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論影響盲胞的工作與生存權

 

司法院大法官會議在民國97年10月31日,針對身心障礙者保護法第37條第1項規定,有侵害人民平等權及工作權之虞,判定3年後一般人也可從事按摩業。

由於身心障礙者保護法原先明訂的「非視覺功能障礙者不得從事按摩業」的規定已被宣告違憲,盲胞擔心,未來工作權將因為視覺功能正常者投入按摩業而被剝奪,呼籲政府必須予以正視。

為瞭解盲胞工作權所受到的挑戰與衝擊,邀請從事按摩業的盲胞及學者專家共同檢視,並由工商時報副總輯曾上才擔任座談會引言人,希望能夠找出問題的解決之道,以下是黃越綏老師在座談會中提出的內容。

 

財團法人國際單親兒童文教基金會創辦人黃越綏

補助基本工資 保障生存權

 

對於所有殘障朋友而言,同情不代表能滿足需要,盲生在求學過程中,應該給予他們建教合作的機會,不能讓他們畢業就失業,勞委會應安排專門人員陪伴實習的單位,讓盲胞能瞭解自己可否從事明眼人的工作,再加上政府有系統的追蹤統計,才能進一步瞭解哪些職業透過建教合作,可讓盲胞畢業後從事。

目前問題是,視障者工作,都是是非題而非選擇題,因為政府未提供他們個人化關照,也不瞭解他們的心理狀況適合哪一種工作,許多人畢業後,只能做按摩工作。視障者工作有很多限制,不可能作計程車司機,不可能作大樓管理員,能從事工作太少,職業被剝奪權高達百分之九十九。

我曾說,應先給殘障同胞,尤其是視障同胞基本工資補助,讓他們取得生存權,任何一個民主先進國家都不會放任殘障同胞自己去找工作,以美國、加拿大或歐盟國家為例,如果是天生身障,政府都會給你基本工資補助,讓你擁有基礎生活條件。

台灣的政黨不論哪一黨,選舉時都說要爭取弱勢團體票,但從沒有哪個政黨認真的把他們當人看。

若盲胞能先有基本工資補助,就不必太擔心大法官會議釋憲對他們產生衝擊,因為只要有基本生活保障,盲胞要不要工作就非是非題了,他們也不必再由身為明眼人的大法官,來替他們的生存權做決定。

政府既然收了納稅人的稅,就應好好辦事,而非美化政黨政見而已,如果稅金用在刀口上,讓盲胞有基本生存條件,讓他們自由選擇工作,才是憲法規定的人生而平等自由的真意。

我聽視障同胞說,勞委會並非不願提供盲胞基本工資補助,但要求先上60小時課,這就像盲胞抗議的,政府提供漁船用油補助、提供農產品補貼,都沒有要求農漁民上課,讓盲胞有基本生存權為何還要上課,不合理,我一定會替盲胞向王如玄主委討個公道。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