,宰殺所有產業……」

如此一目了然的前景,難道馬英九們看不明白嗎?當然明白!但他們的心理跟前烏克蘭總統是一樣的,要利用這種協議,把台灣綁到北京的戰車上(在大一統意識形態下),根本不顧台灣的民主,台灣的安全,台灣2300萬人民的根本利益。

在國民黨立委佔多數的立法院強行宣布「通過」這個協議當晚,憤怒的台灣大學生們佔領了立法院,抗議馬政府公然踐踏民主程序,強姦民意。在多次遭警察強力驅逐下,他們仍頑強堅持,大批的台灣民眾前往聲援。台灣陷入嚴重的憲政危機。

馬英九的支持率已降到9%(可能是全球國家民選領袖中最低的),但他還是敢這樣囂張地推行「傾中害台」的政策,其原因不僅在於背後有共產黨的支持,還在於他執政六年來一直沒被在野黨強有力挑戰。在國民黨越來越像共產黨的現實下,民進黨卻越來越像國民黨,成為綠營元老黃介信曾諷刺的「廁所裡的花瓶」。當馬英九們把台灣政壇弄得腐臭如廁時,民進黨卻甘心做「花瓶」,這是台灣更深一層的悲哀所在。

但這次連民進黨高層們也不敢「高高在上」,任由馬英九「改航」了,現任和前任四位黨主席都到立法院門前靜坐,支持大學生的抗議活動。

台灣《蘋果日報》以「是國會還是豬圈」為題發表社論,痛斥國民黨「偷渡法案,這種難看的吃相,實在有辱國會兩字,也讓民主蒙羞」。《自由時報》更以 「粗糙,粗暴,蠻橫,愚蠢」 為題發表社論,呼吁「全體國人必須正視這個最危機的時刻,當民選政府已經毀壞民主機制時,其先前的權力授予也已不復存在;換言之,這個政府已經失去了繼續治理的正當性,那麼人民就必須站出來訓令違法總統下台。」

民選的國家領導人如果踐踏民主程序,那麼人民有權利收回授權,甚至推翻走向獨裁的政府。這方面不是沒有歷史先例。

希特勒是選舉上台的,但他走向獨裁,最後被正義的力量擊敗而滅亡。埃及的穆爾西總統也是民選的,當他用穆斯林兄弟會取代政府,結果也被人民推翻。烏克蘭的亞努科維奇更是通過選票執政的,但當他要出賣烏克蘭人民的利益時,被強大的民意趕走。

對於台灣這場危機,馬航失蹤事件提供了重要啟示:如果在馬航掉頭改航、偏離正常軌道時,馬國的戰鬥機能按安全慣例而立即起飛攔截,就可能阻止飛機改航(失蹤),並可營救很多機上人員。但馬國空軍的失職,造成了災難性後果。

今天,當馬英九要改變台灣的民主航向,不按民主程序解決重大分歧,要把台灣帶向災難,那麼台灣人民應奮起「阻止」。馬航當時沒被攔截,導致機上239人可能遇難;而今天台灣「馬航」如沒被攔截,將會是2300萬人民遭殃。

為了台灣前途,為了民主價值,為了2300萬人民的利益,每一個台灣公民都應該成為「戰鬥機」,以戰鬥的姿態,投入這場攔截,阻止馬英九把台灣變成「馬航」!(caochangqing.com

2014年3月19日於美國

——原載「曹長青網站」

 

曹長青網站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