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曹長青:突尼斯首次大選傳出四信號

在昨天結束的首次突尼斯總統大選中,反伊斯蘭主義、呼吁世俗化、主張政教分離的「突尼斯呼聲黨」的88歲候選人埃斯卜西擊敗了伊斯蘭勢力支持的前過渡政府總統馬爾祖基,成為突尼斯首位民選總統。

2011年初在突尼斯爆發「茉莉花革命」(因國花是茉莉花而得名),不僅趕走了在本國專權23年的阿里總統,導致四國專制政權被終結(突尼斯,埃及,利比亞,也門),更促使了讓整個中東發生根本性變革的 「阿拉伯之春」。

近四年後的今天,這場茉莉花革命始發地的首次總統大選結果,更清晰地預示出這場革命的方向和效果。它傳遞的是這樣幾個令人振奮的信息:

第一,即使是溫和的伊斯蘭政黨,也被人民淘汰。

突尼斯革命後,接著就是埃及革命。西方左派常把這兩國加以比較,把突尼斯譽為「溫和變革成功」樣板,把埃及貶為「暴力騷亂失敗」的象徵。

在美國,左翼媒體基本是這種觀點。例如《紐約時報》年初發表的該報記者柯克帕特裡克(David Kirkpatrick)題為「憲政路上突尼斯與埃及分道揚鑣」的報導評述中,就引用喬治.華盛頓大學中東問題專家內森•布朗(Nathan Brown)的話說,埃及現狀是「火車車禍」,而突尼斯雖然「人人在懸崖邊跳舞,但從來沒人掉下去。」意思是埃及大混亂,突尼斯則轉危為安。

但這次突尼斯總統大選結果證實,被視為溫和的伊斯蘭政黨仍是從「懸崖邊」滑落,而且是被人民用選票推下去的。他們的所謂「溫和」並沒有成功,照樣被人民淘汰。

突尼斯有1100萬人口,98%是穆斯林(伊斯蘭教信奉者),但在這場首次總統大選中,多數人民卻把選票投給了主張世俗化的候選人。這種結果說明,只要有民主選舉,只要有自由表達,即使人口多數是穆斯林,也不等於他們一定支持「伊斯蘭主義」,更不表明他們接受政教合一。

第二,伊斯蘭黨可能短期得勢,但世俗力量壯大後將贏得民意。

突尼斯革命之所以得到西方左派欣賞,是因為獨裁者阿里被趕走,首次議會選舉時,伊斯蘭復興黨拿到多數席位後,同意跟世俗派分享權力,被視為政局穩定。這點跟埃及的情況很相像,在首次埃及民選時,穆斯林兄弟會的穆爾西當選總統(雖是微弱多數)。

導致這種結果的主要原因是,和世俗政黨比較,宗教背景的政黨更有動員能力和組織能力。在民主力量還沒有成軍的政治真空(首次選舉)中,他們就贏了多數席位。

但穆爾西當選後推行伊斯蘭主義,引起民怨沸騰,結果在二次革命中,穆爾西政府就被人民推翻。再次民選中,世俗派的塞西將軍則高票當選埃及總統。

在突尼斯也同樣,在兩月前舉行的該國第二次議會選舉時,剛成立只有兩年多的世俗派政黨「突尼斯呼聲黨」一舉贏得國會217個席位中的86席,成為第一大黨,而原來占89席的伊斯蘭復興黨則減至69席(其他席位為小黨瓜分)。

這次總統大選,伊斯蘭復興黨知道自己缺乏民意支持,所以都沒有推出本黨的候選人,而是號召黨員支持他們的同盟、過渡政府時的總統。他們雖有宗教組織幫忙,但最後還是敗給了世俗派候選人。

按突尼斯憲法,首輪總統選舉如無人票數過半,則第二輪再選。世俗派候選人埃斯卜西在首輪贏近40%(對手33%),第二輪則贏到56%。他在今後五年總統任期內,會推行競選時承諾的世俗化、拒絕政教合一、促進突尼斯現代化的政策。這不僅有利於該國的政經和社會穩定,也對周邊國家的變革,再次發出樣板性的信號。

第三,突尼斯變革得到埃及革命的「暗助」。

突尼斯的伊斯蘭復興黨雖被視為「溫和」,但在堅持伊斯蘭主義上,仍屬基本教義派。例如在去年六月開始制定該國憲法草案時,伊斯蘭復興黨就堅持把伊斯蘭定為「國教」,穆斯林才可當選總統。

眾所周知,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開宗明義,就是規定不可把任何宗教定為國教(雖然美國是基督教為主的國家)。伊斯蘭復興黨堅持把伊斯蘭定為「國教」,穆斯林才可當選總統,就證明了所謂「溫和」只是表像。當時還沒拿到國會多數席位的世俗派最後只好讓步,同意把這條寫入憲法。但伊斯蘭復興黨得寸進尺,還要求更多,由此形成政治僵局,導致憲法草案的制定被迫中斷了五個月。直到埃及人民革命推翻了穆爾西的伊斯蘭政府,突尼斯的伊斯蘭復興黨看到極端伊斯蘭沒有出路,才同意讓步,放棄了有關伊斯蘭法的表述,而接受世俗派的條款:突尼斯實行共和制,以公民權、人民意願、法律為基礎,保障人民自由和權利。實質就是「政教分離」。

推翻了(穆斯林兄弟會的)穆爾西總統的第二次埃及革命,雖然遭到短視的西方媒體的抨擊,但在客觀上卻對突尼斯的變革起到了相當大的暗助作用——等於是警告伊斯蘭復興黨,如一意孤行,就是埃及穆兄會的下場。

其實西方有識之士早就指出,埃及人民推翻穆爾西的伊斯蘭政府,世俗派的塞西將軍高票當選總統,是向整個阿拉伯世界傳遞了明確的信號:伊斯蘭主義是走不通的,即使伊斯蘭政黨通過選票掌權,如朝向政教合一,仍會被人民推翻。所以這次,突尼斯的伊斯蘭復興黨等於是吸取了教訓。作為政黨,連自己的總統候選人都不敢推出,幾乎是未戰先降,承認失敗。這當然是不得已之舉。

第四,突尼斯選舉結果也向中國和台灣發出信號。

對於中國來說,這個信號是:無論專制政黨統治多久,領導人有多強勢,一旦有契機,人民起來反抗,獨裁者就會兵敗如山倒。在初始的民主選舉中,舊勢力的變種可能會贏得總統(或國會多數),但民主力量會突飛猛進地迅速壯大,隨後就會是贏家。埃及走了這個過程,突尼斯也是如此。革命果實沒有被竊取,茉莉花香仍飄向四方。

對台灣的信號是,在突尼斯根本不存在所謂「世代交替」的問題。這次突尼斯總統選舉,是在兩位老人之間選擇。敗選的已69歲,而勝選者今年已88歲。按規定任期五年,到時他將是93歲。

突尼斯人民看重的不是年齡,而是理念、經驗、資歷、領導國家的能力。但在台灣,所謂的「世代交替」其實更多是一種政治權爭的托辭,實質是要把堅持原則理念的元老統統趕走,由所謂新一代的策略靈活者(其實是妥協原則者)掌握權力。

在突尼斯,88歲的前政府總理埃斯卜西,得到了1100萬人民中的55.68%的選票(投票率60%),再次證明茉莉花革命發源地人民的智慧。對華人來說,8是幸運數字,讓我們預祝88歲的新總統帶領突尼斯走向世俗化、民主化的雙重的成功!

2014年12月22日於美國

——原載「曹長青網站」

 

曹長青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pages/曹長青/218812861516992
曹長青推特: https://twitter.com/caochangqing

曹長青網站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