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曹長青:七大結果輸不起 國民黨「換柱」恐懼什麼?

整整三個月前,國民黨全代會以五秒鐘鼓掌通過洪秀柱為「總統候選人」。當時我寫了「國民黨果然真絕種了」(http://caochangqing.com/big5/newsdisp.php?News_ID=3782)文,指出「當年孫中山們締造的這個政黨的本性發生了重大變化。如果說原來它是個列寧主義革命黨,但還有理想性,或者說嚴肅性。現在則變成了鬧劇黨。如果說它原來是雨果《九三年》中的那個革命主教政委(雖然錯誤,但嚴肅地追求其理想),現在這個「主教政委」則變成了魯迅《阿Q正傳》的痞子小醜。」

為什麼下如此結論,首先是國民黨對推出總統候選人這麼重大的決定,只用五秒鐘,說明他們自己都拿這場選舉當鬧劇了;其次是他們被動認可的候選人洪秀柱有兩大任人皆知的特點:一是「急統」政見跟台灣社會嚴重脫節,二是她的「紅衛兵」形像深入人心,看她參選,就是看活寶劇。推這種人去選總統,國民黨不是慘敗無疑的問題,而是整個黨自我小醜化。

如此傻子都明白的道理,三個月後國民黨們才迷迷糊糊醒過來:洪的選情不僅一直低迷,而且拖累跟總統大選同時進行的立委選舉。以往的立委候選人都是爭先恐後跟本黨「總統候選人」套近乎,爭拉手,而這次很多國民黨立委連洪秀柱的牌子都拒掛。在立委們抱怨抗議下,國民黨大佬們終於坐不住了,因為明年他們失去總統府,再失去立法院的話,那就真的大勢已去,跟洪秀柱一起輸光了。

所以國民黨不顧原來的選舉程序(洪是通過黨內程序當上候選人的)和抗議之聲,硬是逼退了洪秀柱,換上了朱立倫。

距大選只剩三個月,臨場換將是兵家大忌,哪國選舉都罕見。這種臨時抱佛腳,當然增加不了多少國民黨再度進入總統府的可能。但藍營的主要考量,已不是總統府,而是立法院。因國民黨如失去總統府,再輸掉立委多數,那台灣就可能發生當年南韓那種「變天」。

當年在全斗煥們要主辦奧運、南韓人民更掀起民主浪潮之際,執政者被迫改革,允許總統直選,開放了新聞和言論自由。但直到反對黨拿到總統府,贏得國會多數之後,南韓的真正變化才開始:國會一項項通過新的法律,全斗煥時代的舊體制才完全被打破,全斗煥本人(因鎮壓光州事件等)被判處死刑(後赦免)。

台灣也同樣,雖然民進黨有過八年執政,但因在立法院不佔多數,所以很多改革法案根本無法通過。例如在陳水扁做總統時,台灣好不容易從美國獲得保衛台灣安全的先進武器,但這個軍購案在立法院卻49次都不被通過,就因國民黨立委杯葛。而馬英九當上總統後,立即就通過了。

所以,如果民進黨贏得總統府,又拿到立法院多數,起碼有七個領域的議案令國民黨擔憂恐懼:

第一,國民黨失去龐大黨產。在兩蔣時代,黨庫通國庫,國民黨擁有巨額資產,被《紐約時報》稱為「全世界最富有的政黨」。國民黨中央投資公司總經理劉維基1993年在《中國國民黨黨營事業的現況與前瞻》中說,國民黨有9,639億餘元的總資產(相當321億美元);投資包括金融、石化、電機、水泥、電子、瓦斯、鋼鐵、建築、租賃、制藥、環保、橡膠、信息、貿易、紡織、紙業、文化、傳播、保險業等。這還只是台灣島內的,海外的國民黨黨產沒有統計。每到選舉,國民黨候選人不僅撒大錢,而且黨中央還給地方立委(上屆選舉)平均每位補助近四百萬(是民進黨立委的近20倍),總數近三億元。如國民黨失去立委多數,新一屆立法院通過《黨產法》,國民黨的不當黨產被收歸國庫,那麼廣被質疑和指責的國民黨賄選買票等就不那麼容易進行了。

第二,廢除「鳥籠公投法」。台灣人民多年以來都要求就重大問題公投,但由國民黨主導通過的《公投法》,幾乎就是「不允許公投法」,跟西方的公投法是兩重天。例如瑞士等國的公投法,都是民眾投票超過一半贊成就算通過。去年蘇格蘭的統獨公投就是這樣,結果是55比45,獨立沒有通過。而台灣的公投法之所以被稱為「鳥籠」,因它規定必須是所有公民(數量)的一半以上出來投票,結果才算數。否則不管公投結果贊成者超過50%還是更多,都不成立;而且還設置了非常高的申請公投的聯署門檻。所以,只有民進黨在立法院占了多數,廢除了《鳥籠公投法》,台灣的統獨公投才有實現的可能;不管公投結果如何,起碼是民意能得到真正的表達。

第三,「陳水扁案」可能被撤銷。馬英九當選總統後將前任判刑,導致藍綠對立更加嚴重,因該案有太多違反「程序正義」之處,而程序正義是民主國家的法治根基。只要程序不正義,什麼案子都不能成立——這是陳水扁案(更是台灣今後確保民主制度)的最關鍵之處。像該案中的輿論審判、總統直接干預、臨時換掉(判陳水扁無罪的)法官、用通緝犯做偽證、押人取供等等,都嚴重違反程序正義。如在美國等西方國家,像這個案子中如此眾多、重大的地方違反程序正義,早就會被取消。國民黨如失去立院多數,這個案子當然應該被復查或直接取消。

第四,改變國歌。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最近參加「雙十國慶」,唱中華民國國歌時跳過「三民主義,吾黨所宗」這句,被媒體報道。這句歌詞明顯是反民主的。今天台灣注冊政黨已近200個,憑什麼還要一個主義、一個政黨?這個百年前的國歌,不僅因文言文參雜而詰屈聱牙,而且內容反動,曲調也憂傷低怨,毫無震撼人心的力量。台灣有太多好歌,內容和曲調都振奮人心。不再由國民黨主導的立法院就可以改掉那首支持獨裁的反動國歌。

第五,改變國旗。中華民國的國旗上居然有國民黨的藍色齒輪黨徽,這完全是以黨代國的黨國標誌,跟國歌一樣反動!如果台灣是真正的民主國家,就絕不能忍受國旗上有哪個黨的黨徽。國家屬於全民,而不屬於任何政黨。所以國旗的改變也是必然趨勢,只要民主的聲音在立法院佔了上風,黨國時代的標誌才可能被改變。

第六,改變領土所屬。中華民國憲法用的是模糊的「固有之疆土」說法。在李登輝做總統(馬英九為法務部長)時,國民黨曾把中華民國領土定為「台澎金馬」,並宣示不再涵蓋中國大陸和外蒙,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大陸的治權。這也是李登輝宣布兩岸是「特殊國與國關係」的來由,明確提出「中華民國在台灣」。這是台灣走向真實化的重要一步。但馬英九當總統後,又恢復原來提法,中華民國代表(包括中國大陸和外蒙在內)的整個中國。這個提法不僅違背現實,事實上,馬英九和國民黨也從未真正這樣認為,因為他們根本不支持中國「大陸人民」爭取自由、反抗共產黨的運動,更別說到中國大陸發展「國民黨」力量。他們一絲一毫也沒有反攻大陸、解救14億深受共產黨之害的中國同胞的目的。國民黨的「中華民國代表全中國」根本是睜眼撒全世界皆知的彌天大謊。所以,如果國民黨失去立院多數,台灣新政府就可能至少恢復到李登輝時代的提法,再次明確中華民國在台灣。

第七,改變中華民國國號。這當然是更進一步的重大改變,即使泛綠贏得立法院多數,也會對此謹慎,因這一項比前面的任何議題都更涉及兩岸關係。但只要多數台灣人民認識到,只有提出改掉「中華民國」國號,用「台灣」的國名重新申請加入聯合國這個呼聲足夠高,並在立法院有通過的可能時,對岸北京才可能在他們認為的「兩害相權取其輕」的衡量下,允許「中華民國」重返聯合國(作為普通會員,中華人民共和國仍為常任理事國),即恢復當年中華民國要被聯合國驅逐時,英美等國醞釀的那種方案的結局(當時被堅持「漢賊不兩立」的蔣介石所拒絕)。將來會有更多的泛藍(國民黨支持者)認識到,中華民國要想重返國際社會,加入聯合國,只有採取要更改國號為「台灣」的強勢動作,才能迫使中共改變一向阻撓的立場。所以這個改國號的態勢共識,也可能在台灣的新政局下有所推動。

這七大可能結果,哪一個都令國民黨膽戰心驚,都是他們輸不起的,因為失去上述這些,「中國國民黨」這個百年老店就得關門,只有改成「台灣國民黨」,立足台灣,看重本土,真正認同並服務台灣人民,它才有倖存可能。而這,不是「偷朱換柱」這種雕蟲小技就可以解決的。

2015年10月17日(國民黨臨全會「換柱」日)

——原載美國《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caochangqing/ccq-10192015123918.html

 

曹長青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pages/曹長青/218812861516992
曹長青推特: https://twitter.com/caochangqing

曹長青網站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