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曹長青推薦:即使被追殺,也要講真話

【曹長青按語:今年52歲的荷蘭自由黨(該黨在2010年的選舉中贏得國會24個席位)主席維爾德斯(Geert Wilders)以直言批評伊斯蘭教聞名。他的名言是:

「我不憎惡穆斯林,我憎惡伊斯蘭教」。「有溫和的穆斯林,但沒有溫和的伊斯蘭教」。

「伊斯蘭是放在歐洲的特洛伊木馬。如果我們現在不去制止伊斯蘭化,歐拉伯及荷拉伯只是早晚的事。一個世紀前,荷蘭有約50個穆斯林,到今天已經有約100萬穆斯林在這個國家了。最終會怎樣?我們知道我們正在走向歐洲及荷蘭文明的終結。」

維爾德斯曾在一封公開信中稱《可蘭經》是一本「法西斯書籍」,主張荷蘭應該把《可蘭經》比照希特勒的《我的奮鬥》一樣禁止。

維爾德斯和前穆斯林(曾信奉伊斯蘭)的勇敢女性蘇爾丹(Wafa Sultan)一樣,也是認為,西方跟伊斯蘭的衝突,是先進與落後,現代和原始,文明與野蠻的衝突。換言之,是對與錯的衝突。維爾德斯明確指出,「亨廷頓是錯誤的,這不是文明的衝突,這是文明與野蠻的衝突。」他認為「伊斯蘭和自由完全不兼容」,「伊斯蘭越少,世界越好!」

伊斯蘭分子揚言要殺掉維爾德斯,他被基地組織、巴基斯坦的塔列班,攻入伊拉克的伊斯蘭國(ISIS)等列入要全球追殺的「死亡名單」。他和妻子孩子都受到荷蘭警方24小時的全天候保護。

面對伊斯蘭分子的追殺威脅,維爾德斯毫無畏懼,2015年5月3日,他受邀到美國德州Garland舉辦的「穆罕默德藝術展暨漫畫賽」上發表演講,更是痛批伊斯蘭和其先知穆罕默德。這場藝術展,受到伊斯蘭分子威脅,兩名來攻擊藝術展的伊斯蘭分子被警察擊斃。

維爾德斯的演講不斷贏得掌聲,其演講視頻在網絡廣泛流傳。感謝中文網絡的喬華莘博主把它譯成了中文,使華人讀者有機會一睹反抗伊斯蘭思想專制的西方勇士們的風采和勇氣。曹長青網站特此轉載推薦。】

 

荷蘭政治家維爾德斯在穆罕默德藝術展暨漫畫賽上的演講

朋友們好!

感謝大家到來。來到孤星之州德克薩斯,感覺非常好。德州旗幟上的孤星,代表了西方自由世界今天需要的一切:蔑視、自豪與獨立。

我們今晚會聚德州加蘭,不是偶然的。正是這裡,三個月以前,查理周刊大屠殺後不久,伊斯蘭分子集會,要求限制言論自由。他們要禁止他們認為是侮辱性的漫畫、書籍和電影。

我們的回答很明確:

別和德州搗亂!

別和自由的西方搗亂!

別和言論自由搗亂!

朋友們,請允許我感謝帕梅拉•蓋勒組織這次展覽。帕梅拉是位傑出的女性。我心中只有幾個英雄,帕梅拉絕對是其中之一。讓我們給她熱烈的掌聲!

朋友們,你們都是勝利者。今晚在這裡出席的每一個人都值得尊重,僅僅是因為你們出席。

這次穆罕默德競賽的漫畫家和參與者都做了卓越的工作。你們所有人,不僅才華橫溢,而且十分勇敢。伊斯蘭對給穆罕默德畫像判處死刑,但這並沒有嚇到你們,更沒有阻止你們,因為你們相信言論自由。為此我給你們鼓掌。

但競賽只能有一個獲獎者。你們已經知道,他是波什•福斯丁。

波什清楚言論和漫畫的含義,他曾經是,或者用他自己的話說,「是個痊愈了的穆斯林」。

我很多年前就了解波什的優秀作品,他塑造了一個反對聖戰的超級英雄,小豬人(Pigman)。我要祝賀他以勇敢和優秀的作品在今天的競賽中勝出。

今晚在這個房間裡的每一個人,有你,有我,我們的聲音很清楚:我們絕不允許野蠻,我們永遠不許伊斯蘭奪走我們的言論自由!永不!

我從自己的經歷就知道要堅守這份自由有多麼危險。我知道說出伊斯蘭的真相,是多麼危險。

我在基地組織、巴基斯坦塔利班和ISIS恐怖分子的死亡名單上,因為我告訴人們,伊斯蘭的真相。伊斯蘭已經向我們宣戰,向我們的猶太-基督文明宣戰。伊斯蘭要剝奪我們的自由和權利。伊斯蘭和自由完全不兼容。

我是個政治家,但漫畫家,比如我的兩個好朋友,丹麥漫畫家科特•韋斯特加德和瑞典藝術家拉爾斯•維爾克斯,也在死亡名單上。他們都曾遭到追殺。

另一個在這個名單上的人是法國雜誌《查理周刊》的編輯、漫畫家夏爾伯。我們都知道,他和九個同事一月份在巴黎被那個仇恨宗教的信徒殺害。根據伊斯蘭沙利亞法,他們的罪名和你們一樣。

給穆罕默德畫像的罪過,中傷伊斯蘭所謂先知的罪過,在那個死亡宗教裡,都是可以判死刑的。

為了向他們表明,我們不會讓伊斯蘭規定我們的法律,我們在這裡參加穆罕默德漫畫展;

我們在這裡蔑視伊斯蘭;我們在這裡捍衛我們的權利,堅守言論自由。

你們迄今為止最偉大的總統羅訥德•裡根曾經說過:「自由從來離滅亡不超過一代人的時間。它無法經血脈傳承,我們只能去爭取、去保衛,然後交給孩子們繼續。」

我很高興地指出,參觀這些漫畫,還沒有人死亡。

這證明,不像聖戰,漫畫不殺人。漫畫不會殺害聖戰者,但聖戰者殺害漫畫家。這就是巨大的差別,我們永遠不應忘記。

亨廷頓是錯誤的。這不是文明的衝突,這是文明和野蠻的衝突。

我們的猶太-基督教文化比伊斯蘭文化優越得多。

我可以舉出萬千理由。但很重要的一點是,我們有幽默感,他們沒有。伊斯蘭沒有幽默感。

1979年,阿亞圖拉.霍梅尼曾在廣播中就這個問題做了一整期節目。他說:「安拉造人,不是要讓他們有趣的。伊斯蘭沒有笑話。」他還說:「伊斯蘭教中沒有幽默,伊斯蘭教中沒有有趣。」

這一次,阿亞圖拉是正確的。伊斯蘭不允許言論自由,因為言論自由會表明伊斯蘭的邪惡和錯誤。伊斯蘭又不允許幽默,因為幽默會表明它的愚蠢和可笑。

朋友們,你們身在美國,無比幸運,因為你們有憲法第一修正案。在歐洲,追捕我們的,不僅是聖戰者,還有當局也是如此。在荷蘭,我因為說出伊斯蘭的真相,被拉進法庭,控以傳播仇恨言論。我被判無罪,但現在當局又再一次起訴我。

我們被騷擾,但伊斯蘭國的同情者卻安然無事。去年夏天,他們走上海牙街頭,打出卐字旗和ISIS的旗幟。他們叫囂「處死猶太人。」知道怎麼樣嗎?當局無動於衷。我們的領袖無能,統治荷蘭、歐洲和美國的是綏靖者。我們必須改變潮流,我們一定會改變潮流。我們需要新的領袖,捍衛我們的言論自由,並抵抗西方世界的伊斯蘭化。

今天,許多西方領袖要我們閉嘴。

我們談論伊斯蘭真相時,他們說是伊斯蘭恐懼症。

漫畫家給穆罕默德畫像時,他們指責是在挑釁。

數年前,在我的國家,荷蘭,警方甚至突擊搜查漫畫家的家。

2012年,歐巴馬總統在聯大致辭中說:「未來絕不屬於誹謗伊斯蘭先知的人。」

但我們說:未來絕不屬於伊斯蘭!

你聽到嗎?歐巴馬先生?我們對伊斯蘭說不!

與歐巴馬總統和他的歐洲同仁不同,我們不願意放棄自己的自由和獨立。

我們放棄幽默和言論自由的那天,就是我們無法作為自由和獨立人民存在的那天。

那天永遠不會來臨。

這就是這次展覽的全部!

從這裡,我們向歐巴馬總統和他的同仁發出信息:我們永不屈服!

我們不會被伊斯蘭嚇倒。

我們不會拿起刀劍斧鉞闖入別人家中。但我們也不會寂靜無聲。

面對惡魔無動於衷就是邪惡。這不是我們時代的要求。我們必須拿起畫筆,我們必須說出真相。我們面對的敵人決心用一切手段摧毀西方世界,把我們傳統的思想自由、言論自由和猶太-基督教價值觀全部化為烏有。明確一點:如果我們失敗,我們就將被奴役。因此唯一的選擇就是盡全力捍衛我們的自由。這是要挺身而出的時刻,這是履行我們責任的時刻。

與其向恐懼屈服,並接納伊斯蘭不許給穆罕默德畫像的禁忌,我建議,我們不如更進一步:消除恐懼的根源!

讓我們的社會去伊斯蘭化!

不再有伊斯蘭,不再有清真寺,不再有伊斯蘭經校。是弘揚我們自己文化傳統的時候了。

讓我們把自己從暴虐中解放出來。這是今天我們舉辦這個展覽的另一個重要原因。

讓我們在全美和自由世界各地舉辦類似的展覽。從加拿大到澳大利亞到歐洲。我們需要帕梅拉•蓋勒到世界各處。我邀請您把這個展覽帶到荷蘭,我將協助您在荷蘭議會大廈展出這些漫畫。

我們絕不允許伊斯蘭限制自由!

我們永不向麥加的方向彎腰!

我並不是說沒有溫和的穆斯林。幸運的是,的確有穆斯林不遵照伊斯蘭的禁令生活。

但沒有溫和的伊斯蘭!

不是所有的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但今天大部分恐怖分子都是穆斯林。

所以我們說:伊斯蘭越少,越好!

伊斯蘭教義要求全世界15億人以穆罕默德為榜樣。

他領導著一群強盜,搶劫、強奸和屠殺了數以百計的民眾。

史書描述了那些非人的盛筵。其中一次是627年在麥地那對猶太人的種族屠殺,穆罕默德本人也是殺戮者之一。面對今天伊斯蘭恐怖分子的暴虐,不難找到激勵他們的是誰。

就是穆罕默德,我們不得不實話實說,就是那個軍閥、殺人犯、戀童癖。

一旦成為穆斯林,就無法回頭。雖然《世界人權宣言》說每個人都有權「改變自己的宗教或信仰」,在伊斯蘭,離教只有死刑。

那讓我們揭露穆罕默德。讓我們向世界展示伊斯蘭的真相。讓我們支持像波什這樣希望脫離伊斯蘭的穆斯林,把他們從恐懼中解放出來。

叛教者是英雄,他們比任何時候都更值得全世界熱愛自由的人們的支持。

穆罕默德手持刀劍戰鬥並使民眾恐懼。

我們手持畫筆與穆罕默德及其信徒鬥爭。

最終會證明,畫筆比刀劍更偉大。

穆罕默德的信徒用屠殺與我們鬥爭,今天,在這裡,在加蘭,我們用幽默戰鬥,因為屠殺就是奴役,幽默卻是解放。

讓我最後引述偉大的德克薩斯州開國先驅山姆•休斯頓的名言:「德克薩斯還不懂得對任何壓迫屈服,不管來自何方。」

讓他的話語激勵我們今天的每一個人,永不屈服於伊斯蘭的野蠻。

謝謝大家。

(維爾德斯的演講視頻:https://youtu.be/N1kLvyP7oJM

——原載“曹長青網站”2015年5月21日

曹長青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pages/曹長青/218812861516992
曹長青推特: https://twitter.com/caochangqing

曹長青網站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