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曹長青:台灣人用選票「除四害」

我說過很多次,學會的第一個台語,也是最喜歡的台語,是「凍蒜」(因兩個都是四聲,比「當選」更有力度)。每當看到台灣要選舉,要凍蒜,就感到喜悅,但中間也有悲哀,可謂悲喜交加。

喜的是:台灣人民終於有了投票選擇的機會,有了自己當家作主選擇「公僕」的權利。而在香港,最近的佔中環事件,轟轟烈烈,全球報導,人們爭的就是台灣人民已經有了的選舉權,能夠直接投票,選擇香港的特首(領導人)。雖然他們遭到北京當局的打壓,甚至被黑社會人員打得頭破血流,但仍不退縮,堅持要民主要普選。相比之下,台灣人民是幸運的,已走到了可以投票這一步。

再跟對岸的中國相比,那裡的人民連像港人這樣上街要求選舉、自由發聲的機會都沒有,被窒息在一座大監獄之中,成為沒有言論自由,更沒有選舉權的政治奴隸。在香港,在中國,人們羨慕台灣人民,你們可以凍蒜了,而中國仍只有清算。

悲的是:台灣還遠不是正常的民主國家,也沒有平等、公平的選舉。因為台灣的所謂不流血的「和平革命/寧靜革命」(專制的國民黨政權不是被推翻,而是連「搖身一變」都不需要,就可繼續執政)留下巨大的後遺症——起碼國民黨仍然擁有龐大的黨產這一條,就使他們在選舉中佔盡優勢。

國民黨承認的在台灣島內的黨產就有268億(2013年內政部公布。民進黨只有4億多),而海外的黨產則從未統計過,可能更是天文數字。

於是所謂「權力和平轉移」的寧靜革命,事實是寧靜地使國民黨仍腰纏萬貫,財大氣粗地繼續用龐大黨產佔據媒體,居高臨下地用高分貝繼續給台灣人洗腦;同時可以撒錢競選。由此導致至今在立法院甚至絕大多數的縣市議會都是國民黨主導的局面。所以每一次選舉,都是一次不對稱的選舉、不公平的選舉,幾乎等於是赤手空拳的台灣人,面對荷槍實彈的國民黨。

今天的情形更糟糕,國民黨還有更大的靠山,就是對岸的共產黨。國共這對兒前世冤家,現在則聯手要主宰台灣的命運。台灣被稱有三害:地震,颶風,中華霸權主義。現又增加一個內奸黨。所以台灣也有一個「除四害」的問題。

怎麼除?就是覺醒+選票。首先是覺醒,認清國共兩黨的本質,同時更重要的是,認清自己。本地人在台灣人口中佔85%。公眾信任度只有九趴的馬英九所以能進總統府,不僅是靠十八趴的利益集團,更有至少35%的台灣人沒有覺醒,還在投給國民黨,或者放棄凍蒜的權利。

只有更多的台灣人(包括所謂的外省人)覺醒了,才會用選票,像彭明敏等人在五十年前發表的《台灣人民自救宣言》所提出的那樣,拒絕共產黨,推翻國民黨,走第三條道路,自救的道路——制定新憲法,建立新國家,加入聯合國。只有用手裡的選票,才能改變台灣,改變自己的命運!

台灣的改革之路是難,但卻一點都不複雜。只要綠營贏得立法院多數,就可像當年南韓那樣,在野黨贏得國會多數之後,通過各種棄舊迎新的議案,從而改變整個國家。

11月底的縣市長和地方議會的選舉,就是這往前挪動的棋子,一步也不可以放棄。而要贏得選舉,最重要的是要有信心!無論多不容易,都要堅信自由的力量終將打敗逆歷史潮流而行的國共聯手。這種堅信起碼應建立在這四點上:

一是民主。1970年代,全球有30個民主國家,現增至130個。明擺著凍蒜是大勢所趨。和連那張選票都沒有的中國人/香港人相比,台灣人的條件好太多了!

二是獨立。聯合國創始國51個,現有193個,增幅近四倍。國家獨立、民族自決是歷史潮流,任何大一統的堤壩,無論貌似多麼強大,都終將被衝垮。

三是認同。台灣過去的所有民調,都是認同自己是台灣人的比例在上升,從未跌過。同時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比例一直下跌,從未升過。股票有跌有漲,但這個認同自己家園的「台灣股」卻只升不降。

四是網絡。自由、多元的信息不僅是改變人的頭腦的決定性因素,同時也成為保護人的權利的工具。這個日新月異的現代科技的力量簡直無可估量!

所以,從彭明敏等人50年前提出「台灣人民自救」,到這次太陽花學運提出「自己的國家自己救」,半個世紀以來,台灣人民前赴後繼走的這條自救之路,雖然艱難和緩慢,但毫無疑問地朝著必勝的方向。你手裡的每一張選票,都是為這個方向鋪路。所以,不要放棄每一票,投給綠色,投給生機,投給希望!

2014年10月10日於美國

——原載台灣《民報月刊》第三期(2014年11月)

 

曹長青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pages/曹長青/218812861516992
曹長青推特: https://twitter.com/caochangqing

曹長青網站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