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曹長青:誰會是2016美國總統?

明年歐巴馬一定下台(已兩屆),因2016年美國四年一度大選,要有新的總統。美國兩大政黨(共和黨,民主黨)的雄心者,當然都躍躍欲試,因為這是機會!

但這次兩黨有很大不同,共和黨是人才濟濟,參選者多到可選40年以上的總統,因有十多人要出來競爭。

而民主黨方面,除了希拉蕊,目前找不到第二人選。好像這位前國務卿如出點「意外」,共和黨就會因沒有對手而自然當選似的。一般來說,總統卸任,多是副總統來選,可是歐巴馬的副手拜登,一說話就出錯,人氣差到如參選會被當笑話的地步。現國務卿凱瑞,曾選過總統(2004),一敗塗地。

麻薩諸塞州民主黨聯邦女參議員沃倫(Elizabeth Warren)有意要出來,那個比希拉蕊、甚至比歐巴馬更左,差一點就是共產黨、而且有點三八的老太太,只有滿腦子社會主義漿糊的文化人們崇拜,所以只能在知識分子成堆的麻州贏,在全美國,大概還得等到多數人學歷都達到哈佛水平後才有希望。

共和黨方面競爭者眾多,當然是因為看到這次是「難得」時機。因為美國政治常態是一個政黨在白宮呆兩屆八年後基本上就得換。自五十年代迄今的美國政黨選舉,只有一次例外,就是共和黨籍的雷根總統做得太成功,連任時獲壓倒性勝利(贏了50州中的49個),創造了政治傳奇。由於美國人太喜歡雷根,愛屋及烏,所以再次選擇了共和黨,雷根的副手(副總統)老布希當選總統。除共和黨這三連任,過去半個多世紀,都沒有一黨連續執政三屆。

所以,民主黨的希拉蕊當上總統的可能性不大,除非左派又用「創造第一個黑人總統」那種政治正確的方式煽動選民「創造第一個女性總統」來把希拉蕊哄抬上去。

正由於這種背景,共和黨方面可能會有12-13位出來參選。可分為三類:

第一類是4位現任和前聯邦參議員:
德州的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已宣布參選);
肯塔基州的參議員蘭德.保羅(Rand Paul);
佛羅里達州的參議員盧比奧(Marco Rubio);
賓夕法尼亞州的前參議員桑托勒姆(Rick Santorum)。

第二類是7位現任和前州長:
俄亥俄州長凱西克(John Kasich);
路易斯安娜州長金達爾(Bobby Jindal);
新澤西州長克瑞斯汀(Chris Christie);
威斯康辛州長沃爾克(Scott Walker);
前佛州州長傑布.布希(Jeb Bush);
前阿肯色州州長哈克比(Mike Huckabee);
前得克薩斯州州長裴利(Rick Perry)。

第三類是公司總裁和醫生:
前惠普(Hewlett-Packard)女執行長費奧莉娜Carly Fiorina);
神經外科醫生卡爾森(Ben Carson)。

十多人爭奪共和黨總統提名人,可謂群雄逐鹿,競爭將是非常激烈。但這十多人中,有非常認真想選的,也有的只是客串一下,增加全國名氣。用「排除法」的話,就可把很多位「淘汰」:

首先從第三類開始,兩位政治圈外的,都沒有希望。卡爾森是美國第一個成功地給大腦連體嬰做了分割手術的知名神經外科醫生。但使他出名的,是他在2013年美國「國家祈禱早餐會」上演講,當面批評歐巴馬的政策,轟動一時。我曾寫文章介紹(「面對總統說真話的醫生一夜爆紅」)。當時有不少保守派人士呼吁卡爾森出來選總統。他的理念基本上屬共和黨主流派,但他沒有從政資歷,又缺乏競選資金,再加上他雖然那次演講很成功,但他說話太柔,讓人感覺缺乏男子漢魅力,所以希望不大。但如卡爾森參選,有個優勢,因他是黑人,可以口無遮攔批評同是黑人的歐巴馬,而不觸犯「政治正確」之忌。就如上屆參加共和黨總統初選的黑人企業家赫爾曼.凱恩(Herman Cain)那樣。卡爾森認為歐巴馬健保制度是奴隸制度以來最差的制度。因為它剝奪人民選擇醫生的權利,政府控制一切。左派媒體恐懼卡爾森參選,只因有消息說他會參選,全美媒體托拉斯(Creators Syndicate)就取消了他的專欄。

費奧莉娜也沒有希望。她雖有女強人稱號,曾擔任美國電腦大公司惠普的執行長,但也是缺乏從政經歷。2010年她作為共和黨候選人競選加州的聯邦參議員,結果敗給(44%比50%)連任三屆的老牌民主黨女參議員鮑克瑟(Babara Boxer)。今年75歲的鮑克瑟是美國最左的參議員之一,還有一位是前參議院多數黨領袖、內華達州的瑞德(Harry Reid),兩人都是剛剛宣布下屆不再參選。所以明年美國政壇會少了三個「左瘋」(這兩位+歐巴馬)。

盡管費奧莉娜在黨內初選幾乎沒有勝算可能,但她參選,對共和黨陣營也相當有益處,因她是女性,可以利用她的女性身份痛斥希拉蕊。男性參選人當然就沒有這個優勢。而且她資金雄厚,當年離開惠普的離職金就是2100萬美元,她丈夫又是美國大公司AT&T的副總裁。

第二類裡面的7位現任和前州長中,至少有四位也是毫無希望:

前阿肯色州長哈克比以前參選過,大幅落後。雖然後來他擔任福克斯電視的節目主持人,仍保持名氣,但這次仍會敗選。他口才雖然還可以,但在社會議題上過於保守,又魅力不足。

前得克薩斯州長裴利上屆參選過,在跟羅姆尼等初選電視辯論時,有點氣急敗壞,讓觀眾大倒胃口。這次他即使表現好,也難以改變上次的敗筆印像。況且他也是缺乏政治魅力。

現任新澤西州長克瑞斯汀幾年前曾被認為是熱門人選,但他出了「大橋門」事件,他的下屬人為地關閉曼哈頓的大橋,造成嚴重車塞。他雖然強調不知情,但很多人不相信。再加上他還有兩個「弊端」:一是在上屆共和黨最重要的總統候選人提名大會上,安排他介紹羅姆尼,但他卻用很多時間誇讚自己的成績,明顯喧賓奪主,太自我中心,結果大丟分。而且他還有政治投機,在歐巴馬跟羅姆尼競選的關鍵時刻,同意安排歐巴馬去新澤西視察風災,等於變相幫了歐巴馬,讓很多保守派支持者惱怒。這次如果他出來參選,就憑這點,也會遭保守派選民懲罰。所以他也是基本沒戲。

現任路易斯安娜州長金達爾和南卡州的女州長海利(Nikki Haley)一樣,都是印度裔,都是連任州長。理念也屬共和黨主流,但他也顯得政治魅力不足,口才和個人形像比較一般,所以也難「出線」。

在第一類的四位參議員中,賓夕法尼亞州的前參議員桑托勒姆上屆選過,雖得票率僅排在羅姆尼之後(第二),但他已敗選過,又是前參議員,重量不夠,也基本沒希望。

這樣篩選之後,只剩三位參議員,三位州長:佛羅里達州的參議員盧比奧,肯塔基州的參議員保羅,德州的參議員克魯茲,前佛州州長傑布布希,俄亥俄州長凱西克;威斯康辛州長沃爾克。

這六位可謂旗鼓相當,但我預測,有三位會在辯論中敗下陣來:

佛羅里達的參議員盧比奧雖然很堅持保守派理念,但跟其他幾位相比,顯得資歷不足(太嫩),太年輕(才43歲);

肯塔基的參議員保羅現在呼聲很高,民調也較領先。他父親是知名的前眾議員,也曾幾度參選總統。他們父子都強烈主张「自由意識論」(Libertarian),在國內經濟政策上很受共和黨主流歡迎,但在對外政策上主張美國不要「對外干預」,左派比較喜歡。在目前歐巴馬的全球妥協後退政策遭到保守派強烈批評的情況下,蘭德保羅的這個政見會影響他的選情。所以他可能在初選辯論後民調下跌而出局。

傑布.布希由於父親和哥哥都當過總統而在十多位候選人中知名度最高,人脈資金也相當雄厚(現已籌到一億美元),從政資歷也豐富(當過兩屆州長)。但恰恰因為他父親和弟弟都曾當過總統,一般選民會厭倦甚至厭惡:怎麼總統都是你家的,難道美國沒人了嗎?這絕對是個包袱。

另外,如黨內開始初選辯論,他的聲望會下跌,因他口才一般,說話慢聲細語,保守派理念也有點溫吞,給人印像比較「乏味」(boring)。連相當推崇他的權威的政治評論家、《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克瑞翰默(Charles Krauthammer)也說他各方面條件都不錯,但缺乏「激情」(lacks in passion)。所以雖然傑布.布希有錢有名,現在媒體也熱炒看好,但我覺得黨內初選時他會被淘汰。有評論家預測他跟希拉蕊對陣如何,但他很可能走不到那一步。

這樣再次篩選後,最後共和黨的總統候選人,就在剩下的這三位中產生:俄亥俄州長凯西克,威斯康辛州長沃爾克,德州的參議員克魯茲。

凱西克的保守派理念清晰,口才也相當好。當選俄亥俄州長之前,他曾是福克斯電視評論員,辯才無疑,而且他的政績突出。在民主黨主政時,俄亥俄州負債累累,失業率高攀。但卡西奇當州長後,俄亥俄由負債轉到盈余,就業率增高;同時他還大幅減稅,等於創造了奇跡。

沃爾克在當州長期間,敢於跟左翼工會做鬥爭,遭民主黨左翼組織的彈劾(重選),結果他高票再次當選。2013又連任,等於四年之內贏了三次。他被認為有guts(勇氣)。

但他的弱勢是口才不像凯西克和克魯茲那樣精彩,個人形像也不是那麼亮麗吸引人。另外更致命的是,他的中東等國際知識不足,曾把伊斯蘭國(ISIS)比作是曾彈劾他的民主黨抗議者。2016美國大選,外交政策會是相當重要的主題,而這方面沃爾克明顯有欠缺。

克魯茲可謂一匹「黑馬」,他有兩大優勢:

第一,口才極好!他在學生時拿過兩次辯論冠軍。任何收看了他在自由大學宣布參選的演講,都會對他的口才印像深刻。在幾十分鐘的演講中,他不像歐巴馬那樣有「字幕機」(讀稿子),甚至手裡連一張卡片都沒有,就楞是全場走動演講至終。無論節奏、語調,還是手勢氣勢,都無懈可擊。連支持民主黨的人都誇讚克魯茲的演說能力全美國數一數二,是「共和黨的歐巴馬」 。

第二,克魯茲的保守主義理念非常清晰堅定,是所有台面上的共和黨可能參選者中最強硬的。在內政上,他特別強調要恢復美國憲法精神(保護個人權利,限制政府權力),不僅要「廢除歐巴馬健保法案的每一個字」;甚至提出廢除國稅局(IRS),實行單一稅率(Flat Rate)。在共和黨候選人中,只有上屆參選的黑人候選人凱恩(Herman Cain)提出過9-9-9的稅率。除此之外,只有獨立總統候選人、《富比士》雜誌創辦人富比士提出過單一稅率。這種稅率在黨內初選時會被認為太激進,難以得到所謂中間選民或溫和派的選票。在西方政治家中,也只有英國的鐵娘子佘契爾夫人曾這樣提出過,她也因此被黨內密謀而失去了保守黨領袖地位(由此丟掉了首相)。從這一點就可看出克魯茲的勇氣。

另外有一點對比也可看出克魯茲跟蘭德.保羅參議員的不同:克魯茲曾在國會「冗長發言」(filibuster)阻止歐巴馬健保法案;而保羅也曾13小時冗長發言,但卻是「反對無人飛機」(anti-drone)。而無人飛機主要用於在海外打擊恐怖分子。兩個「冗長發言」反映的是兩種政治理念:克魯茲力爭政府在國內經濟事務範圍降低干預;保羅則力爭美國降低在國際事務範圍的干預,當然,在國內事務上他和克魯茲幾乎同樣理念。

在對外政策上,克魯茲強調恢復美國的自由世界旗手的領導地位,而痛批歐巴馬的全球妥協和綏靖政策。另外克魯茲的保守主義立場贏得了很多基督徒、茶黨主張者的強力支持。他在美國(也是全球)最大的基督教大學「自由大學」的參選演講,有一萬多學生聆聽,幾乎每一句都贏得掌聲,最後是歡聲雷動。即使左翼媒體也說他的參選演講獲得巨大成功。

當然克魯茲也有幾個弱點:一是缺乏經費,他在宣布參選前,只籌到1800萬美元(一般選總統,即使初選,起碼要有5000萬美金做宣傳廣告和組織工作等經費);二是他剛當選聯邦參議員兩年多,被視為資歷淺。再一個由於他保守派理念鮮明堅定,他成為左派(媒體等)的最激烈攻擊(醜化)對像。他宣布參選後,左翼媒體上,基本都是對他的挑剔和批評,包括他出生在加拿大(卡爾加里)也成為口實。克魯茲的父親是美國公民,按美國憲法,無論他出生在哪裡,都自然成為美國公民,享受和美國本土出生的人同樣待遇。

克魯茲宣布參選之後,本來希望一周內捐到100萬美元。但才24小時,網絡上各種捐款就湧入100萬(三天捐到200萬)。據統計,96%是小額捐款(少於250美元),可見普通的共和黨支持者聽到克魯茲那樣堅定清晰的保守派理念(加超級口才)的振奮。克魯茲隨後上福克斯的漢尼迪(Sean Hannity)的節目,在一小時節目期間,據報導,就有3900人給克魯茲捐款。

所以如果開始初選辯論,克魯茲的口才和理念被電視直播、被更多選民了解,他的支持率會大幅上升。所以也不排除克魯茲成為黑馬而勝出。

我本人的順位喜歡和支持的候選人是:第一,克魯茲;第二,凱西可;第三沃爾克,第四,盧比奧。

如果克魯茲成為總統提名人,選擇盧比奧做副手,我覺得他倆會打敗任何一對民主黨候選人。44歲、口才極佳、形像瀟灑、理念清晰堅定的克魯茲,加上43歲、這幾方面同樣出色的盧比奧,而且兩個人又都是古巴後裔(將極大地增加西裔選票),令人想到九十年代同樣四十多歲的柯林頓和高爾搭檔,以朝氣蓬勃的革新形像,像他倆擊敗老布希那樣,擊敗老祖母希拉蕊。那將是一個非常激動人心的歷史場面。而這樣一次改變,才將是走回美國憲法的改變,走回傳統的——建立在「保護個人權利、限制政府權力」的價值之上的美國!

2015年3月30日於美國

——原載「曹長青網站」

 

曹長青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pages/曹長青/218812861516992
曹長青推特: https://twitter.com/caochangqing

曹長青網站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