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曹長青:川普與媒體戰爭是真假之戰

美國最近有多達350家報紙同一天刊登社論批川普總統,創了記錄。當然,媒體監督權力者是西方民主國家的慣例,也是憲法保護的權利;但幾百家報紙同時聯手,同一天刊登社論批現任總統,則是異常的。所以,很多報紙沒有參加。在美國,大約有接近1500家日報,聯手發社論批川普總統的是350家,不到四分之一。

另外,美國發行量最大的嚴肅大報《華爾街日報》就沒有參加,其社論版編輯就此問題撰文說,川普總統有批評媒體的自由。美國對新聞自由的保護,主要來自憲法第一修正案,其規定:國會不得立法限制新聞自由,言論自由,宗教自由。這是指政府不得立法控制和限制媒體,但沒有說,總統不可以批評媒體。所以,《華爾街日報》社論版編輯的說法是有憲法根據的。

另外美國一家左翼大報《洛杉磯時報》也以「不想參與群體發聲」而沒有參加。按發行量,《華爾街日報》排第一(207萬份),《紐約時報》排第二(108萬份-指週日,平日是57萬份),《洛杉磯時報》排第三(95萬份)。《今日美國報》(USA Today)雖然發行量很大(140萬份),但它不被美國新聞專家認為是嚴肅報紙,而被視為小報(tabloid),因它主要刊登娛樂和體育等方面的內容,甚至被嘲諷為是「快餐報」。

雖然有些大報沒有參加,但畢竟有三百多家報紙同時批總統,他們強調新聞自由,強調憲法第一修正案。這些都沒有錯,但問題的實質是,川普總統批評的不是整體媒體,而是批的「發布假新聞的媒體」(fake news)。所以,這不是總統與媒體的戰爭,而是真實與虛假之戰。

為什麼美國的左翼媒體這麼強烈反川普,這裡至少有三個原因:

第一,政治立場的兩極。自川普宣布參選總統之後,美國左翼媒體(支持民主黨的)就集中火力圍剿川普,主要因為川普的政見,他不僅是典型右翼共和黨的,而且是那種強烈、堅定、毫不妥協類型,這一點,是左翼民主黨,更有支持他們的主流左派媒體們根本無法接受的。川普當選後更是迅速兌現競選諾言,大幅減稅(把企業稅從35%一下子砍到21%),限制非法移民(邊境建牆,宣布七個國內混亂國家的人暫時不得進入美國,防止恐怖分子混入,威脅美國本土安全),退出全球大氣過暖協議,退出伊朗協議,退出跨太平洋框架協議(TPP),與俄國和解,與北韓談判解決核武問題,與中共打貿易戰(為美國爭得貿易平等),取消男女同廁(歐巴馬時代同意變形男人用女廁和女生洗澡間),堅決反對歐巴馬等左派的毒品合法化等等。這些作為跟左翼媒體的理念格格不入,甚至針鋒相對。這種左右派理念之爭,共和黨籍總統跟左派媒體當然一直存在,但過去幾十年來,其他任何一位共和黨籍總統,甚至包括強硬的雷根總統,都沒有像川普總統這樣強硬地、毫不妥協地推行保守派理念下的政策,這就更激怒左派媒體。

左派媒體歷來是強烈杯葛共和黨籍總統,但之前的小布希,老布希,雷根等,都對左派的批評攻擊有所顧忌而基本保持沉默。但川普則由於其獨特性格和非政客出身的經歷,對左派媒體的攻擊不僅沒有沉默,而是迎頭回擊。而且他也恰好趕上了有今天高科技提供的工具,就是推特等社交媒體。這種新的傳播方式,使美國媒體和輿論主要被左翼控制的局面被打破。今天,所謂「川普和媒體的戰爭」,實質是川普總統所代表的「大眾常識」與傳統媒體代表的「精英主義」之戰!

第二個原因是,對這場美國總統大選,左派們至今不服輸,嚥不下這口氣。2016年的美國總統大選,左派們,更包括媒體們,志在必得,認為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蕊一定贏。當時希拉蕊得到240家報社支持,而川普只得到19家;100家美國主要大報,全部都不支持川普!媒體和機構做出的預測,支持希拉蕊的比例高到驚人,例如左派網報《赫芬頓郵報》的預測模型中,希拉蕊獲勝的概率高達98%,普林斯頓大學的預測模型中勝率更是高達99%。在選舉之前,美國主流媒體(基本都是左派)預測希拉蕊不僅會贏,而且會大幅領先川普6-10%。結果川普當選了總統,左派媒體們的沮喪,憤怒,甚至絕望之情,可想而知。輸了,他們不是接受現實,接受選民的選擇,爭取他們支持的民主黨下次勝選,而是從川普當選之日,就試圖把川普趕下台。左派媒體不僅用放大鏡挑川普的毛病,更望風捕影,誇大其詞渲染,甚至為了「出這口氣」而不惜編造假新聞攻擊川普。這次300多家左翼媒體聯合發社論批川普,就是這種輸不起的情緒再次發洩。

第三個原因,在網絡新科技的推特、臉書出現後,美國傳統媒體(絕大多數是左翼)的發行量、影響力都大幅下降,導致他們日益焦慮不安,拿川普總統來撒氣也是其表現之一。

新科技出現的網絡媒體、自媒體等,導致傳統媒體的地位空前降低。很多甚至降到要關門、或大出血出售的地步。像這次領頭發起300多家報紙聯合發社論批川普總統的《波士頓環球報》(The Boston Globe),1993年被《紐約時報》以總共(包括其8億美元債務等)21億美元買下(當時是天價,之前從無報紙賣到這個價錢),結果新科技網絡出現,這家報紙發行量大幅下滑,連年虧損,最後《紐約時報》斷尾求生,把它以七千萬美元賣掉了。像美國另一家左翼大報《華盛頓郵報》,也是嚴重虧損,最後賣給了通過網絡賣東西而發財的【亞馬遜】創辦人。而在這之前,《華盛頓郵報》擁有的《新聞周刊》(美國兩大政治周刊之一),居然以一美元的價格賣給了一個球隊老闆。連左派報紙旗艦《紐約時報》都經營困難,不僅把《波士頓環球報》以買進價的3%賣掉了(虧慘了),而且自身也大裁員,縮小報紙版面尺寸(為省錢),賣掉公司飛機,把報社大樓抵押等等。

在這種情況下,川普總統依靠推特等發推文和網友轉發傳播,與左翼媒體戰鬥。川普的推特有5200萬粉絲,這個數字是《紐約時報》平日發行量的91倍!這次《波士頓環球報》和《紐約時報》這種大報,還要聯合三百多家報紙一起發聲,不僅不是強大的表現,而是獨自一家報紙根本沒有影響力的展示。

上述三大主要原因,導致左派媒體有點神經質,歇斯底里地反川普,屢屢編造假新聞。但左傾媒體如此做法,導致美國公眾對媒體的看法每況愈下:去年的民調,66%的受訪者認為媒體不可信,今年則上升到77%。美國康涅狄格州昆尼皮亞克大學(QUP)民調顯示,51%共和黨人認為新聞界是「人民公敵多於民主的重要部分」。這說明左派媒體在自毀長城。因意識形態狂熱而編造假新聞,歪曲輿論導向,最後只能讓他們的信譽和影響力越發降低。在民主國家,在真實與虛假之間,在常識(commonsense)和精英(elite)之間,最後一定是前者勝利。

——原載台灣《看》雜誌2018年9月號

曹長青推特:https://twitter.com/caochangqing

 

長青論壇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