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曹長青:南海仲裁下的台灣錯亂

海牙國際法庭對南海問題的裁決,是對北京當局的重大打擊,是中國在外交和政治上的挫敗,因仲裁結果完全不利於北京,而且其措辭被廣泛認為對中國不客氣。

南海群島的主權爭議已久,但近年隨著中國國力提升,軍事增強,北京採取進攻性態勢,在南海填島擴地,不僅導致該區域緊張加劇,並由於島嶼有200海浬的專屬經濟區而引起周邊國家的爭執和衝突。

對這個問題,美國的立場是:第一,和平解決,不可使用武力。第二,由多邊國家坐下來協商解決。第三,保證南海區域的航空和航海自由。

但中國方面卻相反,一是炫耀武力,向所控制的島嶼運送軍備人員,並填海建島進行擴張。二是拒絕多邊會談,主張一對一(跟有爭執的菲律賓,越南等)對談。這些小國恐懼中國霸權,拒絕一對一,而主張美國參與,多邊會談,結果遭北京拒絕。中國在南海的擴張,導致該區域的航海航空自由也受到威脅。

在此情況下,菲律賓向海牙國際法庭申訴,要求裁決,因中國和菲律賓都是《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簽署國,在法理上應受制於這個公約。

但中國方面一開始就表示,拒絕提供資料和證據,不參與仲裁,不接受結果。所以裁決書出來後,中國官方稱之「一張廢紙」,不予承認。

全球簽署《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有165國之多,這個公約已成為國際法,被視為國際社會的遊戲規則。中國本身又是簽署國之一,所以北京的立場明顯是對抗國際社會,更不符其簽署國身份。所以國際輿論認為中國在這件事上不講道理,耍霸權,丟面子也丟了裡子,在外交和政治上都是大失敗。

這個事情表面是南海島嶼的主權之爭,背後卻是中共政權和自由世界的一場較量。南海區域沒有任何一國站在中國一邊,北京得罪了菲律賓、越南、馬來西亞、新加坡、汶萊,印尼,背後更有美國,日本,歐盟等自由陣營。

而美日等國之所以支持這個仲裁,是想遏阻中共在南海的軍事擴張,保證該區域的和平穩定。這個事件的本質,是兩種力量、兩種價值,是民主與專制的一場對抗。

這次裁決主要根據《國際海洋公約》第121-3條:「不能維持人類居住或其本身的經濟生活的岩礁,不應有專屬經濟區或大陸架。」從而裁定這些有爭議的南海島嶼只是「岩礁」,因當地沒有固定居民,也沒有供人們生活居住的經濟資源和條件。外部運進的人員物質等,都只是臨時的,而不是當地本身的。

仲裁書確定南海「爭議性島嶼」只是「岩礁」,等於把中國控制的島嶼周邊有200海浬經濟專屬區的聲稱抽去了法律基礎。那麼南海群島附近的水域,就屬於國際海域,船隻和飛機應可自由航行。

所以這次裁決被南海周邊國家普遍認為是國際法的勝利,公理的勝利,國際海域航海自由的勝利!不管它最後有多大的執行力,但在輿論上,在道理上,自由世界贏得了先聲。

所以北京當局才會惱羞成怒,不僅粗暴地把裁決書稱為「一張廢紙」,更揚言武力挑釁。美國兩艘航空母艦準備開進南海,維持國際秩序和裁決。

在這場美國領銜的菲律賓、越南、日本等周邊國家對抗中國專制政權的較量中,作為民主國家的台灣,卻發出了刺耳的、跟民主國家角色完全不協調的聲音,甚至被視為在關鍵時刻,選擇站在獨裁中國一邊。

仲裁書發表後,在美國、日本、菲律賓、越南,甚至印度等國際社會都表示支持這個裁決之際,台灣的國民黨及泛藍媒體卻反其道而行之,群情激昂,爭相反對,因南海的太平島在中華民國控制之下,這次也被定為「岩礁」(即也沒有200海浬專屬經濟區)。

泛藍《聯合報》社論標題:「南海仲裁是荒腔走板的不智判決」;泛紅《中國時報》社評:「兩岸恢復對話,共護南海祖產」,更明言聯合北京,對付美日;馬英九則誓言「絕不接受荒謬不公的國際仲裁」;國民黨主席洪秀柱在自己臉書公開用中國的九段線地圖捍衛「中華民國」(實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主權。

國民黨的親中國,親北京,是可以理解的。馬英九執政時常用這個議題呼應中國,對抗美日,不久前國民黨還有八大老(加起來700多歲)去登太平島,呼應北京的「南海群島是中國領土」主張,擺出架勢,要對抗美日和菲律賓等周邊國家。

在這種國民黨泛藍煽動對抗美日、菲律賓、越南,呼應北京之際,民進黨政府居然也是跟著荒腔走板,呼應國民黨和共產黨,站到了中國一邊,跟獨裁政權一個步調來對抗美日等國際社會。民進黨政府還決定派康定級的戰艦前往南海巡弋,等於加盟北京,直接對抗仲裁書和國際社會。更令人瞠目結舌的是,蔡英文總統甚至率國安會秘書長、國防部長、參謀總長、海軍司令等軍政高官,登上即將開往南海的戰艦,宣示捍衛主權,誓言「使命必達」。如此高調地迎面挑戰以民主國家為主導的國際社會,實在是民進黨政府的精神錯亂。這起碼表現在這幾點:

第一,明擺著:這次國際法庭仲裁南海領海糾紛,不是簡單的領土問題,而是針對中國的霸權,要遏阻北京的軍事擴張。裁決南海的所有島嶼都是「岩礁」,就等於取消了北京當局宣稱的它擁有這些島嶼周圍的200海浬專屬經濟區,是為了保障南海是國際海域的通行自由,所以得到了國際社會的普遍支持。而民進黨政府之舉,清楚地宣告,他們是跟美國、日本、菲律賓等周邊國家作對,站在了專制的北京政權一邊。這跟蔡英文在520就職演說中所強調的,台灣在安全上要站在美日「價值同盟」一邊是完全不一致的,是相反的!這難道不會令美國人民擔憂:一旦中美之間有種族、領土有關的重大衝突時,台灣會堅定地站在民主的美國一邊嗎?這會直接影響美國人民對台灣的信賴,其潛在的效應和問號是:一旦台灣安全出現問題,美國朝野還要不要眾志成城地保護台灣?

在如此清晰的大是大非面前,蔡英文政府的表現跟馬英九政府歷來的做法在一個步調、一個節拍上。

第二,蔡英文當選總統前就已提出「中華民國是台灣,台灣是中華民國」,意為中華民國僅下轄台澎金馬,不再像馬英九們虛假聲稱的涵蓋整個中國大陸。既然如此,民進黨政府就不能再按中華民國憲法「固有之疆土」來宣稱擁有南海的「固有之海域」;再來跟北京當局一樣,聲稱南沙是「中國」的。台灣既無實力做這種虛假的宣稱,在邏輯上更是行不通的。如果按「固有之疆土」聲稱擁有南沙群島,那就應該、必須同時宣稱中華民國擁有對岸960萬公里土地和14億人民。所以民進黨政府對這個仲裁書的反對,跟蔡英文表白的「中華民國是台灣」的邏輯是從根本上衝突、矛盾的。

更荒唐的是,台灣陸委會還發聲明,引用1947年蔣介石政府公布的「南海諸島位置圖」來強調中華民國海域,誓言捍衛主權。而1947年是二二八屠殺、國民黨全面控制台灣的時代。用這種跟時代完全脫節的「老皇歷」來強調台灣擁有南海島嶼,陸委會恐怕已成了「鹿茸在鹿耳朵裡」的鹿委會。

第三,國際法庭這個仲裁,實際是有利台灣的。南沙群島主要有18個島礁,台灣只控制1個(太平島),中國占領7個,菲律賓占領3個,越南占領6個,馬來西亞占領1個。如果沒有這個仲裁,台灣(中華民國)也沒有軍事和政治實力,來確保太平島周邊的200浬專屬經濟區(過去從來沒有聲稱和確保過),因為無法(也不敢)對抗中國的軍事霸權和經濟力量。現在海牙法庭的仲裁,確定18個島都是「岩礁」,都沒有200海浬專屬經濟海域,結果是,台灣以一個太平島(還不能確保200海浬專屬區)換來了其它17個島礁的公海認定,可自由航行捕魚,是丟芝麻,拿西瓜,因小獲大。同時更重要的是:經過這次法庭仲裁,等於用國際法警告中國不得在南海填海造島,遏阻中共的軍事擴張,最終有利於台灣的安全。

第四,對於這樣一個明裡暗裡都對台灣有好處的仲裁,不是《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簽署國的台灣政府本應低調竊喜。如果要做姿態,也可以一兩撥千斤,指出中華民國不是《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簽署國,所以這個仲裁對台灣不具約束力。而絕不應大張旗鼓地派遣戰艦去南海,更不應總統率文武官員登艦造勢,給人以公然跟美日國際社會做對,呼應獨裁中國的態勢。

這次仲裁並沒有劃定岩礁主權,也沒有裁決太平島不屬中華民國,只是裁決都為「岩礁」(不是島嶼),所以都沒有200海浬專屬區。任何有最基本政治常識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楚,裁決主要是針對中國,意圖就是遏阻一個獨裁國家的軍事擴張。民進黨政府對這麼明顯的國際大局看不清,跟著泛藍媒體和馬英九洪秀柱們起舞,對抗美日,實在是台灣新政府一大敗筆,更是嚴重的外交失策。

民進黨政府真正應重視的,不是這個仲裁結果,而是判決書中提到台灣都稱為「The Taiwan Authority of China」(中國的台灣當局),多達12處。這才是民進黨政府應該抗議的地方。

美國的研究專家認為,這次仲裁結果,「中國幾乎全盤皆輸」。因為這是首次把南海主權爭議提到到國際法層面,並做出完全不利於北京的裁決(而且是終審裁決)。

在這場民主與專制的較量中,民主台灣,尤其是民進黨政府,無論從民主價值同盟的角度,還是台灣要走向真實化、成為正常化國家(最終摘掉虛假的中華民國帽子)角度,都應該選擇站在美日等自由世界一邊,而絕不是跟一直喊著要吞掉台灣的專制中國一個調子。在重大的是非問題上,如果民進黨政府不能分辨對錯,跟著國共兩黨的「中華民族主義」調子走,變成「小國民黨」,那就不僅偏離民主台灣的軌道,更辜負綠營支持者的期待。

2016年7月13日於美國

自由亞洲電台(RFA)評論

更多文章請見:長青論壇: cq99.us

 

曹長青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pages/曹長青/218812861516992
曹長青推特: https://twitter.com/caochangqing

曹長青網站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