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曹長青:川普聯手普丁,美俄要對付誰?

川普是美國歷史以來最能「兌現競選諾言」的總統,他上台後,就兌現承諾,美國退出了《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TPP)、《全球大氣過暖組織》、《伊朗核協議》、開始在邊境建牆(阻止非法移民)、推行減稅、自由貿易政策(不惜與中國打一場貿易戰)。另外,還力排眾議,改善美國與俄國的關係。

美俄關係在歐巴馬總統時代已陷入僵局。2014年俄軍進入烏克蘭的克里米亞事件,導致俄國被西方制裁,美俄關係一落千丈。在上屆總統大選時,川普誓言當選後將改善這個局面,美俄和解;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希拉蕊則要繼續歐巴馬的政策。

力排眾議、大膽敢為的川普

在這種情況下,當然莫斯科希望川普當選,美俄關係解凍。而川普上台後,任命的第一個國務卿就是「俄國通」的提勒森,他原擔任石油公司總裁,與俄國有經商關係,得到過俄國總統普丁頒發的勳章。但由於在野的民主黨激烈杯葛,川普想改善與俄國的關係,遲遲沒有進展,因為他一上台就被所謂的「俄國門」糾纏困擾,左派說俄國情報人員侵入希拉蕊等信箱,干擾並影響了美國總統大選結果。事實是,左派民主黨選輸了,不認輸,以此做藉口找茬。

當然,普丁坦然地說他希望川普當選。但說他們干擾並影響了大選結果,從常識角度都無法成立,因美國有一億三千多萬人投票,面對這樣的龐大選民,任何外國「干預」(如果有的話)也無法影響整個結果。更何況經過五百多天的調查,美國司法部宣布,俄國的「干預」沒有影響到選舉結果,更沒有俄國方面與川普候選人「勾結」的問題。

在司法部這個結論出來後,川普就與普丁舉行了美俄高峰會並批評了美國的對俄政策。雖然這個舉動遭到美國左派媒體和民主黨的激烈攻擊圍剿,甚至有來自共和黨內的反川普派的批評,但是川普總統展示了他這個「政治圈外」者的執著和勇氣,堅持自己認為正確的理念和政策,執意改善美俄關係,並在眾多炮火的詆毀攻擊下宣布邀請普丁總統今秋到白宮訪問。

川普總統為什麼要堅持改善與俄國的關係,戰略意義在哪裡?縱觀全球政治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俄國不是美國的主要敵人,甚至敵人都談不上,因為俄羅斯畢竟有了選舉,普丁是通過選票上台的;俄國也有了相當的言論和新聞自由。俄羅斯跟毫無選舉的警察國家中國完全不同。

克里米亞居民心向俄國

導致美俄關係冷凍的克里米亞問題有其複雜性。美國因這個問題跟俄國疏遠,甚至交惡對立,並不是智慧的政策。克里米亞本來就一直屬於俄羅斯,只不過是五十年代被當時的俄共總書記赫魯雪夫一時心血來潮送給了也是蘇聯聯邦的烏克蘭,等於左手送右手。赫魯雪夫做夢也想不到,不到百年之後,蘇聯會解體,烏克蘭會成為一個獨立的國家。2014年烏克蘭的親俄總統被趕下台時,克里米亞的居民要求回歸俄國,其議會81名議員,79名投了贊成票。兩次全民公投,投票率超過80%,結果以96.6%的高比例,克里米亞人民選擇脫離烏克蘭獨立,加入俄羅斯。

克里米亞人民所以做出這樣的選擇,不僅有上述歷史因素,更重要的是,克里米亞的200多萬居民,60%以上是俄國人,烏克蘭人只佔24%。當地居民77%說俄語,只有10%會說烏克蘭語。所以無論從心理上,文化上,語言上,克里米亞人民多數嚮往俄羅斯。在這種現狀下,如果信奉人民自決原則,尊重人民的選擇權,那麼就得承認克里米亞多數人民的意願與選擇結果。

川普總統和他的智囊們就是認識到這一點,所以從歷史角度和尊重現實(民意)的角度,不再因克里米亞問題而與俄國對立,而是把這個問題先放到一邊(也不公開表態接受克里米亞的這個結果),致力於緩解美俄關係。

美國與俄國關係改善,進而美俄聯手,對川普總統推行新的「印度-太平洋戰略」具有重要意義:

川普總統的六大戰略目標

第一,可以美俄聯手,打擊全球最主要敵人——極端伊斯蘭勢力和恐怖主義;並阻止伊朗的毛拉勢力對敘利亞及整個中東地區的滲透擴張。在敘利亞問題上,跟阿薩德的世俗專制相比,德黑蘭勢力支持的恐怖主義對中東更構成威脅。美國把主次敵人分得很清楚。

第二,美國在克里米亞問題上不再制裁俄國,可以促成普丁承諾,俄國不再威脅波羅的海,包括波蘭等原東歐國家,保證這些國家的主權完整與安全。

第三,美國可以從歐洲抽出精力和軍力,把全球重心放在亞洲,來對付兩大敵人:北韓和中共。北韓已承諾放棄核武,那麼剩下的最主要敵人就是中國。

第四,可以在阻止北韓發展核武上獲得普丁支持。美俄兩大國觀點一致,再加上日本和南韓,這樣就導致北韓更加孤立,即使有中國的支持也勢單力薄。

第五,可以孤立北京政權。川普總統在加拿大的G7(七大工業國家)高峰會上就提出,邀請俄國回來,恢復原來的G8 架構。俄羅斯當然求之不得,這等於俄國重返世界舞台,更標誌西方因克里米亞事件對俄國的制裁象徵性結束。美國是G7的領袖,川普總統的堅持,最後俄國返回G7集團的可能性增高。如果俄國回來,形成原來的八大國聯手格局,將更顯得中國孤立於世界舞台。在美中貿易戰開打的今天,美俄關係改善,中共更會恐懼。

再一個,美俄和解,將降低莫斯科對北京的支持(原來也不是同心同德),即使只是象徵性的,也產生這樣的效果:中國軍事威脅台灣的力度也降低,因俄羅斯不會力挺北京,還可能站在美國這邊,至少是保持「中立」。

所以,面對美俄關係改善,川普與普丁高峰會,兩個人的親密互動,最焦急的不僅是美國左派(他們寧可美國失敗,也不要川普成功),更有北京紫禁城的中共政權。因美俄和解,等於美國有機會拿出更大力量來對付中國,把戰略重心轉到亞洲,遏阻中國的擴張。所以美俄關係改善,是台灣之福,是追求自由的中國人民之福,對保障印度太平洋,進而整個世界局勢的安全穩定,都是福音。

——原載《看》雜誌2018年8月號

長青論壇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