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渭水的病癥-- <蔣渭水傳> 讀後感 ∣◎周明峰|台灣e新聞
回首頁
回首頁
 



蔣渭水的病癥-- <蔣渭水傳> 讀後感

◎ 周明峰

[引言]

蔣渭水是誰? 在國民黨教育制度下成長的台灣人, 諒必知者甚少, 即使近年解禁, 聽聞蔣渭水二三事的人, 仍然寥寥可數; 這位台灣歷史上台灣人不能不識的重量級人物, 在自己家國竟然沒沒寡聞, 毋寧是一大怪事、也是一大憾事、更是一大恨事。

筆者對這位台灣的先知先覺者, 亦如此這般無知無覺卅餘年, 近年來雖升級為後知後覺者, 仍感汗顏, 慚愧之至。筆者初聞「蔣渭水」有一段因緣, 特誌之當做引言: 話說一九八O年旅遊瑞典, 在瑞京的公車上巧遇東方少婦帶著男孩,她見到我亦是東方人, 親切打招呼, 以英語問我來自何處, 我答夏威夷, 彼此似無共通點, 遂靜寂沒接腔, 稍後她以台語呵哄孩子, 我才驚喜認鄉親, 開口搭訕起來, 剛好同站下車, 應邀過訪, 一進她家門即見壁上一幅自畫像, 署名鄭自才, 原來她的先生就是大名鼎鼎的刺蔣(經國)好漢! 她就是現任國大代表吳清桂,男孩名「台民」, 他們開的店叫「咱台灣」(Lan Daiwan); 清桂下廚, 盛情難卻, 我留下共進晚餐, 得識鄭自才, 相敘甚歡; 又承好意, 翌日辭掉旅館, 過來作客, 借宿書房, 臨睡前瀏覽藏書, 多為關於台灣民主運動的書報雜誌, 首次看到蔣渭水之名。幾年後多次聽到、讀到林衡哲醫師苦口婆心宣揚他的這位小同鄉,讚為「亞洲四大革命家之一」、「甘地、梁啟超、孫中山的混合化身」, 推崇備至; 又閱讀諸多有關蔣氏的事蹟, 包括黃煌雄所著<<蔣渭水傳>>, 才耳熟能詳,由尊敬而質疑, 進而譽毀交雜、褒貶參半; 可貴之處, 理該表揚, 可議之處, 應予點明。他短短一生盡瘁抗日的奮志、堅毅、骨氣與膽識, 可貴可感, 足令台人肅然起敬, 歷史上早有定論, 各書已記之甚詳, 在此無須贅述; 其缺失可議處,似不見有人提及, 筆者認為事關宏旨, 弗敢等閒視之, 忝為醫學後輩, 試診其病。

[台灣意識營養不良症]

「治警事件」第一公判, 蔣氏答辯時說: 「文化協會是為要根治台灣人的病根而設的, 這病因是智識營養不良症」。他也曾撰文闡述於<<民報>>發行五週年的特刊號上: 「台灣人現時有病了, 我診斷台灣人所患的病, 是智識的營養不足症, 除非能服下智識的營養品, 是萬萬不能癒的, 文化運動是對這病唯一的原因療法, 文化協會就是專門講究並施行原因療法的機關。」, 當時台灣的教育水準傲視全亞洲, 僅次於日本, 知識已相當高, 營養狀況良好, 至少勝過印度、越南、菲律賓, 他們都已復國, 可是台灣仍受制於殖民強權不得翻身, 豈是智識不足使然? 文協提升了民智, 結果台灣並未痊癒而健步起來, 智識的療效究有多少?再者, 如今台灣知識遍高、科技發達, 直逼先進強國, 卻依然淪於外人統治, 而落後如印、越、菲等國, 則早已獨立自主, 癥結難道在於智識? 因此台灣的病根, 與其說是智識不良, 不如說是意識缺乏, 缺乏自我意識的民族, 譬如閉目漫行, 註定延遲、枉費、迷途、跌撞。文協其實是自力救濟式的民眾教育, 在日治愚民教育體制外, 傳播世界新知與中國文化, 灌輸漢人意識, 致使台灣人心繫「祖國」(中國), 並未產生台灣意識, 這與後來日本投降、國府接收時, 台人迎向中國任由收編的心態, 不無關係, 蔣渭水醫師誤診亂投藥, 雖然其心也善、其行也勤, 仍不免手術成功而病人死了, 台灣未死, 但已遍體鱗傷。

[大頭病]

「治警事件」第一公判時, 蔣氏的答辯中述及創設文化協會的動機: 「台灣人把握世界和平的鎖鑰, 世界和平的第一關門是東洋的和平, 以中華民族做日本國民的台灣人, 遂行日華親善的使命, 東洋的和平才能確保, 世界人類的幸福才能完成。」; 他在<<民報>>五週年特刊號上也說: 「台灣人負有做日華親善的使命, 日華親善是亞細亞民族聯盟的前提, 亞細亞民族聯盟是世界和平的前提, 世界和平是人類的最大幸福, 又且是全人類的最大願望, 所以我台灣人有媒介日華親善, 以策進亞細亞民族聯盟, 招來世界和平的全人類最大幸福的使命就是了,簡單說來, 台灣人是握著世界和平第一關門的鍵啦! ------, 本會就是要造就遂行這使命的人才而設的。」; 他開的診斷書<臨床講義>中, 認定台灣的職業是「世界和平第一關門的守衛」。以上的言論和前一段所述對台灣的診斷, 重申於他在文協成立大會的致辭。我初看這般邏輯與論調, 啞口大驚, 不敢置信它會是出自台灣歷史大人物蔣渭水之口! 當做文化協會的創會辭! 美國朋友聽來不禁問道: Are you serious?(真的嗎?), 或You must be kidding!(開什麼玩笑!)。台灣真的是世界和平的第一關鍵嗎? 世界和平的基石(見<<台灣青年>>創刊辭)嗎? 造就世界和平非台灣不可嗎? 台灣若沒搞好, 世界和平該就隨即葬送啦? 不是我妄自菲薄, 事實上, 台灣歷來的動態可曾牽動世界和平的一根毫毛? 可曾對世界局勢鑿出些許凹痕(dent)? 日據殖民的台灣對全球的影響力微乎其微, 蔣氏臉上貼金, 竟詡為天下第一關! 一般百姓持此言論, 自誇自娛, 無傷大局, 有識者耳邊姑妄聽之、聳肩一笑置之, 不致當真; 可是, 領導人物如此膨風, 則茲事體大,貽人笑柄事小, 失之祇毫釐, 誤民視聽事大, 差之以千里。蔣氏創設文化協會的目的在於醫治台灣人的「智識營養不良症」, 以便媒介「日華親善」, 從而策進「亞細亞民族聯盟」, 最終招來「世界和平」, 其所推動的台灣民族運動, 定位在日、華之間, 非以台灣為本位, 腳踏台灣卻放眼中國,甚至高懸「世界和平」為宗旨, 個中竟不曾以台灣的自主、子孫的福祉為目標! 即若達成世界和平, 台灣的前途置於何處? 台灣人的幸福何在? 台灣人而不以台灣為重, 好高鶩遠不落實, 何其空泛飄浮! 何其迷糊恍惚! 叫人匪夷所思。黃煌雄稱讚蔣氏「勾畫出這樣高貴而適切的目標」, 未察其盲眛與迷歧, 所言差矣! 蔣氏為<<民報>>十週年紀念而寫的「台灣社會運動十年史概要」一文中, 指出台灣人患了「大頭病」,在其<臨床講義>上再次痛斥之, 我看他自己患的大頭病也不輕哩! (... 前往第 2 頁)

第 1 頁; 第 2 頁第 3 頁

作者周明峰為復健專科醫師 (Emerson M. F. Jou, M.D., M.P.H.)

台灣e新聞