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曹長青:歐巴馬謀殺黑人

美國共和黨代表大會,正式提名了川普為總統候選人。為了打敗民主黨的左瘋候選人希拉蕊,很多非常不情願支持川普的共和黨領袖,也只得在「兩害相全取其輕」下支持川普。他們的最主要理由是,川普起碼不會任命左派做最高法院大法官(目前因一名保守派法官去世而出現空缺)。如果大法官中左派佔多數,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確立的「人民擁有槍枝權」就受到威脅。

共和黨代表大會不僅正式提名總統候選人,也是一次政要名流的宣講大會,不僅比口才,比人氣,更是比政見,比誰的話最引起與會代表們的共鳴。

在迄今為止的代表大會上,最受聽眾歡迎的,不是川普的模特妻子講話,也不是他的兒女們,而是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因他口無遮攔、針鋒相對地痛批政治正確,清晰、明確地高聲喊出:「黑人的命重要」運動(black live matters)是種族主義!

朱利安尼鏗鏘有力,激情四溢地喊道:難道白人的命、西裔的命、其他族裔的命不重要嗎?!只是強調哪一個族裔的命是重要的,實質上是種族主義。其實再往深層裡說,這個「黑人的命重要」口號簡直是自我作踐,等於說:我也是人!

八年前以白人為代表的多數美國人選擇歐巴馬做總統的時候,一個重要的原因和共同的願望,是能借此縮小黑白對立,抹掉黑白撕裂的傷痕。沒想到過去八年卻成了過去幾十年(起碼我在美國的28年中)黑白對立最嚴重、衝突最激烈的。

川普這個痞氣十足的商人,之所以能出乎絕大多數選情專家意料地當上共和黨候選人,實在是托歐巴馬的「福」。因為歐巴馬政府給美國人民帶來了極大的不安全感,導致相當一大批人實在受不了!在「痞子(川普)」和「騙子(希拉蕊)」之間,很多人寧可選一個「非君子」,也不再向「政治正確」妥協。

川普和希拉蕊的對決,其優勢主要就是這兩點:

一是更多美國人民認為自己國家(自身)安全最重要。在佛州奧蘭多槍擊案後,川普的民調上升了5個百分點。最近法國的恐怖分子卡車襲擊案(造成80多人遇難,幾百人受傷),德國的阿富汗難民屠殺火車乘客案等,都更引起美國民眾的擔憂,更提升了「國家安全問題」 在本次大選中的重要性。所以在移民問題上立場強硬,提出暫停接收敘利亞難民的川普,一定會比仍要接收敘利亞難民的希拉蕊更能贏得選票。有專家預測,如果大選前再發生幾次恐怖襲擊案,川普就一定當選。

二是美國內部的黑白問題急劇惡化。為什麼多數美國人對「黑人的命重要」運動嚴重反感?因為它掩蓋黑人問題的真相,轉移問題焦點,煽動族裔對立。

作為總統的歐巴馬,在電視講話中強調,黑人被警察拘捕、槍擊致死的數量多於白人,說黑人遇難人數是白人的二點五倍,但他刻意回避的事實是:黑人的犯罪率是白人的七倍!據美國聯邦調查局的報告,在美國的強姦和性侵犯罪分子中,黑人是亞裔的32倍!

黑人被警察槍殺,其中不當的部分,絕大多數都是誤判、誤殺,最後經陪審員審理,當事人的警察被判無罪。美國是法治國家,必須尊重陪審員作出的裁決,他們經過長期審理,掌握和知道的涉案資料最多最詳細,所以他們最有資格做出判斷,而不是善於用捕風捉影、煽動種族對立的左派媒體。

對曾經槍殺了黑人的當事人警察的法律審理結論證明,沒有任何一個警察,僅僅因為對方是黑人,就故意開槍打死他!所以,現在美國黑人和警察的衝突,主要是犯罪率問題,而不是膚色問題。是因為黑人犯罪率太高,才導致了他們跟警察的的更多衝突,以至不斷發生惡性事件。警察多是為自衛而開槍,導致悲劇發生。

解決這個問題的出路絕不僅是警察需要提高專業訓練(避免誤判對方是掏槍),更需要黑人群體,尤其是黑人知識分子,停止利用這類事件煽動黑白對立、黑人跟警察的對立;在致力降低黑人犯罪率的同時,也要普及強化黑人族裔的法治觀念,在遭遇警察時,要服從警察(所代表的公權力),如果認為有不公平,應法庭(法治)解決,而不是跟警察直接公開衝突。一位芝加哥的華裔警察說,他們受的訓練是,當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脅時,他們有權開槍自衛,而且一旦開槍,必須擊中對方要害,以保護自己。

但歐巴馬和大多數黑人領袖,總是強調黑人在美國受到的歧視,永遠不忘用皮膚的顏色,來掩蓋 「行為的對錯」這個真正的問題。這種做法既違背美國的真實,更對黑人狀況的改變絕無益處。

實際上黑人在美國的地位和待遇,是歷史以來最好的。美國黑人在教育、就業、住房等多方面,都從政府(從聯邦、州、地方)的政策性規定得到平等機會,更由於《黑人照顧法案》(即平權法案)而得到特別優待。例如政府照顧房(房價遠低於市場價)很多都是黑人獲得。在就業和入學上,即使考分或程度相同,但由於「黑人照顧法案」,黑人卻被優先錄取和雇用,即使黑人分數比白人低,有的大學也寧要黑人、拒絕白人。現在亞裔也遭到這種因照顧優待黑人,雖然高分,卻被拒絕的情形。這等於黑人不僅獲得平等,甚至獲得了「特權」,給其它族裔帶來「不平等」。

專門研究族裔平等問題的華盛頓民間機構「平等機會中心」主席、知名的西裔學者琳達.查韋絲(Linda Chavez)幾年前就在「讓我們對種族問題盡可能誠實地對話」專文中用數字證明,黑人在美國的地位空前提高。例如25%以上的黑人現在是管理層人員或專業人士;三分之一以上的黑人家庭,年薪愈五萬美元;近半數的黑人擁有自己的住房;27%的黑人夫婦,家庭年入七萬五千美元以上。

查韋絲文章說,美國過去幾十年的所有關於種族的民調,白人對黑人有「不好感」(unfavorable)的只有10%。2007年美國知名的Pew研究中心做的民調,「不好感」降至8%。這個數字遠低於黑人對自己族群的「不好感」比例。

但另一個事實是,黑人青少年犯罪率很高,從學校退學又很多。它不是什麼種族歧視或白人政府造成的,它和黑人的不重視「家庭價值」、大量婚外生子、黑人男子不負責任,以及黑人的「受害者心理」有直接的關系。

40年前,有25%的美國黑人婚外生子,在當時已是令人震驚的比例。可到了1980年,這個數字增長了一倍。而現在美國黑人的婚外生育率高達70%(亞裔的婚外孩子比例不到5%)。據最新的統計,在當今美國15到25歲的黑人女性中,未婚生了孩子的高達75%!也就是說,每四個黑人孩子,有三個沒有父親。

孩子的心靈和德育成長,很大程度取決於父母家教。可是絕大多數黑人家庭對孩子都缺乏家教。孩子在沒有父親的環境下成長,本身就帶來心理等問題,另外由於是單親家庭,再加上經濟壓力等,都導致對孩子缺乏管教的精力和能力,而很多黑人又生好多孩子,更雪上加霜。黑人要這麼多孩子,又和福利制度有關:人頭多,就可領到更多福利。如有二、三個孩子,母親就基本不需要工作,可以靠福利維持基本的生活。

最近有個華人餐館老板告訴我,他們餐館的黑人員工說,很多單親母親並不是沒有男人,而是為了領福利,不辦結婚手續。因為單身(帶幾個孩子),就可拿到政府更多的福利,很多還可以根本就不用交任何稅。

歐巴馬和黑人領袖們,一再強化黑人的「受害者心理」,煽動黑人鬧事,用示威游行,打砸搶(在密蘇里州弗格森小鎮的黑人燒毀華人餐館等),甚至公開殺害華裔警察(在紐約),殺害五名白人警察(在休斯敦)等等。這在本質上是謀殺黑人,先謀殺他們的正向的思維,再謀殺他們健康的心理,最後導致犯罪、跟警察衝突而被打死。

所以,慫恿不健康的受害者心態、煽動種族對立、刺激黑人跟警察對立的歐巴馬總統和他的左派啦啦隊,才是謀殺黑人的真正兇手!

2016年7月20日於美國

——原載《長青論壇》cq99.us

 

曹長青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pages/曹長青/218812861516992
曹長青推特: https://twitter.com/caochangqing

曹長青網站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