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曹長青:奧蘭多慘案和歐巴馬責任

佛州奧蘭多慘案震撼全美,也成爲世界新聞,因爲這是911事件後,美國最大規模的恐怖屠殺,49人喪生,53人受傷。

所以定性爲恐怖屠殺,因事發前行兇者給警方打電話,直言是爲伊斯蘭而戰,清晰表明這次屠殺是所謂「聖戰」的一部分。

奧蘭多慘案,當然殺人者是元兇,極端伊斯蘭是根源,但歐巴馬總統是負有相當責任的,起碼體現在這幾個方面:

第一,模糊焦點,仍強調槍枝管制。

歐巴馬在第一時間發表講話,仍大談美國人買槍太容易,所以造成如此犯罪。但這次恐怖襲擊,跟去年加州那對伊斯蘭夫婦屠殺14名美國人的行爲一樣,根本不是槍枝造成,而是「極端伊斯蘭」在殺人!那對夫婦還準備了炸彈,即使沒有槍枝,他們照樣可用自制炸彈殺人。就像2013年波士頓那對伊斯蘭兄弟,沒有任何槍枝,只用很簡單就可以自制的炸彈,來制造大衆死亡的慘劇!所以美國這幾起恐怖殺人行爲的關鍵,都不是槍枝問題,而是怎樣制止、鏟除「極端伊斯蘭」的問題。

第二,不懂「樹倒猢狲散」的道理。

奧蘭多慘案的兇手跟洛杉矶那對伊斯蘭夫妻一樣,跟伊斯蘭國沒有直接的組織關系,只是散兵遊勇式的信徒,效忠極端伊斯蘭。奧蘭多慘案後,很多媒體談到今後如何防範。我在以往文章中多次談到,一味防範,不能根本解決問題,因爲這是「防不勝防」,難道今後進入每一個咖啡館、夜總會都要像機場那樣檢查背包、甚至搜身嗎?如果恐怖分子在街頭開車掃射呢?你總不能把每部上街的車都事先檢查吧?

所以對待這種恐怖主義,根本措施必須是「釜底抽薪」,鏟除ISIS(伊斯蘭國)那顆大樹。這個仗不是打不打的問題,只是戰場的選擇,你不在伊拉克和敘利亞打,就得在奧蘭多打,在洛杉矶打,在紐約打,在美國本土的任何一個地方打!

伊斯蘭國對世界各地的狂熱信徒具有「旗幟」的意義,只有砍倒那棵邪惡之樹,才能樹倒猢狲散。

伊斯蘭國的存在對散落世界的暴徒具有感召、呼喚、振奮的作用,更不要說它本身就用血腥野蠻來展現所謂實力。摧毀這個旗幟,砍倒這個大樹,對制約遏阻世界各地的極端伊斯蘭分子,具決定性意義。

了解中國歷史的人可能知道,當年蔣介石五次反圍剿,就是要鏟除毛澤東匪徒們的老巢「井岡山」。井岡山被攻陷,那面所謂的「旗幟」就倒了,那個吸引鼓勵各地共匪的作用就大爲降低。只是最後毛澤東們潰敗到陝北(已剩殘兵敗將),蔣介石以爲大功基本告成,把剩下的剿匪任務交給了無能、且通共匪的張學良而釀成大錯。如果蔣能像第五次反圍剿那樣親自全力剿共,就可能鏟除中共,從而改變中國曆史,而沒有後來共産黨的壯大和建政。

所以,鏟除邪惡者的「旗幟」,具有決定性意義。如同二戰時,如果不攻進柏林的納粹總部,不鏟除東京的東條英機們,那二戰就絕不會真正結束,世界各地的法西斯分子還會蠢蠢欲動,就因爲他們的旗幟還在,大樹還在,精神支柱還在,各地的猢狲們就不會完全散去。對極端意識形態的、絕不怕死的極端伊斯蘭恐怖分子,這種「精神支柱」的力量超出以往任何反人類的邪惡勢力。

第三,有牛刀卻不去殺雞。

二戰的慘烈,還在於當時反法西斯的盟國和納粹軸心國的軍事實力、科技能力等不差上下,勢均力敵。而今天則完全不同,美國是世界唯一超強,軍費開支是排在其後的世界14國(包括英法德日意加中印等)的總和!另外還有美國領銜的囊括全球28國的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軍事集團北約(占全球軍費開支70%)!

二戰時,美國首先要打敗日本海軍,拿到海域權。以色列的六五戰爭,首先是炸毀阿拉伯軍的機場(飛機),贏得制空權。第一次海灣戰爭,美國也是先幹掉了薩達姆的所有飛機。然後才有地面戰鬥的絕對安全保障(和勝利)。

而當今的伊斯蘭國,沒有一艘軍艦、沒有任何空軍,甚至連地對空導彈都沒有,只有土匪民兵式的武裝。

另外伊拉克的地理條件,更絕對有利美軍,因爲它沒有越戰時的那種高山叢林,而是沙漠地帶的一馬平川,絕對有利於空中轟炸。在第一次海灣戰爭時,薩達姆的一百萬共和國衛隊,就被美軍戰機炸得人仰馬翻,如果不是當時的鮑威爾將軍愚蠢的下令停止(他說這像屠殺了),就完全可能不需要第二次海灣戰爭,因爲那次就可把薩達姆的共和國衛隊徹底摧毀。

但具有陸海空一切絕對優勢條件的美國,在歐巴馬這樣一個「三軍統帥」下,卻毫無動作,只是派飛機做樣子般地扔幾顆炸彈(每天的次數只是布什總統領導的海灣戰爭時的千分之一)。而從以往戰爭的曆史來看,僅靠轟炸,根本不能打贏戰爭,更何況是歐巴馬的「樣子轟炸」。

第四,歐巴馬的怯懦不是偶然。

面對極端伊斯蘭的攻擊,歐巴馬總統展示出來的軟弱,缺乏領導能力,不是偶然的。

在去年法國遭到恐怖襲擊時(127人遇難),當時巴黎舉行了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抗議恐怖主義的遊行(130萬人),全球有50國首腦參加,但卻沒有美國總統歐巴馬!美國前國會議長金瑞契(Newt Gingrich)當時憤怒地說,「50個世界領袖在巴黎展示團結,但歐巴馬拒絕參加,令人痛心。他的怯懦在繼續。」歐巴馬當時在做什麽?他在白宮接見NBA的馬刺籃球隊!

在美國記者被ISIS砍頭那天,歐巴馬在打高爾夫球。聽到消息後,只是中間休息時出來見一下記者講幾句話,然後又回去繼續打球了。

對這次奧蘭多慘案,歐巴馬又是一如既往地強調跟槍枝管制有關,說這是「國內仇恨犯罪」,是受到「網絡上的極端宣傳」(extremist propaganda online),而絕口不提「極端伊斯蘭」(radical Islam),氣得共和黨總統參選人川普發聲明說,「歐巴馬總統在他今天的講話中甚至可恥地拒絕提到‘極端伊斯蘭’這個說法。僅僅出於這個原因,他就應該下台。」

歐巴馬不會因此自願下台。但今年11月初美國將選出新的總統。不管是希拉蕊還是川普,他們會認真吸取上述的教訓,明白這些常識般的道理,而真的去全力反恐,鏟除伊斯蘭國嗎?一個令人恐怖的未知數。

2016年6月14日於美國

長青論壇: cq99.us

 

曹長青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pages/曹長青/218812861516992
曹長青推特: https://twitter.com/caochangqing

曹長青網站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