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曹長青:克里米亞與台灣

就克里米亞問題,我寫了幾篇文章批評俄國的武力擴張。有台灣讀者在我的臉書提出不同看法,認為克里米亞人民有權「公投」,決定自己前途;並指台灣人民也有這種自決權,意指兩地有相同性。

當然,無論克里米亞還是台灣,人民都有決定自己命運的權利,這沒有錯。但克里米亞的公投是完全不真實的,它拒絕一切國際機構和監督員,封閉到如同黑箱作業。從內部傳出的消息說,很多俄國人越過邊境參與投票,等於莫斯科派出「投票部隊」。而且這個所謂公投還是在親俄武裝人員(報道說是越境進入的俄國特種部隊)的暴力威脅下進行的。只憑這兩點,就說明這個「公投」並不是民意的真正體現。

「保護同胞」是侵略藉口

很多人指出,俄國吞併克里米亞跟1938年納粹德國吞併「蘇台德地區」 (Sudetenland)的手法一模一樣。當時希特勒就以保護那裡的「德國同胞」為名,悍然出兵佔領了捷克斯洛伐克境內的這個地區(那裡確實住著很多德國人)。

其實這不是納粹的原創,早在蘇台德事件之前的1931年,日本就以保護中國境內的日本利益和日僑為名,悍然出兵侵占了中國東三省。六年後,又以尋找一名失蹤的日本士兵為由發動盧溝橋事變,進而侵略整個中國。

這種以所謂「保護同胞」而出兵,完全是侵略。如被允許的話,就等於為一切霸權開綠燈,因為在全球化的今天,這種「大國、強國」在哪個國家都能找出自己的「僑民」。

面對國際輿論的批評壓力,俄總統普京辯解說,當年科索伏也是通過「公投」而脫離南斯拉夫,美國和歐洲國家為什麼支持?意思是,克里米亞是第二個科索伏。

但這完全是狡辯,因為兩者性質根本不同。當年國際社會干預科索伏,因那裡發生種族清洗。200萬人口的科索伏(80%是阿爾巴尼亞裔)原是南斯拉夫(解體後變為塞爾維亞)的自治區。但塞爾維亞推行沙文主義,剝奪科索伏人民的自治權,遭反抗後,則實施武力鎮壓,甚至種族清洗,導致100多萬阿族人逃到馬其頓等鄰國。

科索伏宣布獨立用了十年

所以美國領銜北約對科索伏的干預,跟今天的克里米亞事件完全是兩回事。在克里米亞,根本不存在科索伏那樣的種族清洗,也沒有對當地俄國人的種族迫害。親俄的烏克蘭總統逃去俄國後,烏克蘭國會曾通過不再把俄語作為官方語言的決議。但該議案被烏克蘭代理總統否決,並沒有實施。

另外,科索伏脫離南斯拉夫之後,沒有成為美國、英國等任何其他國家的一部分,而是成為一個獨立的國家。而且,科索伏的獨立,也不是像克里米亞那樣一夜決定的,而是相當謹慎、緩慢的過程。1998年北約干預科索伏,整整十年之後的2008年,科索伏才通過公投宣布獨立。

但克里米亞公投之後,馬上宣布加入俄羅斯聯邦,這本身就證明其「獨立公投」是假的,為的是並入俄國,或者更準確地說,是俄國的普京們用這種方式吞併了克里米亞。

英美俄曾簽約保護烏克蘭

即使有被種族清洗的歷史創傷和國際同情,即使那樣謹慎緩慢的獨立過程,最後科索伏宣布獨立(2008年),仍是沒有得到國際社會的一致承認。至今聯合國193個成員中,只有108國外交承認科索伏。2010年(三年前),聯合國國際法院才以10比4票認為科索伏當年單方面宣布從塞爾維亞獨立並未違反國際法。

相比之下,克里米亞「公投」迅速並隨之宣布成為俄國一部分,明顯是普京們的武力兼併。當然,也有人(例如原蘇聯領袖戈巴契夫)認為,普京之舉,是「糾正了當年的一個錯誤」。意指克里米亞本來就是屬於俄羅斯的,1954年俄共領袖赫魯雪夫為慶祝「烏俄結盟三百周年」而把她送給了烏克蘭。當然在赫魯魯夫眼裡,這只是從左手換到右手,因所有的境內加盟共和國,都是共產黨(統治)的。這種「贈送」沒有多少實質意義。

如果說這真是一個「歷史錯誤」的話,那也應該在蘇聯解體、烏克蘭脫離俄羅斯時,兩國進行交涉,做出裁決,才合乎邏輯。 而不是在蘇聯解體近四分之一世紀之後,一夜之間被強行收回(兼併)。

事實是,在蘇聯解體、烏克蘭成為一個獨立國家時,俄羅斯不僅沒有提出跟烏克蘭「要回」克里米亞,反而是跟美國英國一起簽署協議,要確保烏克蘭的主權和領土完整(包括其擁有克里米亞)。在這三大國承諾下,烏克蘭才同意銷毀了境內的核子武器(當時蘇聯主要核武部署在烏克蘭境內)。

但今天侵犯烏克蘭的,不是世界上其他國家,恰恰是當年曾簽字畫押、信誓旦旦承諾要提供保護(擔保)的俄羅斯。這是一個多麼巨大的荒誕!

歐巴馬無作為 縱容了普京

這就像一個少女同意銷毀家裡的自衛武器,三個男人簽字擔保這少女的安全;但其中一個男人後來卻自己去強暴這個少女。這個男人不僅是背信棄義,更是卑劣殘暴。而另兩個簽約要保護少女的男人此時卻無動於衷,不履行責任,世界真是沒了王法!他們當年都是簽字擔保的,不僅有道德責任,更有法律責任(保護少女的安全)。

在這兩個「男人」中間,美國的責任更大。因為無論北約也好,自由世界也好,真正具有軍事實力的是美國(年度軍費開支七千億美元,超過排在美國之後的中英法德義日印加澳等14國的總和)。但歐巴馬政府迄今的表現,只是敷衍,毫無堅持原則理念、強力阻止俄國普京的行動。事實上,是歐巴馬們的沉默、無作為,縱容了普京。俄羅斯知道歐巴馬是美國有史以來最無能、最怯懦的總統,所以才敢如此放肆地吞併一個主權國家的土地。

所以說克里米亞真的跟台灣有一比的話,不是這種虛假公投,而是以千枚飛彈瞄準台灣的共產中國,哪一天也要以這種「保護同胞」的名義悍然犯台。尤其是在當今自由世界群龍無首,碰上美國無能總統的時代。其實只要美國堅持原則理念,採取當年干預科索伏式的行動,以自由世界的實力(全球80%以上的財富和軍力都在民主國家手裡)完全可以遏阻,更能夠擊敗任何普京式的帝國主義擴張。

「克里米亞事件」是冷戰結束後人類自由進程的最大一次挫敗,而且主要是由於自由世界領袖的無能和綏靖造成的。它不僅對台灣,對整個世界,都是一個警告:如果選錯了領導人,會付出多麼災難性代價。

——原載台灣《看》雜誌2014年6月號

曹長青網站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