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曹長青:下屆美國總統會是共和黨人

美國明年底總統大選才投票,但兩黨現已有20多人報名參選。無黨籍報名者更多,截至八月份,已有800多人。美國報名選總統很容易,只要登記就可;隨後證明已募到五千美元捐款,就可正式參選。

美國之所以這樣寬鬆,就是為保證人人可參政的憲法權利。當然,美國是兩大黨政治,小黨和獨立候選人基本沒有當選的可能。在美國近年歷史上,只有德州的石油大亨裴洛(Ross Perot)作為獨立候選人參選(自掏五千萬美元做競選經費),拿到過最多19%的選票;其他小黨或無黨籍人士,都沒超過4%。

所以下屆美國總統,還是會在兩大黨的候選人之間產生,而且最可能是共和黨人當選。主要有三個原因:

一黨執政兩屆就會下台

第一,在美國過去50多年中,總統主掌白宮兩屆八年,基本就會換黨。只有一次例外:共和黨籍的雷根總統做得太出色,連任時獲橫掃般勝利(50州贏了49個,創了記錄);美國選民愛屋及烏,投票選了他的副手,副總統老布希進入白宮,才有了一個黨連續執政三屆的記錄。如果1992年沒有裴洛作為獨立參選人,老布希一定能連任,創共和黨連任四屆的記錄,因為裴洛拿走的絕大多數票都是共和黨的。

今天民主黨籍的歐巴馬不要說絕無雷根那種成就,甚至從外交到內政上都是雷根的反面。美國民調顯示,60%的受訪者認為「美國在一個錯誤方向」。所以僅從這一點來看,就可預測下屆總統會是共和黨的。

希拉蕊兩大麻煩會出局

第二,民主黨的主要參選人、前國務卿希拉蕊既缺乏政績,更缺乏個人能力,主要靠其丈夫做過總統,以「第一夫人」的名聲在民主黨選民集中的紐約當選聯邦參議員。後在競選民主黨總統提名失敗後,跟歐巴馬做成交易(支持其選總統)而成為國務卿。這次她最早出馬競選,開始聲勢很大,因她的資歷和人脈資金等都是他人難以項背的。

但現在她有了大麻煩,一是她跟丈夫柯林頓合辦的基金會,很多捐款來自中東、非洲等獨裁國家,被質疑她擔任國務卿時跟這些國家有暗盤交易(正被調查)。而且基金會資金龐大,她再靠什麼「窮人對富人」這種左翼慣用的階級對抗手法煽動選民,難以自圓其說,因他們夫婦本身就是大富翁(兩人每年演講收入有千萬美元)。

另一個麻煩更大,希拉蕊擔任國務卿時違反法規,用私人電子信箱傳送政府文件等,涉及泄密。現已被FBI(聯邦調查局)查到數封電郵是機密等級。雖然希拉蕊在被調查前私自刪掉了郵箱中的三萬電郵(她說是個人郵件),但FBI使用高科技手段,正在設法復原,如查出更多泄密電郵,希拉蕊別說進白宮,甚至可能進班房,被判刑。

桑德斯一定喪失機會

第三,在這種情況下,另一名民主黨主要參選人、佛蒙特州聯邦參議員桑德斯(Bernard Sanders)就可能取代希拉蕊(如無其他競爭者)。桑德斯的民調最初很低,但隨著希拉蕊「電郵門」醜聞越來越多的曝光,民調顯示已有60%美國人認為希拉蕊「撒謊、不誠實」。已故《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沙費爾(William Safire)早在1996年就公開寫過,希拉蕊是「天生的撒謊者」(Congenital Liar)。當時柯林頓曾義憤填膺地說,如果他不是當總統,會一拳把沙費爾的鼻梁骨打斷。可現在美國三分之二民眾呼應沙費爾。由此可見,希拉蕊出局是遲早的事,桑德斯可能成為民主黨主要參選人。

但桑德斯絕無可能當選美國總統,因他是百名參議員中唯一公開宣稱自己是「社會主義者」的。而社會主義在美國是個災難性名詞,連熱衷這個理念的歐巴馬總統也不敢公開承認。

蘇聯、中國等國家走社會主義(共產主義)道路,早已被證明是慘絕人寰的災難,連中國現在都羞羞答答承認要走資本主義(所謂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歐洲的福利社會主義也在步步走向難以自拔的困境:大政府,高稅收,高福利,高失業率,經濟滯緩……。所以美國強調個人權利的茶黨運動的主要口號是:拒絕歐洲化,拒絕法國化、希腊化。

社會主義者在美國是一個相當的貶義詞,跟「共產分子」差不多。但一個公開的社會主義者怎麼居然當上了美國的參議員?這跟美國的體制設置有關,建國先賢為了平衡權力,規定不管人口和土地多寡,每州兩名聯邦參議員,所以美國50個州共有100名聯邦參議員(眾議員則按人口比例產生)。桑德斯是佛蒙特州(Vermont)的議員。該州人口只有62萬多,是美國最大的加州3900萬人口的64分之一。加州面積42萬多平方公里,佛蒙特州只有2萬多,是加州的零頭。但按美國憲政設計,桑德斯就在小州占了政治便宜。

社會主義為何在美國走不通

佛蒙特不僅人口少,又地處靠近加拿大邊境,屬於東北邊陲,75%是森林,較閉塞,桑德斯才有可能「經營」成聯邦議員。但從全國範圍來講,多數美國人普遍對社會主義、對國家包攬主導個人事務相當反感、警惕。這從美國有三分之二的人反對歐巴馬的國家包攬醫療保險就可看出。像英、法、德、加拿大等西方民主國家,都提供了全民醫保,但為什麼美國人就「與眾不同」,拒絕歐洲化、法國化、希腊化的聲音那麼強大?當年赴美考察寫出名著《論美國的民主》的法國思想家托克維爾發明了「美國例外論」(American exceptionalism)這個詞,認為由於美國文化歷史的傳統有其獨特性,所以其社會就產生了跟歐洲國家有顯著差別的特色,主要有這兩點:

一是美國人有「反國家主義」傳統。眾所周知,美國除了一些印第安人等土著,其他多是從歐洲逃過來的新教徒。他們在歐洲受到政府和教會的迫害,遠渡重洋逃到美國後,要建立一個沒有政府壓迫的自由國家。所以美國這個國家從一開始,民眾就有一種「反國家主義」(Antistatism)的心態,恐懼並抵制國家對個人事務,尤其是對經濟等領域的干預和控制。

第二個原因是,美國為了擺脫英國殖民統治,打了一場獨立戰爭。在脫離英國的過程中,更加強了美國人對英國這個強大國家(strong state)統治的反感。美國建國先賢起草的奠定美國文明的最重要文件《獨立宣言》,就避免提到建立強大的美國,更沒有確立強大(有更多權力)的政府,而主要強調的正相反,是保護個人權利,個體自由。其中主要起草者傑斐遜在獨立宣言中最強調的,後來成為美國立國之本是個人的三大權利:生命的權利,自由的權利,追求幸福的權利(主要是保護個人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的權利)。這裡最關鍵的是,這三大權利,都是指個人擁有的權利,而不是指國家,不是指政府,也不是指群體。

托克維爾敏銳地看到了這個精華,他說《獨立宣言》透露出美國先賢對國家權力的警惕,美國整體制度設計是避免出現強勢政府,而確保「強勢個人」(保障個體權利)。後出任美國第三任總統的傑斐遜甚至做了這樣精彩簡潔的概括:「管得越少的政府,就是越好的政府。」

美國人跟歐巴馬們「拜拜」

傑斐遜的思想戰友、第四任美國總統麥迪遜主要起草了美國憲法,其基本精神可用兩句話概括:限制政府權力,保護個人權利;把獨立宣言的原則用最高大法《憲法》來法律化和保障。

我在以往的文章中多次強調過,如果說美國有「特殊性」「例外性」,就在於建國先賢一開始就抓住了要點,確立了保護個人權利這個根本,所以美國革命才跟熱衷斷頭台的法國大革命,建造古拉格的蘇聯革命,以及勞改營的中國共產革命走了完全不同的道路,也產生了截然不同的結果:美國成為全球最自由的憲政民主國家。

正由於這種歷史傳統,社會主義政黨在美國從來都不被人民選擇,最多的一次得票率是1912年,美國社會主義黨在大選中拿到6%的選票,後來從未超過2%。美國共產黨更是名存實亡。我曾在「美國左派和烏托邦毒品」一文中介紹過美國共產黨的消亡經過。

在這種背景下,可能觸犯法律的希拉蕊將被拉出局;公開主張社會主義的桑德斯會喪失進白宮機會。 而傳言要參選、收拾殘局的歐巴馬嫡系副總統拜登,不僅也是信奉社會主義,更以說錯話和無能著稱,美國人民更會跟他說「拜拜」。所以下屆美國總統,一定會是共和黨人。

——原載台灣《看》雜誌2015年10月號

 

曹長青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pages/曹長青/218812861516992
曹長青推特: https://twitter.com/caochangqing

曹長青網站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