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曹長青訪談:西式民主沒有失靈

最近《人民日報》海外版發表了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副研究員田文林寫的「西式民主為何日漸失靈」一文,提出從埃及、泰國、烏克蘭這三國的共性特征來看,民主化沒有帶來繁榮穩定,反而將好端端的國家搞得雞犬不寧。該文由此認為,這三國民主轉型的遭遇,折射出西式民主日趨失靈。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記者靜汝就此話題採訪了旅美政論家曹長青先生。

記者:對這種觀點您怎麼看?

曹長青:《人民日報》缺乏算數常識。即使埃及、泰國、烏克蘭這三國的民主失敗了,怎麼能說是整個「西式民主」不靈了?三國怎麼能代表世界?聯合國193個成員,有130國、三分之二以上國家實行了多黨制和民選。3國怎麼能取代130國?

另外這三國的民主也不都是失敗。埃及在推翻穆巴拉克之後,從穆爾西當選,兩次憲法公投,到這次總統大選,這四次投票普遍被認為是真實的,是民意的體現。它不僅不是民主的失敗,恰恰是成功的標誌。

另外烏克蘭的情況也同樣,第一輪投票,親西方的候選人就贏過半數而當選,更展示強大民意。怎麼能說這是民主的失敗?

當然泰國再次發生軍人政變。泰國從1932年開始實行君主立憲制,但以君主代表的舊勢力(包括軍方等)跟要立憲的民主力量一致在較量。這次的軍人政變,是又一次君主舊勢力的反撲。泰國的動亂,恰恰是沒有真正實行民主造成的。

從人類歷史來看,顯見的事實是,民主的國家才有真正的穩定以及經濟繁榮。這從七大工業國家,也是世界七大民主國家——美國、英國、德國、法國、意大利、日本、加拿大等,就看得很清楚。這七大民主國家,沒有動亂,沒有政變,政局一直穩定,經濟發展,所以這七大國成為工業國。《人民日報》「西式民主」不靈說,完全是自欺欺人。

記者:剛剛進行的埃及大選,前軍事首長塞西贏得90%選票,但投票率不到45%。有文章稱,不到50%的投票率讓國內外懷疑,塞西是否有足夠民意基礎?

曹長青:我剛寫過一篇文章「塞西高票當選埃及總統的意義」,專門討論過這個問題。這次埃及大選雖有兩個候選人,但塞西的競爭對手毫無民意基礎,事先的民調他只拿到2%。全世界的總統候選人,可能沒有比這更低的了。大選前的海外投票,塞西就拿到95%。在這種情況下,很多埃及選民覺得可能根本就不需要我這張票了,因為早就知道大局已定,塞西一定勝選。所以就不是那麼踊躍出來投票了。埃及這次投票率沒有過半,跟這個背景有相當的關係。

雖然投票率沒過半,但塞西拿到93%以上的選票,折算下來,他拿到2300多萬選票,遠超過上次穆爾西拿到的1300萬張。所以只從票數來看,塞西也是得到埃及人民強力支持的。

塞西高票當選,對埃及還是中東,都具有重要意義。可以抵抗伊斯蘭勢力,避免他們把埃及帶向政教合一。另外從土耳其和印尼這兩個穆斯林國家來看,只有民主,才能制約伊斯蘭主義,才能帶來國家的穩定和經濟發展。所以埃及的選舉和民主發展是令人鼓舞的。

記者: 這篇文章還提出,所謂的選舉日趨背離民主的本意。多黨競爭和自由選舉看似機會均等,最能體現民意,實則是資源、財富、勢力的比拼,您對此怎麼看?(請舉例子說明)

曹長青:所謂民主,就是一人一票。候選人就要大張旗鼓宣傳,盡量讓人們知道你的政見,你的理念,你要把國家帶到什麼方向。這當然需要資源、資金,助選人員。所有民主國家都是這樣的。《人民日報》說這是「資源財富勢力的比拼」,其實本質上這是民意的比拼,看誰能得到更多的人支持。

像奧巴馬不是富豪,也沒有家族勢力,可他選總統時拿到了美國歷史上最多的捐款,競選經費高達八億多美元,創了歷史記錄。而他的對手、共和黨的總統候選人麥肯恩,才捐到五億,比奧巴馬少了三個億。你說這是資金的比拼,但它更是實力和民意的比拼。所以奧巴馬才當選。

當然,《人民日報》的這種想法也是可以理解的,共產黨統治下,從來沒有過選舉,根本沒有什麼資源的比拼,連候選人都不存在,那還需要什麼經費,完全是「你辦事我放心」式的欽點。共產黨的民主,就是「你民我主」,永遠替你「做主」,永遠代表你了。你不同意,就殺你的頭。

記者:這篇文章還說,民主分權導致政府虛弱,所謂的民主化會帶來力量分散化和個人自由度增加,實際是對政治穩定的威脅和對經濟發展大計的偏離。

曹長青:民主國家的決策時間確實比較長,有很長的政策辯論等,顯得效率不高。但它可以避免「文革」「大躍進」「六四屠殺」這樣的惡性決策;同時能夠形成良性政策,並有連續和穩定性。還能通過定期選舉(選掉領導人)而改變不符大眾意願的政策。一百年前中國的思想家胡適到美國時,就觀察到這種民主優勢,他說美國永遠不會爆發革命,因為美國人天天在革命,有任何不滿,就可通過某種渠道發泄出來,等於「洪水」被隨時「疏通」了。

至於《人民日報》說「民主化會帶來個人自由度的增加,是對政治穩定的威脅和對經濟發展大計的偏離」,則是半對半錯。民主化確實能帶來個人自由的增加。這個觀察沒有錯。但這恰恰是民主的優越性。任何好的制度,都要保護和擴大個人自由。連馬克思的《共產黨宣言》都說:「每個人的自由發展是一切人的自由發展的條件。」就是說社會要為「每個人的自由」提供條件。《人民日報》們真是數典忘祖。

《人民日報》的下半句結論,則是大錯特錯了。因為個人自由的增加不僅不是「對政治穩定的威脅和對經濟發展大計的偏離」,而恰恰是正道。有個人自由的社會,才有穩定,才有經濟發展,才有人的尊嚴(生活)。相反,從希特勒的德國,到斯大林的蘇聯,再到今天的共產中國,全都剝奪個人自由,結果恰恰沒有政治穩定。

有報道說中共的維穩經費已超過了軍費開支,這在人類歷史上是前所未有的,可見中國是多麼不穩定,共產黨多麼恐懼。所謂「維穩費」其實是「恐懼費」。

從經濟角度,我上面談到,西方七大民主國家,全都是經濟穩定發展的,人均收入全都超過中國。今天中國的經濟發展,恰恰是放棄了毛時代的政策,開始實行一點西方的資本主義、社會控制有所松動帶來的。人民日報們連這些常識都不懂,不僅數學不好,也沒有邏輯能力。所以人們說,人民日報是胡說八報。

記者:《人民日報》文章認為世界上根本不存在「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世價值。

曹長青:當然了,共產黨不承認普世價值,才可以搞他們的「不可一世」的專制,等於他們說什麼是什麼,過去叫最高指示,現在是什麼三個核心,八個代表,永遠他們是核心,老百姓是邊緣,他們代表一切。

這種專制的邏輯不值一駁,因為這是沒法跟共產黨討論的問題。你怎麼跟說應該用毒氣室殺掉猶太人的納粹們討論「普世價值」?他說沒有人命、人性、人道這些普世價值,我們納粹要把誰「納」入「淬火爐」都是對的。就像今天共產黨說強行拆遷(民房)、建造勞改營、六四屠殺等都是對的一樣。納粹和共產黨都不承認「普世價值」,因為一旦承認,他們的專制就難以為繼了。但是靠毒氣室和勞改營能維持多久?人類的歷史是一部普世價值戰勝專制的歷史。不管專制多麼囂張,多麼不可一世,但在歷史長河面前,它是短命的,只是「朝夕」;而民主的潮流和人心所向是「千秋」,是永存的。所以我們要對民主,對民意的勝利,充滿信心!

2014年5月31日

——原載「希望之聲」電台;收聽:http://www.soundofhope.org/node/481604

 

曹長青網站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